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udn聯合知識庫,劉星君攝。

2017年7月11日/陸生:你在政大批評自己的學校,你不擔心嗎?

政大法學院每年舉辦「法學夏日學院」邀請大陸法學學生來台學習參訪。今年第一梯次有近200名師生。我受邀開了一個3小時的通識課,主題是「理所(不)當然」,討論如何在看是理所當然的制度中洞悉其不合理。

大學英語畢業門檻是討論的議題之一。類似的制度對岸高校也有,稱為「四六級考試與學位掛勾」。我以政大為例,論證其作為違反台灣法律、違背教育本質且圖利業者,並且點播了2則有關法律系學生賴怡伶對政大提告的新聞報導

Q&A時一位陸生的問題十分直接,「何老師,你在政大批評自己的學校,你不擔心嗎?」真是好問題。

我回答說,我知道政大校長周行一對我很不爽,但是我不擔心,因為台灣有充分的言論自由。

2017年7月12日/外交部河蟹「蔣介石」

可是隔天我就被打臉了!因為這些陸生翻開報紙或是打開電視,全台最夯的新聞是:巴拉圭總統訪台,致詞時3次提到「Chiang Kai-shek」,但傳譯卻均予以略過,未翻出「蔣介石」這幾個字。

各方嘩然的第一時間,矛頭都指向了傳譯,短時間內就被媒體起底。外交部發言人也出面表示「傳譯還在執行任務,目前還沒有懲處」,暗示責任在傳譯。

當晚政論節目中,立委林俊憲說,「不可能說上級長官去特別交代她」,立委蔡易餘口徑一致「我們不可能去下達這樣的一個指令嘛」。很不幸,不僅可能,證據顯示事實就是如此。

事證一:巴國總統演講時是讀稿,不是即席;傳譯也是讀稿,不是即席。

事證二:外交部發言人強調,演講翻譯有一定的作業程序,涉及重要元首的演講更需要長時間準備。

事證三:我方事前就已經照會巴方,翻譯以「維持原意的前提下由我方詮釋」。

人證一:前外交部長歐鴻鍊認為,這是經過核定的稿,「中文的部分一定寫的清清楚楚,蔣介石,一定是上面的人把它劃掉。」

人證二:曾任外交部研究設計委員會主委的政大外交系教授黃奎博認為,「絕對是政府比較高階的官員所下的決定。」

人證三:名嘴周玉蔻說,「禮賓司你不知道他事先的稿子是什麼嗎?你不要把我氣死好不好?」「這個稿子外交部長都要看耶,搞什麼?你不要騙我們外行好不好?」

這是一個孤立的事件嗎?政大法律系教授廖元豪,同婚釋憲案台北市代理人,在其臉書指出:

這種「消音」的模式,近年來甚至已經滲透到私領域。有些「不為主流喜歡」的詞語,就可以消音。例如,李小龍的「精武門」,明明就是一部強烈中國民族主義+反日的經典電影。你可以說那裡面的民族主義很幼稚,只是為了包裝或襯托李小龍的武功。但現在在台灣有線電視播放的版本,卻硬生生把「中國人不是病夫」改成「精武門的人不是病夫」,將「別忘了,我也是中國人」變成莫名其妙的「我們是一樣的人」……原味盡失。

「蔣介石」被外交部消音三次,都是巴國總統給予蔣介石感謝或認可。想像一下,若是同樣提到蔣介石,但卻是給予批判或指責,「蔣介石」三個字還會被消音嗎?不會!為什麼?因為我同意你說的話,所以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2017年7月13日/高雄警方:鐵拒馬太刺眼 包綠網緩和氣氛

隔日蔡總統與巴國總統聯袂南下,高雄警方的作為又登上了媒體版面

高雄市警局新興分局長葉明潭表示,因為昨日接獲情資,說會有反年改團體前來抗議,警方才在新光路布置鐵拒馬,但「鐵拒馬太生硬!」因此連夜去大賣場花了2千元採購綠色遮光網包覆鐵拒馬,「為的是讓氣氛柔和一些!」這也是警方首度使用綠色遮光網來遮掩鐵拒馬,高雄市警局保安科黃姓警官還說:「你不覺得這樣氣氛比較緩和?」強調選用綠色的原因,是配合鐵拒馬後面的公園,讓視野看起來一片綠意盎然。

前一天「蔣介石」被消音,隔天拒馬被偽裝,維安拉到最高的「反恐」層級,市長陳菊說,「如果為了維安的需要,請大家諒解。」

去年二二八前夕,立委顧立雄質詢內政部長陳威仁時,嚴詞批評警方架設會傷人的蛇籠拒馬,其法源竟然是《動員戡亂時期集會遊行法》中的「警察機關處理作業程序」。顧立雄怒罵:「人民是你的敵人嗎?」

如今藍綠在拒馬的兩邊交換了位置,也交換了腦袋。

這個事件中倒是有兩件事值得安慰。

1.警方動員近1,000名警力,平面有拒馬約80座、高空有狙擊手,但陳抗民眾只來了不到30人,呼完口號就和平離場了。退伍軍人團體表示,年改是內政,外國元首來訪是外交,沒有動員是擔心影響台灣聲譽。

2.警方選用綠網美化拒馬,不是因為「綠色執政、品質保證」。

美國60年代的反戰運動中,有一張令人感動的圖片,一個年輕人溫柔的將花朵插入鎮暴士兵的槍口裡。高雄警方很自愛,自己動手美化拒馬。

圖片來源:Wikipedia

2017年7月14日/「劉曉波」、「諾貝爾」與「蠟燭」都消失了

隔天,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病逝,中共全面封鎖消息。根據BBC的報導,中國網友留言悼念劉曉波,以蠟燭圖樣替他祈福,都遭當局刪除;在社群媒體微博搜尋「劉曉波」,頁面則出現「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劉曉波』搜索結果未予顯示」。「諾貝爾」與「蠟燭」在今天也都成了禁字。

在台灣,劉曉波的相關訊息與討論佔據了各家媒體的版面,台灣人可以看到所有有關劉曉波的消息,包括他對於兩岸建立中華聯邦的統一主張。

可是隔天人們就會被提醒,30年前的台灣可不是這樣。

2017年7月15日/台灣解嚴30週年

內政部長葉俊榮反思,30年來台灣民主轉型究竟調整得如何?他表示,政府已推言論自由日,期許能在今年完成建構政黨政治的「政黨法」,並且修訂「公投法」和深化言論自由的「集遊法」。

台灣今天的言論自由是怎麼來的呢?言論自由日定於4月7日,是紀念鄭南榕為追求言論自由而奉獻犧牲的精神,可是葉俊榮說得對

言論自由從管制到開放,絕不是有哪個偉大領導人宣布解嚴,自由、人權就憑空而降,這是公民社會力量、大法官釋憲進步思想,及黨外人士犧牲奉獻,一步步慢慢累積而成的民主價值。

反之,言論自由從開放到管制,會是憑空而降嗎?還是一步步慢慢累積而成?

「台灣的眼睛」如何看待「蔣介石」被消音?

民視報導說:「翻譯略過『蔣介石』不提,遭親藍媒體做文章。」「現在時空背景已經不同,台灣非中國,綠營認為,翻譯不提蔣介石,不需要大驚小怪。」

可是外交部這種文字審查的手段,不僅傷害巴國總統的言論自由,也剝奪了台灣人「知」的權利,台灣非中國,民視自許是「台灣的眼睛」,為何視而不見?

民視基於「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的堅持,其主播、記者、主持人都明顯傾向以「中國」稱呼對岸,儘量不用「中國大陸」或「大陸」,更不會用「內地」。

可是,如果報導中的當事人或是節目中的來賓,以「中國大陸」或「大陸」來稱對岸,民視的字幕會如實打出還是會像外交部消音「蔣介石」一樣予以更正?這裡有幾項事例:

1.2016年4月8日「挑戰新聞」「蔡拒92共識 中國取消澳門交流團來台」,來賓賴岳謙口中的「大陸」在字幕上是「中國」(5:49),「大陸人」寫成「中國人」(7:26)。

2.2016年7月19日「挑戰新聞」「中客遊覽車撞護欄火燒 26人受困全罹難!」主持人口中數次的「陸客」,字幕均呈現「中客」,一度說出「中國的陸客」,字幕上也成了的「中國的中客」(0:49)。師大教授范世平口中的「陸客」也一律成了「中客」(11:22、11:34)。

3.2016年9月6日「民視新聞」「張景森『中客朋友說』被林揆打臉」,張景森在臉書的發文是「陸客是我們最需要交的朋友」,報導中兩度引述張景森說「中國客是我們最需要交的朋友」(0:05、0:37)。

4.2016年9月12日「挑戰新聞」「真的痛了?中客團減生意差 一條龍女王也上街」主持人比著手勢說,民眾喊著「要陸客、要生存!」(0:21),字幕打著「要中客、要生存!」主持人與來賓蔡玉真談話中有十幾次的「陸客」,字幕也一律是「中客」。

5.2016年9月21日「民視新聞」「中客銳減生意難做 六合夜市10多攤位退租」六合夜市總幹事陳俊賢說「現在陸客減少很多」,字幕是「現在中國客減少很多」(0:50)。

民視的作為中也有兩個值得特別一提的觀察。

1.對政府保持了些許尊重:報導李明哲事件中,「陸委會」沒有寫成「中委會」,主委張小月口中的「中國大陸」沒有寫成「中國」(1:48);外交部發言人王珮玲口中的「大陸」也沒有寫成「中國」(0:48)。

2.對中國保持了些許尊重:報導王丹「台獨嘴砲說」時,記者朗讀網友抗議的留言,將網友所用「支那」一詞也改為了「中國」(2:08)。

台灣,華人世界中唯一的民主

2015年6月29日總統候選人蔡英文登上TIME時代雜誌的封面,上面寫著:She could lead the only Chinese democracy. And that makes Beijing nervous.「她將可能領導華人世界中唯一的民主,這讓北京感到不安。」

在TIME眼中,港澳和新加坡都不是民主,台灣是。小英在專訪中說:"Because of Taiwan, the world is able to envision a different China. "「因為台灣,世界可以想像一個不一樣的中國。」這句話,劉曉波會同意。

劉曉波因發起《零八憲章》被中共逮捕入獄。中共批評《零八憲章》是移植西方思想;起草人張祖樺坦言,其中的思想雖然源自西方,「但我們也有本土資源,那就是台灣」。

名嘴主持人謝震武在節目裡說,「蔣介石」被消音這件事,「小英總統就很倒楣,這些帳一定有人算在她的頭上。」可是被迫背黑鍋的傳譯不是更倒楣嗎?20年的專業清譽,我國首席西語翻譯官,藍綠沒有一個人替她抱屈。

什麼是言論自由?葉俊榮說,「言論自由就是不管寫得對不對,都不能事前審查!

想像一下,小英總統出面承認外交部文字審查的作法不當。想像一下,小英總統出面承認高雄警方粉飾太平的作法愚昧。你會不會更尊敬她?你會不會更以台灣為傲?我相信鄭南榕會。

言論自由,不分藍綠。台灣人的眼睛,不應該戴上有色的眼鏡。

 

瀏覽次數:20006

延伸閱讀

政治大學語言學研究所與心智大腦與學習研究中心特聘教授,2013-2015科技部語言學門召集人;兩次獲得科技部傑出研究獎。喜歡「平平是人」的價值觀、喜歡求真求簡、喜歡用理性的論證探求現象表面底層的真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