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為一個資深的自學家長,我常被邀請到世界各地分享台灣20年來教育自由化經驗。不論是在柏林、聖彼得堡、莫斯科、里約熱內盧、香港或北京,我看到許多家長希望自己也能搬來台灣,享有印太區域(Indo-Pacific Region)最自由最開放的教育制度。

因此,我不禁思考:如果,台灣能有一個「國際教育基地」,設有各種教育理念的國際實驗學校,或許不但有助於吸引跨國人才,還能幫國內大學培育有國際觀的學生!

我們需要真正有國際觀的學校

根據ISC國際教育研究組織的資料,2019年1月,全球有536萬名學生在1萬282所國際學校就讀,教職員人數達50萬3千名,每年的學費收入高達499億美金(台幣1.55兆元)。國際教育的特色包括流動且多語言多文化的學生人口、可攜的學習歷程、有國際認證的課程、國際移動的教師群、滾動式入學、以英語教學並學習另外一種以上的語言等等。

然而,目前在台灣的國際學校如台北日僑學校、台北美國學校和台中馬禮遜美國學校等,即使當初是為服務外僑而創立,但現在幾乎都是來自台灣的學生就讀。更不用說可以招收外國學生的新北私立康橋、桃園市立平鎮等34所高中職,竹科和南科實中的雙語班,或是台北市教育局在今年1月宣布開辦的「台美高中雙聯學制」、國際預科課程(International Foundation Year,IFY)和高中國際文憑課程(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IB)等國際教育課程,都只是把台灣的高中部分課程英語化,離辦理真正有國際觀的實驗教育,還有一段距離。

善用自身優勢,讓台灣的實驗教育更豐富

台灣的社會發展需要與國際多加連結 ,台灣的產業發展也需要更多國際人才投入。台灣擁有適合發展國際教育的條件,包括華語世界中進步的民主自由社會、高度發展的產業、有效的政府、一流的基礎建設、多元開放的價值、精彩的文化活動、美麗的地理環境和相對低廉的物價,這也是為什麼「每學期換一個國家就讀」的國際新創大學Minerva Schools將在2020年1月來台落地。

由於實驗教育三法的鬆綁,近年來台灣的辦學門檻大幅度降低,各種教育理念的學校如雨後春筍般冒出,物美價廉且自由的教育服務也引起鄰近香港、中國和馬來西亞華人家長們的注意和羨慕。在這樣的基礎上,台灣應該開辦一所提供國際文憑職業相關課程(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Career-related Programme, IBCP)的實驗教育機構,以不超過2成本國籍學生的比例,吸引來自全世界認同進步價值的教師、學生、家長及資金投入國際教育一起投入。

這群國際學生除了學習6組學科課程中的2組(個人與社會、第二語文、語文與文學、科學、數學及藝術)、職業相關學習及4門職業相關核心課程(語言發展、個人與職業技能、服務學習及反思專題)外,還將相互學如何和與自己不同意見的人溝通,讓台灣成為在國際政治中最邊緣,卻也可能是教育最多元百花齊放的島嶼。

瀏覽次數:2219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人稱「自學教父」的陳怡光是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大學企業管理碩士,長年透過組織自學家長、推動修法爭取自學生的受教權,是實驗教育三法的重要推手。現為教育部高級中等以下學校課程審議會審議大會委員及保障教育選擇權聯盟總召集人,也是2020將在菲律賓馬尼拉舉行的「全球在家教育會議」的籌備會委員。

最新身分是臺北市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主任,與妻子魏多麗合著《我家就是國際學校─台灣爸爸╳波蘭媽媽的地球村教養經驗》。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