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2016年8月下旬,在䁔䁔的仲夏季末,隨同科技部人文司管理一學門的北歐學術考察團,由台大國際企業學系陳厚銘教授率團,參訪了芬蘭、瑞典與丹麥三國,深度瞭解北歐小國的產業競爭力與高等教育創新。本文先來談談我對芬蘭的小國創新觀察。

「沒有壞的天氣,只有穿錯衣服這是一句芬蘭諺語,反映了芬蘭人的民族個性與適應能力。對芬蘭人而言,無論在冬季的暴風雪天,還是在1月份陽光明媚的零下30度冰泠天候,只要穿著合宜,天天都是好天氣。芬蘭在寒冷的氣候以及極端的日照變化中尋找最佳的生存策略,同樣也反映在全國人口只有540萬人口的國際關係與產業發展之上。

芬蘭人如何在惡劣的國際關係中,穿對衣服?

先來談談芬蘭與隔壁俄羅斯大哥如何保持國際關係。過去數百年以來,芬蘭一直是瑞典王國的東部領土,曾被瑞典統治超過600年(1155-1808),國家文化深受瑞典的影響。例如,瑞典語是芬蘭的第二語文,走在芬蘭的街道上,可以見到頗多標示皆以芬蘭、瑞典兩種語文並呈。1809年俄羅斯與瑞典爆發了「芬蘭戰爭」,俄羅斯獲勝並從瑞典手中取得了大片的芬蘭領土做為賠償,芬蘭因而成為了沙皇統治下的一個大公國,又受控制將近100多年(1809-1917)。之後,隨著俄國爆發了10月革命,芬蘭才於1917年12月6日宣布獨立,脫離俄羅斯帝國的統治。

芬蘭因與俄羅斯比鄰邊界長達1,324公里,自獨立建國後,備受蘇聯的威脅。其間在1939及1944年,芬蘭曾兩度遭受蘇聯的軍事侵襲,慘遭割地賠款。1920年代至二次大戰爆發,芬蘭的目標係確保國家獨立,而在國家亟待發展的情況下,芬蘭深知若加入反蘇陣營,勢必引起蘇聯的武力威脅,因此,選擇中立政策為本身爭取生存空間,成為重要的策略選項。第二次世界大戰初期,德國納粹勢力稱霸歐洲,芬蘭夾在蘇聯與德國兩大強權之間,選擇與德國結盟,藉以抗衡蘇聯的軍事侵略威脅。二戰結束後,芬蘭成為戰敗國,主權和外交長期受制於蘇聯,並沒有接受美國的馬歇爾計劃。蘇聯衰落後,芬蘭才逐漸擺脫影響,並於1995年加入歐盟。

芬蘭成為歐盟會員國後,國家安全與經濟利益皆獲強化。芬蘭積極參與歐盟與俄羅斯的關係發展,並以歐盟與俄羅斯溝通橋樑自許。現今的芬蘭政府認為維護國家利益的最佳方式,就是透過國際合作與廣泛的雙邊合作,全面促進芬蘭與俄國間的關係。雖然當今芬蘭在國際舞台上,仍會顧慮俄羅斯的立場,而且俄羅斯的對內、對外政策走向,亦對芬蘭的外交政策有所影響,但因芬蘭重視與俄的雙邊關係和實質合作,如今俄國已成為芬蘭最大的貿易夥伴。

芬蘭夾在瑞典與俄國兩個強鄰之間,有點像台灣夾在中國與日本之間。不同的是,芬蘭與兩個強鄰國界接壤,獨立更為困難。芬蘭明年即將歡慶獨立建國100年,小國長期身處於強權大國的虎視眈眈之下,選對天氣,穿對衣服的確是這個國家的最佳寫照。

科技部人文司參訪團參觀Nokia先進科技體驗中心。作者提供。

芬蘭產業如何在競爭劣勢中,穿對衣服?

這種審時度勢、逆中求勝的情況,同樣發生在芬蘭的產業發展中。以本次科技部參訪的Nokia為例,它的百年發展就是「沒有壞的天氣,只有穿錯衣服」最好的說明。諾基亞創建於1865年,從一開始伐木造紙、之後轉型為膠鞋輪胎,再到電子產品、手機,直至近年來的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 IoT),超過150年以上的品牌生命,比芬蘭獨立建國的時間還久。Nokia曾在2001年創造逼近2,500億美元市值,名列全球世界第三。但後來因為未能擁抱觸控手機的轉變,最後於2014年以72億美元的價格,將手機部門賣給微軟。大幅裁員之後的Nokia,許多工程師紛紛投入中小企業,協助了芬蘭產業的轉型升級;也有一部份工程師帶著Nokia授權許可的專利自行創業,投入各式的產品創新。僅2014一年芬蘭就誕生了400多家新創公司,科技創業氛圍高漲,帶動了芬蘭近年來的產業創新。

整體而言,百年老店的Nokia有五大獨特競爭優勢,包括:創新、規模經濟、範疇經濟、顧客洞察研究,以及營運卓越。此外Nokia具大量的研發、服務資源及專業知識,再加上2016年以156億歐元(約166億美元)併購阿爾卡特-朗訊(Alcatel-Lucent)和旗下的Bell實驗室,進而掌握了超過100個以上的世界級專利技術,大大強化了Nokia在5G與物聯網(IOT)的技術競爭實力。Nokia最近幾年將重心投入在移動裝置,尤其是物聯網的網路軟體、以及雲端系統應用上。IOT應用的示範案例包括了智慧城市、智慧交通、智慧教育以及5G商業生態系統的佈署等。目前雖然在全球各地陸續完成了一些小規模的示範案例,有巨大潛力,但整個5G與物聯網市場還在升溫,整個產業的生態系統尚未建立。

在參訪過程中,Nokia同仁提及2016年第二季公司的淨銷售額為57.76億歐元,比去年同期的63.63億歐元下降了11%。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前幾年已開發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均已經大規模投資了4G基礎建設,而5G技術規格尚未有標準,基礎設施需求尚處在一個中間緩衝階段。雖然Nokia品牌手機從芬蘭消失,但Nokia仍保有解決方案與網絡公司(Nokia Solutions and Networks)、Here地圖和先進開發技術(Advanced Technologies)等業務,近年芬蘭正逐漸搭上這一波的IoT巨浪,順應新的科技天候,拋棄過往的舊裝、著上新衣,奮力再創Nokia品牌的昔日榮景。

Aalto大學將一座原本荒廢的空間改建成為Design Factory。作者提供。

芬蘭大學如何在全球學術競技場中,穿對衣服?

接下來,談談這一趟行程參訪芬蘭阿爾托大學(Aalto University)教育創新與產學合作的觀察。芬蘭因為近年來的經濟表現並不是十分理想,如何強化大學競爭力、活化大學研發能量為社會所用,並加強產學合作與創新的商業化,成為大學努力的目標之一。在此一背景下,芬蘭開始思考如何整合大學力量,成為社會進步的驅動引擎。其中Aalto大學就是在此一脈絡下所合併而成的一所新大學。

Aalto大學係於2010年由赫爾辛基理工大學(1849年創立)、赫爾辛基經濟學院(1911年創立)、赫爾辛基藝術設計大學(1871年創立)等三所在其領域佔有領先地位的大學合併而成。全校現今共有約2萬名學生、400位教授、3,500位研究工作者與行政職員。芬蘭是社會福利國家,學生就學的所有費用均由國家供應。一般而言,大學的修業年限是大學3年、碩士2年與博士班3年。跟台灣相比,芬蘭的博士班畢業生約有60%以上是進入產業界服務,只有不到40%的博士是進入學術界任教。

Aalto自2010年三校合併以來,研究經費從2010年的37.3百萬歐元,成長到2015年的53.5百萬歐元,成長了43%。博士生從從2010年的184位,成長到2015年的256位。被國際期刊接受的學術文章從2010年的1,386篇,也成長到2015年的2,020篇。Aalto自2010年迄今,至總共新徵聘了223位終生職(tenure track)師資,其中65%的申請案來自國外。

新的Aalto大學使命是打造一個創新社會(An Innovative Society),大學願景則是型塑未來(Sharping the future: Science and Art together with Technology and Business)。整併後的Aalto大學特別強調四個重要面向:跨領域(multidisciplinary)、創業精神(entrepreneurship)、卓越(excellent)與影響力(impact)。從訪談的過程中,瞭解Aalto大學因為資源有限,學校十分策略性地專注於四大研究的領域:(1)資訊科技與數據化;(2)全球商業動態;(3)材料與永續議題;(4)藝術與數據。因為目標清楚、策略十分明確,Aalto大學集中資源積極聚焦於產學合作來轉型,希望將校園轉化為產學研究與合作的樞紐,連結所有大學教授、學生、產業界與公共政策制定者。

Aalto大學Design Factory專員說明Maker Space的空間創新。作者提供。

為了將校園打造成為芬蘭社會中的合作樞扭,Aalto大學特別設計了一個「研究與創新服務」(Research and Innovation Service)團隊,設計產學合作之誘因與機制,來連結各個利害關係人的各式需求,提供知識密集的顧問諮詢專屬服務。這項校內服務是希望將大學教授(特別是理工學院)的學術產出轉化為具有商業價值的創新成果,並進一步建構芬蘭的創新生態圈。這項計畫於2014年啟動,總資金約388.8萬歐元,主要來自政府(約266.4萬歐元)、Tekes(類似台灣的科技部) (30.9萬歐元)、芬蘭學術研究(31.4萬歐元)、歐盟(21.3萬歐元)、民間企業(14.5萬歐元)、公共基金(9.4萬歐元)、其他(13.4萬歐元)和特殊目的基金(1.5萬歐元)。

該服務團隊主要的目的有:(1)藉由管理研究基金來提增加研究資源;(2)藉由富競爭力的研究基金來提升教授執行研究專案的企圖;(3)藉由專業的分工服務,來幫助教授與研究人員節省時間,減少其涉入不熟悉的商業領域;(4)確保相關的研究成果可以被社會有效的商業化與利用。奠基於矩陣式組織管理原則,學校成立此一專責服務團隊,將該單位與全校的院系所進行矩陣式整合與分工,分別藉由專案前服務、專案後服務、法律與資訊諮詢、創新服務等四階段流程,來落實學術研究往後走向技術化、產品化與商業化等一連串歷程。

首先由該單位的專案經理人擔任計畫撰稿人,依老師的專長有計劃地進行相關訪談,並時常注意政府或歐盟的各種研究公告,尋找各式外部機會。在確定產學發展方向並有了主題後,專案經理人會進行相關詢問,瞭解教授的參與意願與投入資源盤點,撰寫計畫草案並給相關人員傳閱修改,再送交校內相關法務人員檢視。待完成法律權利與義務相關安排之後,專案人員再協助將計畫送交給校內的創新專利辦公室核定,最後協助教授進行產業媒合,尋找合作夥伴。

具體而言,該單位的專案經理人就像是富經驗的顧問,從旁協助或配合教授去執行校內與校外的各式產學合作與研究計畫執行;而非像台灣的大學教授,被期待都要有三頭六臂與許多分身來從事學術研究、寫論文、解決產業問題、提供解決方案等等活動。舉例而言,該服務團隊安排不同專業經理人負責不同技術領域與產業,專案經理會協助大學教授從事產學合作的規劃、計畫撰寫、募資、創業與團隊設計與管理,以專業分工方式從旁幫忙教授將研究想法進行外部產業的媒合,與技術開發所需要的各式繁鎖細節的執行。

以Aalto大學為例,目前6個學院各自有一組全職人員,專門負責撰寫研究計畫以尋求外部資源。整體而言,Aalto大學申請Finland Academy(類似台灣科技部的學術計畫)計畫的通過率約為20%,申請Tekes (類似台灣經濟部的科專計畫) 的通過率約為52%,比芬蘭其他大學申請案的通過率高出約5-10%。以2015年為例,Aalto約有150件創新計畫公告、30件專利申請、30件spin-off公司申請 (其中10件為教授申請,20件為學生申請),Tekes研究案商品化的成果為13,000,000歐元。與國內大學系統不同的是,Aalto大學的教授可以同時在學校教書,並擔任所創辦公司的執行長職務。此種讓大學教授可以在學術研究或產業研發的需求間自由變裝,以適應不同天候需求的靈活做法,再次展現了芬蘭的彈性與應變力。

Aalto大學Stahle Pirjo教授講解學校產學創新。作者提供。

台灣人別再抱怨環境惡劣,趕快穿對衣服吧!

芬蘭小國東有俄羅斯、南有德國、西有瑞典,沒有權利選擇,只能接受與因應。如同芬蘭人面對北歐極地天候一般,全民只能堅定面對,但必須靈巧地動態調適。

對照台灣的現狀,芬蘭此種「沒有壞的天氣,只有穿錯衣服」的小國智慧,或許也適用於我們。台灣目前正面對著許多政治問題與社會議題:與中國大陸間的國際競合關係、產業從過往的低成本代工思維走向未來的價值創新驅動、過多大學面臨的退場與合併轉型……等,政府與民間要儘快拋棄本位成見,穿對衣服(區域政治、產業轉型與高教創新),好面對未來越來越多變的全球競爭與氣候變異。

(作者:侯勝宗為財團法人中衛發展中心菁英學院院長,逢甲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教授兼所長;陳厚銘為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教授,科技部人文司管理一學門領域召集人;林月雲為政治大學企業管理學系教授。)

瀏覽次數:12305

延伸閱讀

逢甲大學公共事務與社會創新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什麼是入世?什麼是出世?經世濟民是久遠的事?

什麼是學術?什麼是學者?學術關乎社會什麼事?

入世學者,跨越人文與科學,鏈結理論與實務;

學者入世,用文字記錄時代,以行踐參與歷史。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