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覺得憤怒的時候,有沒有想過,其實,你是恐懼的;
覺得憂鬱的時候,有沒有想過,其實,你是生氣的;
當你緊張的時候,有沒有想過,其實,你是自卑的。」

讀完三個似是而非的句子,大多人很難理解到底在表達什麼。對這些句子暫時一頭霧水,我想是非常合理的,畢竟在我們的教育中,我們被要求的是學習英文文法的現在式、未來式、過去完成式;學習化學中何謂原子、分子、聚合物;可惜,身為一個人,我們不太有機會認真學習一個人有哪些情緒,以及情緒間的關聯與分別。

不了解情緒?先想想螺絲釘!

首先,先用個簡單的比喻,確認我們有共同的理解:

「螺絲」有多種不同形狀,例如一字、十字、六角、或方形,想鬆開某個形狀的螺絲,必須先判斷確切的形狀到底是什麼。使用十字型的螺絲起子去開一個六角型的螺絲只是白費力氣。

這段話除了是水電工基本常識外,我想說的是:

「情緒」有多種不同類型,例如憂鬱、憤怒、恐懼、或焦慮,想鬆開某種情緒的困擾,必須先判斷真實的情緒到底是什麼。使用解決憤怒的策略去調整憂鬱的情緒可能適得其反。

這樣的對應關係,在螺絲的領域中直接單純;然而,在情緒的世界裡,卻有「情緒流動」的現象在攪局。

情緒流動──當情緒走錯出口

每個社會文化中,或多或少對不同類型的情緒有所偏見,例如「憂鬱落淚是弱者」、「恐懼害怕於事無補」,所以無形之中,你我可能內建對於某種情緒的歧視,覺得自己不應該表達憂鬱、不能被知道我害怕。這也是為什麼人有時會「見笑轉生氣」或「惱羞成怒」,因為自卑羞愧的情緒是丟臉的、比不上人的,所以乾脆用怒氣掩飾,藉由威嚇他人,讓別人看不見我的自卑,也讓我自己忘了自卑。

因此,這裡所謂的情緒流動,指的是我們的某一種情緒,無意識中轉化成另一種情緒,也就是一種情緒錯置的狀態。以螺絲而言,如果明明是個十字螺絲,但旁邊的人怎麼看都認為它是六角螺絲,這個螺絲本身,也真的相信自己是個六角螺絲了。

當「情緒流動」傷了自己

當一個人習慣了這樣的情緒流動或情緒錯置現象,可能會讓自己的情緒困擾越來越糾結。舉例而言,曾有個個案從小到大被教育必須嚴以律己、寬以待人,進而將自尊建立在他人的認可與喜愛,在面對人際衝突的時候,迅速出現「如果被別人發現我的怒氣,別人就不會喜歡我了」的念頭,因此憤怒情緒必須流動成其他情緒;對個案而言,「攻擊他人,不如攻擊自己比較簡單」於是,只要人際關係有困難,就會習慣自責自貶,久而久之,落入我廢我爛我沒用的自卑憂鬱情緒螺旋。

個案身邊的人會嘗試安慰他不需過度自責,個案可能也知道自己明顯缺乏自信想要改善。但,也許對個案而言,生命中缺少的那項功課,是如何好好地將人生中那些對不起他的人好好地嚴厲飆罵一頓,讓情緒流回到最初的位置好好被處理。

當「情緒流動」傷了他人

情緒流動不僅害己,也能害人。某種程度而言,我們的社會這幾個月來,似乎正在經歷這樣的傷害。為了一個法律上的平等問題,我們樂見社會上所有的討論與溝通;很可惜地,少數人無法適當抒解自己的情緒流動,錯將多種複雜的憂鬱、恐懼、焦慮、或者自卑情緒,流動化為憤怒,選擇使用言語污辱、汙名攻擊他人,讓社會分裂、傷痛。

究竟是多大的內在情緒衝突、糾結,會讓人誤以為,可以依靠著自己堅信不移的真理,攻擊他人心中最柔軟的部份?姑且讓民法、宗教、人權之各種立場喘息,在情緒層次,對於那些爭取平等的人,我們需要更多社會力量撫慰長期的憂鬱與不平;對於那些堅守現狀的人,我們需要更多社會力量關注當下的焦慮與恐懼。越多的爭執、指責、辱罵,都代表著雙方內在情緒越來越被忽視,情緒流動越來越難解的狀態。

「如果不是內在情緒流動過度、難以負荷,一個人,不會願意讓另一個人受傷的。」我們是這樣相信著的,對吧!

真正的教育下一代,就是讓下一代看見,上一代可以不因個人情緒流動,而失去人的理性,不是嗎?

瀏覽次數:22770

延伸閱讀

關鍵字:
臨床心理師,管理學博士,畢業於倫敦政經學院管理學研究所、台大心理系與新竹高中,曾任倫敦政經學院兼任講師。專長領域為員工健康心理學,研究聚焦於組織行為、員工關係以及職場心理,教授課程包括領導心理、績效管理與人力資源管理。心中的遠大理想是提升大眾對心理健康的認識,鼓勵公司關注員工心理健康,讓大家可以開心工作、開心生活。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