圖片來源:Unsplash

學校快要開學了,搶搭暑假末班車,藉著出國開會前的空檔,匆匆買了一張Ryanair歐洲廉價航空機票,在網路上訂了蘇格蘭與愛爾蘭的Hostel青年旅館,抓住假期尾巴,來一趟沒有目的的出走。

結果從飛機一落地,在蘇格蘭格拉斯哥(Glasgow)到愛爾蘭都柏林(Dublin)的短短一週,沿路遇到一些異國旅人的有趣人事物,讓我有了「書包」與「背包」的聯想。

先講本文的結論吧:我們東方父母親習慣用「書包」有紀律地養成孩子,所以亞洲的孩子們十分善於記憶與對號入座;相反地,西方家長則更願意讓孩子用「背包」探索自我與經歷不確定,故歐美的孩子們較善於獨立思考與問題解決。而面對未來多變且動態的世界,書包人生將極有可能被電腦與演算法所取代,而背包人生將成為與眾不同且無法取代的獨特經驗。

弄清楚自己想要什麼,才是最重要的事

聊一下我在旅行途中碰到的三位年輕人。第一位是來自美國芝加哥,目前在韓國教英文的Susanna;第二位是來自孟加拉,在英國牛津大學做一年短期兒童輔導工作的Adil;最後是來自威爾斯,在愛爾蘭從事街頭導覽員的Hiram。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特色:20上下的年紀,但有著高度的好奇心與敢於做夢的行動力。

Susanna是典型的美國人,因為對亞洲充滿好奇,所以選擇到首爾教英文,如今已有2年之久。Adil因為夢想著到西方生活,去年努力爭取到牛津一年的短暫工作,如今積極準備英國大學的入學考試,希望能在歐洲留下來;Hiram則夢想未來能在中小學當老師,為了賺取就讀大學的學費,除了文化導覽員之外,也同時兼差多份工作。我分別在格拉斯哥的青年旅館廚房煮飯時的閒談、都柏林晚上Temple Bar酒館與免費導覽行程中與他們結識。

來自美洲、亞洲與歐洲的三位年輕人,都選擇不留在自己熟悉的國家,也不急著決定下一步要做什麼,而是帶著背包遠走他方,藉著跨國打工歷練,累積探索未來的生命厚度與耐挫強度。這是他們目前的生活寫照。在不同的對話場景與閒談中,我不改研究者的田野調查習性問他們:「擔心自己的生活需要與未來工作嗎?下一步有何打算?」三位給我的回答卻是如此地相似:「真實認識自己是誰並清楚想要什麼,就不會擔心;目標清楚最重要,剩下來的只是時間快慢而已!」

答案雖是十分簡單,但他們的神情卻是如此樂觀與篤定。我心中不禁想著:「如果換成是我的學生,有多少年輕人敢做這樣的嘗試?而他們的父母親又願意放手嗎?」

家長、老師與官員,敢放手讓孩子走嗎?

其實年輕人出國遊學或打工這件事並不新鮮,學校也有許多同學紛紛效仿。但大部份是大學畢業後,才到澳洲的渡假打工之類的安排,卻沒有聽過是發生在進入大學前。

事實上,歐美國家許多年輕人,在進入大學求學之前會給自己放一年的假期,到海外進行邊工作邊旅行的自我學習,好擴大自己生命視野,並藉此探索下一階段的人生方向。一般我們統稱這一年為「Gap Year」(空白年),而這一群年輕人則叫「Gapper」。但在台灣的年輕人,敢對抗父母期待與升學體制,脫離正常求學軌道、離開學校、冒險遠赴海外探索自己,就沒有那麼簡單。不過我認為,這件事,可能是台灣父母親與大學生目前極需要的一種混世代、跨國界與破體制的教育覺醒運動。

這個現象,己有學術工作者進行相關研究。美國學者Jeffrey J. Selingo於2016年曾出版一本專書來探討此一現象,書名為《There Is Life After College: What Parents and Students Should Know About Navigating School to Prepare for the Jobs of Tomorrow》,中文可以直譯為:「大學後的人生:父母與學生為準備明日工作所必需知道的學校探索」。書的大意是說世界正在改變中,大學文憑已不是成功方程式,探索自我與知道自己為何要就讀大學的意義,比讀大學更重要。作者建議某一特定類型學生,高中畢業後不必忙着進入大學,反而是要找到自己。而適時地離開教育正軌,給自己一段空檔時間(即Gap Year)去廣大世界中探索自我,是一個值得推廣的學習。作者主張Gap Year非但不是中斷教育學習,反而是現代教育制度中應納入的重要設計。

反觀國內,許多大學紛紛倡議終生教育(lifelong education),但終生教育不該是一個華麗的修辭口號,而該是一種具體的社會實踐。然而,在現今少子化的媽寶社會中,有多少父母親敢放手讓孩子離開身邊,出外冒險與吃苦?又在高度競爭的現今台灣高教現場,有多少大學敢鼓勵學生離開自己學校,遠赴異地探索自我,並願意祝福學生未來可以不回來就讀?更重要的是,擔心優秀學生流失會影響競爭力的政府官員,有多少部會機構敢大力倡議高中生或大學生Gap Year外放後,所可能承擔的人才出走後果?

我個人主觀猜測的答案是「很難」。因為「父母捨不得,學校不放手,官員難承擔」。但當我們愈用保守與封閉的方式來進行人才養成,我們的教育制度將愈無法帶領年輕人找到人生意義,下一代年輕人也將愈無法走向未來。

好了,最終這個暑假將要告一段落,下星期就開學了。對今年剛進入大學或研究所的莘莘學子而言,《讓世界成為教室》這堂課正式宣佈上課。

歡迎修課的同學,丟掉你的書包,換上你的背包,走出台灣,探索未來。

瀏覽次數:7494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逢甲大學公共事務與社會創新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什麼是入世?什麼是出世?經世濟民是久遠的事?

什麼是學術?什麼是學者?學術關乎社會什麼事?

入世學者,跨越人文與科學,鏈結理論與實務;

學者入世,用文字記錄時代,以行踐參與歷史。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