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我們都知道,歷史是由勝者寫下的。因此只要能逃過制裁,領導者永遠不會放過任何作弊的機會。民主領袖為了維繫權力,或許要經歷貨真價實的正當選舉,但他們一有機會就向列寧偷學幾招,這點也不意外。

選舉奧步可說是罄竹難書。只要一有新的選舉規則來防堵弊端,政客們馬上就能找出方法來繞過去。比方說,領導者可以規定選民資格。馬來西亞曾推出一個「IC計畫」來規範移民制度,以便創造對執政黨有利的人口結構。而紐約市歷史上有臭名的民主黨政治機器坦慕尼協會(Tammany Hall)很喜歡吸收剛下船的愛爾蘭移民,說要幫助他們取得公民權與工作,換取他們的選票。

領導者若是無法限制哪些人有權投票,或是無法收買足夠選票,還可以用威脅與暴力阻止選民接近投票所。印度比哈爾及北方邦等北部省份就曾上演「佔領投票所」的戲碼。特定政黨的支持者會佔領投票地點,然後將所有有效選票投給自己的政黨。

自己比賽、自己評審、自己訂規則

弊端當然不會在投下選票那一刻終止。領導者很會亂算選票或摧毀選票。在政治裡,最重要的就是上台跟保住位子,不作弊的候選人常會被敢作弊的人打敗。由於民主政體通常會設計各種機制來讓作弊變得很困難,因此民主制下的當權者也會想出各種有創意又完全合法的方式,確保自己贏得選戰,持續統治。

有個非典型的策略是鼓勵更多競爭者加入。某些國家雖然只有一黨能勝選,但國內仍有許多政黨存在。傳統觀點認為在美國這樣的兩黨制裡,外圍小黨能帶動政府變得更有活力、反應更快。但即使是多黨制國家,也還是有幾個優勢政黨存在。請你自己想想:如果小黨完全沒用,大黨為什麼要容許它們存在?

坦尚尼亞的國會與總統大位一直都由革命黨(Chama Cha Mapinduzi)掌握,但該國的選舉常有多達17個政黨固定參選,革命黨政府甚至還提供小黨競選經費補貼,只是我們也料得到,補貼途徑並不透明。執政黨藉此鼓勵小黨參選,分散敵對的票源,好讓票源相對集中的革命黨更易取勝。

領導者還有一個方法,可以減少自己需要依賴的人數,那就是為那些沒有獲得充份代表的弱勢族群設下保留席次。這類政策打著「賦權給弱勢」的口號,無論對象是婦女、特定人種或宗教,實際上只有領導者被強化。當特定候選人必須由整體人口當中的「次群體」所選出時,領導者賴以維持權力所需的關鍵擁護者人數就會變少。我們以最簡單的情境來說明:如果想在兩黨制的國會選舉中獲勝,則需要在半數選區當中獲得半數民眾支持,亦即原則上要拿到25%的票。假設有10%的席位為保障席次,而且恰巧保留給集中在某個地理區域的特定族群,那麼想保住國會中的半數席次,執政黨只須獲得40%的普通選區席次,亦即略多於22%的選票。因此只要搶攻享有特權的少數族群集中的地區,就能將所需的票數降低。

保障席次也讓領導者更簡單就可組成小型的關鍵盟友圈。以坦尚尼亞國會為例,直選席次為232席,婦女保障席次75席,由各政黨依當選席次比例分配提名。另外桑吉巴國民大會亦可提名5席(桑吉巴島是個美麗的島嶼,於1964年與非洲大陸的坦干伊加合組坦尚尼亞)。此外,總統得提名11位由他任命的內閣成員及檢察總長進入議會。合計總共323席。總統需要當中的162席才能控制議會。因此總統可任命11席,而革命黨的根據地就在桑吉巴島(有5席),所以有16席已是總統囊中之物。只要革命黨能在選戰中贏得111席,總統便可控制議會。但革命黨真正需要的席次,比直選席的一半少得多。事實上,幾乎所有婦女保障席次都由總統掌握,而他任命的通常都是沒有自己選民基盤的女性。極少有女性是透過直接選舉進入坦尚尼亞國會。

儘管坦尚尼亞的選舉算是自由公正,但現任的革命黨卻只需區區的5%選票即可繼續執政。當然,在大多數選區中,他們拿到的票數遠不只此,因為政客總找得到創意十足的方法來動員選民。其中之一就是集團投票。

集團動員,一次解決

許多新興民主政體喜歡借用集團動員來投票,亦即一小群地方政要或村內長者,就有能力指揮整個社群,投票給特定人士,從而為自己贏得鉅額報酬。

比如在印度,村鎮裡的長老,也許該說是印度政府從大到小各級官員,會承諾動員底下的人支持某個政黨。他們的回報則是特定好處或特權。通常「底下人」會乖乖聽從長老或官員的指示,把票投給指定政黨。

傳統上,我們認為新興民主政體就像一樁照顧底下人的買賣,政治人物將小額的賄賂交給要收買的個別選民。例如紐約時報曾在2010年9月17日刊出《阿富汗選票價格實惠,可大批買入》的文章,提及要收買阿富汗選民的支持,通常約需花5到6美元。但文中亦指出,往往不必買票,直接做票就好。

至於以集團方式賄賂選民,效果好多了。假設今天有3個村莊要選舉,再假設甲政黨告訴村裡長老:只要甲黨獲勝,就為三個村子當中最支持甲黨者,蓋一座新醫院(或築一條路、清垃圾、派警察巡邏、除雪等)。只要村中長老宣佈支持甲黨,村裡選民也就沒啥選擇(不管他們是否甘願)。在實際上,選民的人數很多,所以個人的一票對選情並沒影響,可是個別選民的選票,卻有比較大的機會,可以影響醫院蓋在哪裡、街上有沒有人清掃。

我們來想想原因。3個村子中至少有2個已經宣佈支持甲黨,因此其它黨已無獲勝機會,此時個人的一票對選舉結果影響不大,投給別黨是浪費時間。但是透過出門投票給甲黨,選民還是可以影響醫院蓋在哪裡。如果所有人都支持甲黨,但特定選民沒有,那麼這個人的村子會比別的村莊少貢獻甲黨一票,因此使得自己的村子失去醫院。這個人若是投給甲黨,那麼村子至少還有機會贏得醫院。在最極端的狀況下,假設全村每個人都投給甲黨時,該村有1/3的機會贏得醫院,若有一個單獨選民不投給甲黨,就等於讓這個村子失去了這1/3的機會。因此選民只能跟著村裡長老走。

當然,除了胡蘿蔔外,領導者還有棍子。李光耀在1959至1990年間統治新加坡,他是所有國家有史以來在位最久的總理。他的人民行動黨(People's Action Party)稱霸大小選戰,而透過公屋資源的分配,他的優勢更加放大。新加坡大多數人都依賴公共組屋,而選舉時沒有投票給人民行動黨的地區,選後住房的維修竟然被切斷。辛巴威的穆加比更狠,在某次以清潔環境為名的行動中,他派出推土機,剷平了2005年選舉時沒有支持他的區域,許多民宅與市場遭殃。

那麼,政治人物眼看著自己即將在公平選舉中敗選,該怎麼做?面臨敗選風險時,現任者可以透過重劃選區,排除掉反對選民,降低敗選風險。換句話說,政客可以藉著重劃選區來搞手腳,但缺點是這樣的機會不多,可能來不及拯救現任者。經過多年的選區重劃操弄,現任美國國會議員連任失利的可能性,已經低到可比擬最高蘇維埃成員在一黨專政的蘇聯落選機率一樣。此外,操弄選區界線不但可保證連任成功,而且選區內的選民都會很開心,畢竟操弄選區界線的用意就在於讓候選人獲得選區內大部份選民支持。如果沒辦法在選區劃分上動手腳,還有其他招式可以用,像是以維護公共安全為名義禁止公眾集會。只要看看這張圖的馬里蘭州國會第三選區被切分成什麼樣奇怪的形狀,那麼某黨為何在這裡永遠勝選,就不用解釋了。

馬里蘭州第三選區圖。圖片來源:遠流出版提供。

___________

好書推薦:

書名:獨裁者手冊:解析統治權力法則的真相
作者:布魯斯.梅斯吉塔(Bruce Bueno de Mesquita)、艾雷斯德.史密斯(Alastair Smith)
譯者:王亦穹
出版:遠流出版
出版時間:2019/02

瀏覽次數:2680

延伸閱讀

關鍵字: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