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黃明堂攝。

你知道台大「傅鐘」為什麼是敲21響嗎?

傅鐘21響的起源是來自前台大校長傅斯年曾說的一句話:「一天只有21小時,剩下3小時是用來沉思的。」的確,大學應該是一個讓人靈魂得以沉思的園地,得以孕育、尊重與包容百家思想的殿堂,然而台大傅鐘最近卻敲出了全國高教的不安鐘聲。

什麼是大學?從社會責任談起

教育部4月27日駁回台大校長管中閔聘任案後,各校紛紛掀起抗議風波。今天是5月4日,今年適逢五四運動滿99周年,媒體報導台大師生將發起「新五四運動」,在象徵大學自治的傅鐘前舉辦一連串活動。

其實除了沸沸揚揚的台大拔管新聞之外,全國各大學的教育現場,還是充滿奮力求生的社會力量,只是習於說理論事的大學教師,要探出學術研究高牆之外,實踐學術理論的入世路徑,需要更多的外在社會動能與內在自省覺醒。

近來教育部推動的大學社會責任(University Social Responsibility),就藉著由上而下的經費挹注與政策誘導,釋放大學教師的研究能量與學生熱情,鼓勵大學參與社會,發揮由下而上的社會影響力。

什麼是大學社會責任呢?簡單來說,是希望帶動大學落實對社會應有的付出,由學校的老師帶領學生去發掘社區內的問題,擬定解決方案,再結合在地力量協助,讓大學生在參與過程中,可充分發揮自身所學的專業,參與並服務社區,讓居民能感到大學存在的實質意義。透過在地大學的陪伴與公私協力,帶動地方發展,促進文化振興,創造在地價值。只是,這一股剛剛冒出新芽的大學清新力量,也正面對著教育部的行政流程繁瑣、經費使用不易、預算編列過低,導致熱情老師與年輕伙伴招募不易等困擾。

大學社會責任是「爭取計畫」,還是「引動變化」?

個人因為有機會代表逢甲大學執行一項為期二年的DonkeyMove大學社會責任計畫,對於上述問題,有第一手經驗的觀察。

台灣的高教環境,因為學費受到教育部管控,不能隨意調漲,幾乎所有大學均仰賴教育部提供的獎補助款,做為學校營運的主要財務支援,所以教育部的補助政策,大大影響學校的發展方向。

教育部近來公布的高教深耕獎補助計畫,將「善盡社會責任」作為大專院校未來發展的重點之一,並希望大學都能將社會責任列為大學校務發展的重點,好做為學校整體發展的特色。

這樣的政策引導本沒有錯。只是當大學社會責任以一種「競爭型計畫」來審查、推動並鼓勵時,便容易讓大學為了爭取資源,延用習以為常的「寫計畫」、「掰作文」方式,在計畫書上紙上談兵,卻不一定能轉化成為具體的社會實踐與公民行動,達成原先的政策目標。

事實上,大學是一個非營利的類政府法人機構,有行動力與影響力的並不是大學本身,而是在其中投入研究、教學、服務工作的大學教師群和其所陪伴的學生們。大學社會責任必須是讓這群在特定領域接受過專業學術訓練的知識份子,經由主動的公民參與、自願的公私協力,引導學生、校友與各方利害關係人,進入社會不同領域與角落,參與社會問題的解決與產業的轉型升級,才能促進大學和社會的共生共榮。

換言之,若是這一群大學教師對社會問題沒有同理關懷,或欠缺知識份子的悲天憫人,則再多的計畫資源,也將只是淪為一場場作文比賽。相反地,若大學教師們真心關懷特定社會議題,即使沒有大學社會責任計畫經費,也會善用自己的方式與關係,參與解決問題。簡言之,學校爭取教育部經費是外部的「自利誘因」,但若沒有了教師內在的「利他動機」,一切將都又回歸計畫,而難以看見變化。

立法院的51大學公聽會

還好,這個問題有人看見了,並提出公民參與的改善。例如,民進黨吳思瑤立委於5月1日勞動節下午,召開了一場大學社會責任政策公聽會,主題是「地方創生、產業鍵結──大學不缺席:高教深耕USR政策檢討」,探討大學如何發揮公民力量,參與解決社會問題。

那一場公聽會,我也參加了。因為公聽會是下午,當天早上我從台中出發,先到台灣大學參加了一場學術討論會,中午便前往立法院。

還記得那一天,從台大學術自由到立法院隱隱肅殺的沿途風景,反映著台灣今日大學的處境。我是從公館坐捷運到台大醫院站,出了三號出口,沿著中山南路走著走著,經過教育部,緩緩接近開會通知單上的「中山南路1號」立法院。可能是習慣被抗爭了,立法院外面佈滿了層層冰冷肅殺的拒馬,裡面滿滿是待命的警察。因為晚到了,走進九樓的大會議會場時,台上教育委員會招委吳思瑤委員正逐一介紹著來自全國各大學院校執行教育部高教深耕USR計畫的代表,台下則坐滿了各部會列席的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官員。

5月1日的大學社會責任政策公聽會現場。作者提供。

一場從下午13:30到17:30的4小時馬拉松座談,在主持人的全程引導主持下,充滿著有溫度的跨界對話。我默默坐在台下,聽著許多高教熱血教授的在地生命故事和對大學社會責任計畫執行的反思和建言,心中有著無限的敬意和對高教未來的盼望。但腦袋雖快速思考著這些議題,心中卻隠隱牽掛著台大師生為了抗議教育部強勢「拔管」,和在台大師生在傅鐘前所發表的「五一聲明」與5月4日即將到來的「新五四運動」。

如今,台灣的大學治理何去何從,大學的下一步令人無所適從,許多大學教師也不知為何而教、為何而戰了……

台灣的新五四運動

五月的台灣,將會經歷一個什麼狀況的大學運動?會不會立法院己成為常態的拒馬圍籬和武裝警察場景,也將會出現在大學殿堂前?台灣現在需要什麼樣的大學與典範?何種大學教師與社會責任?

公聽會結束時,正準備起身離席前,我望向主席台前,驚鴻一瞥台上兩邊高掛著「國家至上」與「民眾第一」的對聯。瞬間心中一沉,心想「今夕是何夕」……

好一個五味雜陳的五一勞動節與五四紀念日。

瀏覽次數:6981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逢甲大學公共事務與社會創新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什麼是入世?什麼是出世?經世濟民是久遠的事?

什麼是學術?什麼是學者?學術關乎社會什麼事?

入世學者,跨越人文與科學,鏈結理論與實務;

學者入世,用文字記錄時代,以行踐參與歷史。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