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逢甲公創所。

逢甲公創所粵港澳大灣區研究之旅的第7天,我們來到第3座城市──香港。

初到香港的晚餐,是由前嘉士伯香港有限公司大中華區主席王克勤做東。王克勤老師是逢甲公創所兼任教授,一位道道地地、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他於退休後投入於香港浸會大學的校友工作,並加入逢甲公創所的教師團隊。身為東道主的他,很自然安排我們與浸會大學教授群有深入的互動,5天全程陪伴我們師生一行人,走訪香港社會企業與新創公司。

在酒足飯飽後,王老師邀請同學分享過往7天在澳門與深圳學習的體會和感想。可能因為中國大陸在網路上沒有Google、臉書與Line,話匣子一開之後,同學們紛紛對兩個城市的發展與社會底層提出十分深刻的觀察、解構與批判,讓王克勤夫婦驚訝台灣同學的反思能力與對事物的詮釋,大大不同於香港現今年輕人。

香港浸會大學與王克勤老師合影。圖片來源:逢甲公創所。

經濟的香港:堅持不上市的全球家族企業──李錦記

有別於過往大家所認知的亞太金融中心與跨國企業的香港,我們拜訪了一家道地的百年香港在地企業──李錦記,從一個令人十分親切的醬料品牌來認識香港。堅持不上市的李錦記集團今年恰好成立130年,當初從創辦人李錦堂先生的一家蠔油小作坊,發展到如今業務遍及全球100多國的現代化醬料及中草藥健康產品王國,其間歷經了香港複雜的政經結構改變。

李錦記身為一家承載著華人的飲食文化的領航者,家族第三代的集團主席李文達曾立下一個宏大的願景:「中華飲食文化與中華養生文化,是祖先留給我們的珍貴財富。通過傳播這份民族的寶藏,使李錦記成為一家世界的民族企業,一個民族的世界品牌。這是我們矢志不渝的夢想,這是我們李錦記人堅持不懈的追求。」

然而為了達到這個民族企業願景,有別於西方公司的資本市場與組織設計,李錦記為了保存家族「思利及人」的企業核心價值,堅持不上市,由家族成員集體治理,成立了家族委員會,由家族第四代的5位兄弟姐妹各司其職,輪流擔任委員會主席。委員會並建立了家族憲法,嚴格執行必要的規章制度和行為準則。

在近3小時的企業參訪、與高階主管的對話中,同學們逐漸瞭解西方跨國集團的管理模式如何兼容於東方企業的「家天下」治理思維。原來在李錦記品牌的背後,是一個如何在變與不變間傳承價值與堅持核心的家族治理歷程。這是同學們在香港學到的第一課。

政治的香港:7月1日回歸21年的街頭遊行

來到香港的第三天,恰巧是7月1日,也是香港回歸21周年紀念日。因為適逢週日,有部份同學特別一同上街遊行,體驗「七一大遊行」的民主感受。

回想2014年時,香港有超過10萬人參加爭取普選的佔中「雨傘革命」,北京在那次抗議活動後毫不妥協。自此之後,很多人對香港的政治前景失去信心,逐漸只關心自己的生活,而對政治公領域表現出心灰意冷的無奈。

在香港上課期間,因為接觸許多企業家與新創團隊,同學們多少感受到香港年輕人並不是十分關心政治。事實上,部份香港人對現狀不滿,純粹是因為經濟不易與生活壓力,反而不是政治因素。特別是房價過高與人口老化問題,造成年輕人對未來社會的不安和對政治的不信任。

這樣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由於不斷湧入香港的「紅色資本」正在趕走本地的開發商,導致地產價格更加膨脹。此外,隨著愈來愈多中國人的移入和觀光客人潮(每年超過4,000萬人次以上),香港各地的酒樓、茶餐廳裡的普通話多了,廣東話少了﹔嘴裡嚐的味道、腳下逛的店舖、眼裡望出去的城市風貌,一切變得愈來愈感受不到「香港」味,進而造成年輕人的認同問題。聯合報即曾報導:「這些年的轉變,讓香港年輕人開始對自己的身分認同、歸屬出現迷惘,產生深刻的危機感。在香港,很多人不把香港當成家,只是個睡覺工作的地方,有錢了就會離開。」

社會的香港:走過十年發展的香港社企

社會企業與社會創業是本次香港參訪的重點。其中,香港社會房屋、失智老年的住宅設計、飲用水的環境保護、社會投資、香港創業園區與創業家訪談,均是本次參訪行程的重點。其中Social Ventures Hong Kong(SVHK)的創辦人魏華星Francis親自接待同學的分享,特別值得記錄。Francis用十分輕鬆且互動的方式和大家交流,除了讓同學瞭解SVHK在香港推動社會改變的行動方案之外,也談了SVHK成立十年的創業心得:「告別社會企業,擁抱使命爲本」,這個香港經驗十分值得台灣借鏡。

Francis分享,香港的社會企業能創造出如今的香港社會氣氛確實難以想像,但這亦代表該是時候重新反思社會企業的時候了。因為當所有人寄望社會企業是唯一解決社會問題的辦法時,我們將會再次掉進資源主導的思維,容易陷入社會企業成為唯一解方的盲點。他強調要真正將「改變」主流化,除了把「社會」功能企業化,同時更要把「企業」功能社會化。Francis在與同學互動中,有一段值得令人深思的對話:

「社會改革者(Change Makers)最大的優勢在於他們能放下擁有的身份、專業和框架,隨時重新審視解決方略,保留可能性。因此,我想是時候要告別社企。我深信很多事情的存在是為了有一天可以消失。近年對社會的種種觀察,都很清晰地看到世界正由『利潤主導』的社會(Profit-driven),邁向到『使命主導』的社會(Purpose-driven)。這意味着商業再也不能以金錢利益掛帥,最頂尖的人才不再只集中在金融行業;暴發式的消費文化將要過去,隨之而來最大的市場是能改變世界的產品或服務。因着資本擁有者的心態改變,企業家與社會服務機構將有翻天覆地的變化,政府公帑與政策亦將不會是社會變革的唯一希望。」

SVHK參訪。圖片來源:逢甲公創所。

座談最後,Francis也分享了「告別社會企業,擁抱使命爲本」的三個改變重點。包括:

過去幾年來,社會企業帶給香港社會許多的創新方法、跨界合作與資源整合的新可能。但在與Francis的座談中,同學們均感受到發展社企最重要的意義是給社會大眾與企業家們重要的提醒:我們問題不應該只留待政府單位與社福組織去解決;商業方法除了純粹創造利潤,也可以是解決問題的工具;解決複雜社會問題的關鍵是能否把社會不同善念聚集起來,發揮社會影響力。「十年善變」的社企發展,這是同學們在香港學到的第三課。

從現今香港反思未來台灣:年輕人的「善變未來」?

本次粵港澳大灣區研究之旅出發前,香港社會學家呂大樂的《香港模式:從現在式到過去式》是同學們的必讀教材。書中探討1997年回歸中國之後,為何過去的成功模式無法延續?香港未來應如何走下去?

簡單總結該書的重點:呂大樂教授認為香港發展模式的核心元素包含政治、經濟與社會,是三個不同但互為影響的力量。在英屬香港殖民地時的大環境中,這三者力量互相緊扣,構成一種獨有的制度安排。但自1997回歸中國以來,因為政治制度的改變,香港社會的制度支柱陸續暴露出它們的一些問題、弱點,過往成功模式既無法解決現存的困難,更難以面對未來複雜的變化。香港原來的發展模式已走到盡頭,過往的成功路徑漸漸顯出與現今社會發展格格不入,有時甚至相互矛盾。

從過去看現在,從現在思未來,呂大樂提出香港人必須正視的二個問題。第一是認識問題,就是承認問題的存在,並且嘗試了解問題的性質。第二是從新的認知框框來解讀問題。過去的香港,人們生活在一個經濟逐步走向富裕、社會相對穩定的環境裡。但是自回歸至今,舊的發展模式難以再因應不確定的香港未來。而在思考新策略、發展新模式之前,呂大樂提醒香港人必需先要對過往香港成功模式有正確的解讀,並知道問題之所在。更重要的是,要知道為什麼不能、也不應以為回到舊有的制度安排,複製相同模式,即可重現香港的繁華。

是的,香港正面對許多有別於以往的經濟、政治與社會議題;但反觀鄰近的台灣小島,我們不正也是如此嗎?台灣以前被廣為歌頌的亞洲四小龍之首的成功經驗,無法因應如今中國崛起的事實。為期12天的粵港澳大灣區學習之旅即將進入尾聲了,擁有豐富文化力和旺盛社會力的台灣,在面臨資源日漸流失的經濟處境、社會日益撕裂的信任關係,與接連斷交的國際危機下,如何走出屬於台灣自己的「善變未來」,將是這群學生未來即將要面對的真實處境。

瀏覽次數:2260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逢甲大學公共事務與社會創新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什麼是入世?什麼是出世?經世濟民是久遠的事?

什麼是學術?什麼是學者?學術關乎社會什麼事?

入世學者,跨越人文與科學,鏈結理論與實務;

學者入世,用文字記錄時代,以行踐參與歷史。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