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2017年12月29日星期五,立法院從上午9時開始一直開到晚上11時,完成包括所謂「實驗教育三法」等30部法案的三讀,包含《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公立高級中等以下學校委託私人辦理實驗教育條例》(原《公立國民小學及國民中學委託私人辦理條例》)及《高級中等以下教育階段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三法所涵蓋的學生人數,從2014法案公布的隔年的5,004人成長2.4倍,成為2017年的12,181人,這也是為什麼這次要修法的主要原因。因為計劃趕不上變化,變化趕不上褲子穿不下,教育不能等,孩子一天天在長大,三年前做的衣服已經穿不下了。

資料來源:教育部

修法後,實驗學校可能暴增嗎?

在學校型態方面,原本行政院版要開放不超過1/3的公立學校改成實驗教育學校,但教師工會基於保障其會員工作權的立場,堅決反對開放。最後修法通過的是:地方還是只能核准5%的學校,但把教育部能核准的天花板調高到每縣市該階段公立學校數的15%。但在立法委員的堅持下,也設了全國實驗教育學校不超過學校總數10%的總額管制。

實驗教育學校即使在提高學生總人數門檻後,仍然不符合「規模經濟」,尤其是大學階段只能招500人,雖然國小到高中可以招到600人,但若只辦國中或只辦高中,其各階段也只能收240人,屬於無法普及的精緻教育,可見私立學校在未來不會積極改制成為實驗教育學校。在未來幾年偏遠地區國小轉型成實驗教育學校後,實驗教育學校是否能繼續成長,就得看有多少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機構成功改制成為實驗教育學校,以及實驗教育大學是否能有足夠的利基來吸引學生、家長和老師參與。

委託辦理學校可能怎麼發展?

在公立學校委託私人辦理方面,審查時遇上宜蘭縣政府教育處與委託辦理十多年的人文展賦教育基金會提前解約風波,因此立法院在修法時特別要求地方政府要「提供同級同規模學校之教職員工員額編制之人事費、建築設備費及業務費予受託學校;人事費並應逐年依教職員工敘薪情形調整之」,就是要避免地方政府以最低規格的學校經費要求受託單位提供包山包海的服務,好像只願意付陽春麵的錢,卻想吃加麵、加湯又加肉的牛肉麵,擺明要受託人為國犧牲的陋習。

另外,公立學校委託私人辦理在過去3年雖然校數有成長,但學生人數的成長趨緩,地方政府除了花蓮和台東比較積極外,其他對於公立學校委託私人辦理的態度仍多持保留。未來委託辦理是否能成功,主要的關鍵還是在受託人是否能得到地方政府的信任和家長的支持,因此有可能大者恆大,全國的委託辦理學校大多被幾個有規模的教育理念組織所寡頭壟斷,成為學校系統。

進一步保障「非學校」學生的權利

至於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的部分,主要的修法方向是進一步保障非學學生的權利,像是明文規定非學學生就是同一教育階段的學生,享有和學校學生相同的權利;非學學生可以免費使用設籍學校提供給校內學生免費使用的設施設備;普通高中職要從優承認高中非學學生的學分,學生完成實驗教育的證明上會註明「已修業完成高級中等教育階段」以證明其有高中學力;以及讓機構能協助辦理中輟、性別事件、社會救助、身心障礙等通報,以保障學生安全。

在有政府經費補助和場地就地合法的誘因下,非學機構將會是各種教育創新的先鋒部隊,而且機構會以3-5年改制為實驗教育學校,作為其長期發展的目標。由於申請案件數持續增加,都會區的個人自學審議將採「原則同意」並搭配更嚴謹的年度訪視。審議會對團體是否為理念相同的家長共學,會採取更嚴苛的檢核標準,小本經營的團體未來發展還有待觀察。

瀏覽次數:471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人稱「自學教父」的陳怡光是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大學企業管理碩士,長年透過組織自學家長、推動修法爭取自學生的受教權,是實驗教育三法的重要推手。現為教育部高級中等以下學校課程審議會審議大會委員及保障教育選擇權聯盟總召集人,也是2018將在俄羅斯聖彼得堡和莫斯科舉行的「全球在家教育會議」的籌備會委員。

最新身分是臺北市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主任,與妻子魏多麗合著《我家就是國際學校─台灣爸爸╳波蘭媽媽的地球村教養經驗》。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