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邱劍英攝。

「卡管」一事發展至今,雙方互不相讓,如今台大提出行政救濟,賽局正式進入僵局。表面上看似激情已過,實際上暗潮洶湧,情節更加撲朔迷離。不僅教育部長難產,甚至謠傳台大代理校長郭大維有意辭去台大職務,轉任復旦大學校長。「卡管」一事還有可能善了嗎?

台大校長的遴選結果是管中閔當選,教育部認定其中存有若干疑義,但台大認定並無疑義。在以上事實之下,核心的爭議在於:「依法」教育部必須聘任之,待管中閔上任之後再進一步釐清疑義,還是「依法」教育部可以堅持台大必須先行釐清疑慮,直至教育部滿意為止,否則不予聘任?

此事雖然藍綠的斧鑿斑斑,雙方均以「政治考量」之罪名攻擊對方;但其中卻有一個極高的共識,那就是雙方都揮舞著「依法」的大旗,都堅持必須以法律為唯一的依據。

究竟「依法」,教育部是「橡皮圖章」還是「尚方寶劍」?

教育部只是橡皮圖章嗎?

張善政和呂秀蓮是持「橡皮圖章」看法的最佳代表。他們主要的依據是,《大學法》清楚區分公私立大學校長產生的不同:

《大學法》第9條:新任公立大學校長之產生,應於現任校長任期屆滿十個月前或因故出缺後二個月內,由學校組成校長遴選委員會,經公開徵求程序遴選出校長後,由教育部或各該所屬地方政府聘任之。……私立大學校長由董事會組織校長遴選委員會遴選,經董事會圈選,報請教育部核准聘任之

呂秀蓮因此強調:「法律明示其一者,排斥其他。……私立大學是由教育部『核准聘任』,但是公立大學,因為教育部本身也派人參加遴選了,所以遴選的結果,教育部只有『聘任』兩個字。」呂秀蓮的綠營色彩毋庸置疑,所以我們可以相信,這是她真誠的法律見解。

然而,教育部作為大學的主管機關,卻對於公立大學校長的最終人選毫無審查權力,純為橡皮圖章,合理嗎?試想,假若管爺赴大陸任教之疑義,不僅事證確鑿遭檢察官起訴,而且一審判決有罪,此時教育部不予聘任,張善政和呂秀蓮還會有意見嗎?還會有學者堅持「挺管」嗎?

可見在決定校長人選上,公立大學所享有的「大學自治」並非無限上綱。雖然《大學法》第9條明訂公立大學所遴選出之校長人選,由教育部「聘任之」,教育部不應只是橡皮圖章。

所以,教育部是尚方寶劍?

教育部於5月4日正式發文台大,表達了「卡管」的終極立場。教育部的主要依據是高雄高等行政法院105年度訴字第74號行政判決中的這段文字:「……決定國立大學校長之行政權限屬教育部,遴選委員會並無單獨決定權。……」

可是假若教育部悍然駁回管案,卻拒絕提出任何理由,擺明了就是「朕不給的,你不能要!」媒體輿論必然群情嘩然,不是嗎?

再假設,教育部用放大鏡審查管案,僅僅發現管爺十年內兩度違反交通法規並且因此吃上罰單,就以此為理由駁回了管案。果真如此,全台灣的法律學者必然群起而攻之,不是嗎?

可見即便是私立大學校長之聘任,在《大學法》第9條明確訂定教育部有「核准」權力的前提下,該項權力也絕非尚方寶劍,不核准的理由必須合法、合理且正當。更何況是公立大學。

然而,教育部最終版的公文,其主旨卻僅認定台大「校長遴委會之組成及遴選程序難認與正當行政程序原則相符,應迅重啟遴選程序」;公文內容也並未有明確的「准」或「駁」之字眼,更未說明管中閔或遴委會違反哪條法源。

「聘任之」與「核准聘任之」的差別為何?

如果不論是公私立大學之校長人選,教育部都有其行政裁量權,那《大學法》第9條中對於公私立大學的「聘任之」與「核准聘任之」,差別何在?

差別就在於:教育部對公私立大學的審查密度必須有所不同。東吳法律系教授林三欽的見解十分中肯,他將審查密度分為四個階層,以0-3來表示:

如果審查密度是0,表示教育部毫無審查權。如果是1,表示教育部只能審查重大違法瑕疵,例如遴選程序違法或當選人不具備擔任大學校長之資格。如果審查密度是3的最高層級,教育部將對於當選人有無任何大小違法行為均加以審查。筆者認為,如果審查密度是0,將使教育部淪為橡皮圖章;但如果拉至最高,又顯然干預過度,教育部絕不應將審查密度拉至最高之第3級。

既然教育部的監督密度不會是0、也不應該是3,則其審查密度只能落在1與2之間。循此見解,教育部既不是「橡皮圖章」(0),也不是「尚方寶劍」(3),而必須是一把公平的尺。

而這把尺同時也必須落實《大學法》第9條所明示對公私立大學的不同標準。因此對公立大學「聘任之」的審查只應是密度較低的1,亦即檢視是否有重大違法且事證明確。對私立大學的「核准聘任之」方可為審查密度較高的2。

台大於6月4日正式提出訴願,後續也已準備提出行政訴訟,透過行政救濟來證明教育部的作為違法。本案雖然在學術上看似單純,但牽扯著藍綠的敏感神經,雙方若相持不下,最後可能必須訴諸釋憲。

然而,行政救濟終究必須依法論法。教育部「卡管」的審查密度至少已是《大學法》第9條中私立大學適用的「核准聘任之」,超過了公立大學適用「聘任之」的立法意旨。

陽明台大兩樣情

台大與陽明同屬公立大學,必須同樣適用《大學法》第9條的「聘任之」,因此教育部的那一把尺必須有一致的監督密度。

去年陽明大學校長遴選,結果郭旭崧當選,原定12月1日上任,但因有立委質疑其為副教授,不符大學校長須為教授之規定,教育部因此要求遴委會處理。經遴委會重新開會確認郭旭松當選資格後,教育部隨即進行聘任。郭旭崧於12月29日順利上任。

相較之下,對於管中閔的獨董疑義,教育部同樣要求台大遴委會處理,遴委會同樣重新開會確認並無疑義,教育部卻依然不予聘任,顯然標準不一。

無獨有偶,郭旭崧就任後也爆出獨董爭議。他在校長遴選時也身兼心悅生醫之獨董,而遴委會召集人張鴻仁則身兼心悅生醫董事,均未主動揭露。教育部次長林騰蛟卻強調:管之獨董爭議是上任前爆出,所以不予聘任;但郭之獨董爭議是上任之後,所以處理方式不同,無需停職。

台大陽明都是公立,若相同之爭議足以導致不適任校長之行政裁決,何以未上任之人不予聘任,已上任之人卻可安坐其位,無需停職?若標準一致,則應先讓管中閔就任再釐清爭議,或是將郭旭崧停職調查。

「卡管」與「挺管」,最終鹿死誰手?

除了陽明的前例對台大有利外,另一個有利台大的因素是,大法官與行政法庭歷年來在涉及大學自治的案例中,鮮少做出對大學不利的判決。

從教育部怯戰的心態,也可看出勝負的端倪。教育部4月27日發文台大,卻聲稱公文非屬「行政處分」,而是「行政指導」,目的就是防堵台大提出行政救濟。5月3日次長林騰蛟在立法院答詢時也表示,行政處分不存在,台大沒有行政救濟的可能。

在台大正式提出訴願後,教育部代理部長姚立德卻又表示,法院「是最後一道防線」,教育部會尊重裁決的結果,期待台大也能尊重。姚立德以教育部代表的身份全程參與了台大校長遴委會的所有會議。可是他對於法庭裁決的這番談話,卻絲毫未展現勝訴的信心。

因此,總結上述分析,在行政救濟中台大的勝算高出許多。然而,無論鹿死誰手,重傷的是台灣的高教。最近台大代理校長郭大維將退出台大的傳言,若是屬實,後續高教人才流失的伴隨效應,政府不可等閒視之。

呼籲賴院長相忍為國

大學自治並非無限上綱;教育部對大學的監督既非橡皮圖章,也非尚方寶劍,「依法」必須是一把公平的尺。在這樣的價值判斷下,教育部在「卡管」爭議中的作為並非妥適。

我們因此誠摯呼籲賴院長,請相忍為國,任命一位心繫教育、立場溫和中立的教育部長;訴願會的判決,若果真對台大有利,請接受。

瀏覽次數:12391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政治大學語言學研究所與心智大腦與學習研究中心特聘教授,2013-2015科技部語言學門召集人;兩次獲得科技部傑出研究獎。喜歡「平平是人」的價值觀、喜歡求真求簡、喜歡用理性的論證探求現象表面底層的真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