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造後的時代廣場。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在今天的時代廣場上,靠一台廣角鏡頭相機便能捕捉到四散在廣達2又1/2英畝帶狀行人徒步區上數以千計的人,還有一條車流將它橫切而過。你很難想像它幾年前的樣子,當時這裡情況跟現在完全相反。

我第一次以局長身分穿過時代廣場時,在從第43街到第47街這一段共18萬3千平方英尺的空間裡,89%都是屬於車輛的,但哪怕如此,有82%從這裡經過的人(一天人次高達35萬6千人)也都在這裡步行。他們成批步下人行道,漫進馬路,任由汽車從他們旁邊呼嘯而過。

過去時代廣場是一條溢滿車流的滔滔大河。圖片來源:臉譜出版。

在時代廣場那聲色娛樂場所耀眼俗豔的霓虹燈底下,仍潛藏一個很根本的交通問題:行人在時代廣場被車輛撞到的機會,遠比其他鄰近的大道多出1.37倍,而這當然是一大群人走在馬路上難免會遇到的慘事。這條街本身已經老舊變形,每逢大雨就積水。現有的路基其實是由好幾個地層組成,有電車軌道以及過去幾個交通年代留下來的層層遺跡。

而這問題又跟百老匯脫不了關係。百老匯在時代廣場與第7大道交會,在海諾德廣場與第6大道交會,形成了兩處極不規則的大型交叉路口。但我們並不想強迫百老匯去配合棋盤式街道,反而是想辦法讓這棋盤式街道在沒有百老匯干擾的情況下運作得更好。

減少車輛,把路面還給行人

2008年底,我們主動提出計畫想更正這個交通問題。我們在時代廣場和海諾德廣場禁止車輛開進斜穿棋盤路網而過的百老匯,重建出直角棋盤式交通,並沿著第7大道的時代廣場,將馬路重新配置,增設第4條行車道,重設交通號誌時間,給駕駛人更長的「綠色時間」,即綠燈亮起的時間。有了更清楚的號誌和更簡化的路口,對行人來說斑馬線就會安全多了,不用再橫越那麼多條車道,也不必再揣測下一部車會從哪裡竄出來。

然後再往南一點來到海諾德廣場,我們並沒有因為那裡是百老匯、第34街和第6大道的交會點就把綠燈時間分成3等份,反而是把百老匯從棋盤路網裡抽走,只留下2條車流,為駕駛人或行人、自行車騎士增長50%的綠燈時間。我們估算穿越海諾德廣場和時代廣場的所耗時間,分別會改善37%和17%。

就在我們用棋盤式街道解決了問題,改善了交管品質的同時,車輛禁入百老匯的這招策略也為時代廣場上82%的行人創造出寬廣的全新徒步空間。他們可以安心地停下腳步自拍留影,盡情欣賞這座城市的風景,不怕再有寸步難行的問題。

新的行人廣場將三角地帶的交通死結,轉化成稠密的行人樞紐中心。圖片來源:臉譜出版。

封掉全世界最繁忙的街道,怎麼可能改善交通?

不過,時代廣場和海諾德廣場的重新設計案,剛好是在2009年選舉熱季正要登場時的決策。在最後一次的專案會議上,彭博的顧問大多反對在選戰僅剩不到6個月的時間斷然執行百老匯改造案,因為此刻正逢紐約人決定投票給誰的關鍵時刻,勢必引發政治風險和交通災難。彭博一聽到頓時惱火:「我不會要求我的局長們根據政治行事曆來做對的事情,」他告訴他們,「我都是要求他們直接去做對的事。就這樣。」

彭博市長的公關主任吉姆.安德森深知這個規畫一定會被人用放大鏡檢驗,於是他在訴求上強調這個改造案可以帶給駕駛人更長的「綠色時間」:這裡不只是一處能讓人們舒適行走的行人廣場,也是解決中城區塞車問題的對策。這項工程的成本預估只需150萬美元──跟布魯克林為了重建車子很少行經的某段馬路所花的成本比起來,只算是零頭小數而已──而且只會使用到油漆、地上標線、標示和盆栽,所以堪稱本世紀最划算的一筆公共空間交易。

不過,消息一出,媒體全瞪大眼睛,密切關注起這件事。市長要把城裡其中一條大動脈封起來,但它貫穿的可是本市最稠密又最混亂的心臟地帶──幾乎堪稱是交通黑洞。但封掉全世界最繁忙的街道之一,怎麼可能改善交通呢?這主意看在許多觀察家的眼裡似乎太瘋狂了。

直到確實展開工程的那3個月內,時代廣場改造計畫不只是某種交通工程或施工挑戰,也是一場公關活動。我們每天都得趕在紐約人被報章雜誌先發制人的頭條新聞嚇到之前,搶先報告細節,尤其對那些在附近工作或居住的紐約人而言,這麼做更重要。另一方面,媒體開始預言時代廣場末日將至。其中一份小報的頭版標題嚷嚷著「死胡同」和「錯誤的改革運動」。紐約市的計程車司機預測那裡的塞車將塞到天長地久,從此再也沒辦法找到乘客,就算找到,也無法移動。其他報紙和編輯委員會也都持懷疑態度,說法總是模稜兩可。畢竟紐約的傳統是,每個人都想保有觀望的空間,要是結果一塌糊塗,他們就可以幸災樂禍,要是出奇成功,也可以一笑置之地說這沒什麼大不了──我們就等著看好戲吧。

車流走開,海灘椅上場

上場的時間終於到了。就在陣亡將士紀念日前夕的晚間7點左右,當時被交通運輸局修路工人和好奇圍觀者包圍的我們看了彼此一眼,集體深吸一口氣,開始動手把亮橙色的交通安全筒或拖或拉或滾動地移到該放的位置。單單就靠那幾支工廠製造、成本低廉的塑膠容器,我們正式終結了百老匯塞車傳奇,不再讓車輛進出時代廣場。

時代廣場每天會有36萬5千人穿過此地,要是我們把百老匯開放給行人使用,他們要坐在哪裡呢?我們已經下了訂單採買露天咖啡桌椅,可是市府的採購轉速跟不上我們搬動交通安全筒的速度。這個時候想發揮創意就只能靠運氣了。時代廣場聯盟主席湯普金斯火速打了幾通電話,搜找便宜的椅子,最後以每張10塊7毛4美元的價格從布魯克林的Pintchik 五金行買來376張棒棒糖色的海灘椅。椅子一就定位,立刻在百老匯造成轟動,封路不到幾分鐘,椅子就全數坐滿。

購物族擱下手邊的購物袋,開懷大笑,回想剛看的那場秀。但更多人只是抬頭張望街上招牌的閃爍燈影,彷彿坐在屁股底下的椅子本來就一直在那裡。每個人都可以在這兒做點什麼,就算只是單純地停下腳步,拍張照片,也不用再擔心被計程車輾過或被車子撞上。跳踢踏舞的和演奏樂器的人趁群眾圍觀時開始表演。熱狗小販遞出免費的法蘭克福香腸供人試吃。還有人拿出棒球手套,在這突然出現的開放空間裡玩起投接球。

行人廣場演變史:從交通安全椅、海灘椅、咖啡桌椅還有塗料,一路走到最後的開發階段,用漂亮的地磚、可永久使用的桌椅、現代化的下水道以及時代廣場各種年度盛會不可或缺的電力系統,為這場街道改造工程畫下完美句點。圖片來源:臉譜出版。

面對大改造後的時代廣場,媒體爭論的焦點竟然不是改變後的優劣,反而討論起海灘椅看起來是不是太俗氣了點。海灘椅取代交通問題成為新聞頭條,這對全球的公共空間運動來說象徵的是一場勝利。等到一切都完工,就再也沒有人爭辯這點子究竟好不好。海灘椅才用不到一個月,便被更耐用和更美觀的小酒館桌椅取代。那些沒被行人坐壞的海灘椅被放在eBay上拍賣。不過我留了一張放在我辦公室的辦公桌旁。它代表一種單純的肯定,對任何城市來說,不光是紐約而已:如果城市空間裡沒有椅子可坐,那麼哪怕是一張海灘椅也可以讓你稱王。

讓行人更安全,也順便保障了開車族

不過,被坐滿的海灘椅當然不能被拿來當成交通運輸計畫成功與否的評測工具。我們要看的是數據。我們打了一場公關的勝仗,因為這些行人廣場立刻成為紐約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地位等同於中央公園和洛克菲勒中心。但是要如何證明這個交通計畫已經如我們承諾地成功了?

以往傳統上要收集交通數據,都是找交通專業人士在專案計畫落實之前和之後,駕車穿過那個區域十幾趟,測出平均車速有多快,這套作業被稱為「浮動車輛」技術(floating car)。然而,交通狀況每分每秒都在變化,也許駕駛人只是很不湊巧地遇上一連串的紅燈或綠燈,也有可能那名駕駛人在專案落實前故意開得慢一點,然後在落實後加快速度來證明車流移動速度變快了,最後得出來的結果在公正性上就會受到影響。我們開始尋找一套不會受到偏差性影響的交通評測法。

紐約市1萬3千輛黃色計程車最近都裝上了GPS定位系統,每天可以製造出大量的計程車數據。眾多計程車隨時會開進或繞行時代廣場,每趟車次的距離和所耗時間等數據都會被傳送回來,於是就可以進行平均車速分析,提供虛擬的MRI或即時交通現況。

如果你向任何一位計程車司機口頭請教路況,得到的一定都是異口同聲的粗暴答案:時代廣場的交通更爛了!計程車司機會告訴任何一位想聽到此答案的記者,時代廣場和海諾德廣場的百老匯重新改造案害交通打結,車速變慢,也害他們更載不到客人。可是我們的測量法檢視了這些計程車司機1萬1千趟次穿過中城區的車速數據,確定整體車流速度比百老匯被封之前快了7%。西邊的中城區,就在與第34街交會的第6大道上,往城北的車流速度也有了改善,那是因為我們把3條車流簡化成井然有序的2條車流。所以儘管我們挪出了2又1/2英畝的空間給行人,交通還是變得比較順暢。

交通的順暢度是第一道門檻,更重要的是今天的時代廣場和海諾德廣場在步行安全性上提高了多少。我們已經照著行人的需求動線重新設計了街道。走在車道上的人變少了,車禍受傷的行人數量自然也降低了35%。這樣的安全效應甚至擴大到行人廣場之外,所有人的車禍受傷比例──包括坐在車子裡的人──也大幅下降63%。簡化街道,讓行人走在路上更安全,並順道在過程中保障了開車族、自行車族和公車族的安全。

其他分析和調查也都一面倒地支持這套計畫。時代廣場聯盟的一份研究調查顯示,74%的紐約人稱讚時代廣場有了大幅的改善。而當他們請教零售經理和企業經理的看法時,68%的受訪者說這些行人廣場應該被永遠設置。面向時代廣場的一樓店面房地產每平方英尺租金都在一年當中上揚了2倍,而且這數字最終會翻到3倍。商業地產代理顧問公司高緯環球更宣佈,截至2011年秋季,時代廣場首度擠入全球十大零售地區的排行榜。

誰還會想讓車子回來?

這份評估報告是決策過程中關鍵的一步,它挑戰了最基本的假設,讓人不再以為街道的改造是冒險之舉,或者行人廣場的存在和馬路的重新設計會對商家不利。事實上,是這些行人廣場救了時代廣場,而後者本來就已經跟不上這座城市的其他商業要道。一開始原本只是想在公共空間上有所創新,結果反而在交通和安全上也小有成就,幫助了那些曾經批評它的人。

這套計畫所帶來的長期經濟效應也在國際上造成影響,而且在街道改造上所創造出新的討論空間,也為日後的每項計畫預作了登場的準備。這些改變不只是生活品質的提升而已,更是將城市開放給居民,藉此擴大它的經濟榮景。而這一切不是耗時多年才完成,而是幾個月內就辦到,成本也只有幾十萬美元,而非幾百萬。

批評家聲稱這項工程會造成交通大亂,癱瘓整座城市,交通末日即將降臨。更有人告訴我們,不會有誰想走進行人廣場,也不會再有人想去時代廣場,這地方的特色會被改造計畫徹底破壞。結果交通大塞車始終沒有出現,而今天這些行人廣場也成為紐約市最多人造訪的景點。現在只要有人提議把行人空間還給車輛,便足以引發比當初建造行人廣場時招致的批評聲浪還要巨大的怒吼──顯然,那已經成了紐約人心目中的舊街景了。


好書推薦:

書名:偉大城市的二次誕生
作者:珍妮特.薩迪可罕(Janette Sadik-Khan)、賽斯.所羅門諾(Seth Solomonow)
譯者:高子梅
出版:臉譜出版
出版時間:2018/09

瀏覽次數:5781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