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劉國泰攝。

再不到三個月,台灣就會產生下一任實質的國家領袖的時刻,兩岸最高當局突然決定進行「馬習會」,也許認為這將是兩岸關係的大突破,其實更可能是兩岸關係的大冒險。

從消息一公開,馬習會就受到在野黨的質疑、甚至大動作反制,有四點理由。首先,消息來得突然,而且距離明年兩項重大選舉太近,容易被牽連到企圖影響選情,讓在野黨的反對更有理由;第二,馬總統的聲望太低,民間有很高的反馬情緒,馬在卸任前倉促進行兩岸領導人的會晤,對民眾的說服力不足;而且馬習會藉著新加坡進行會面,不是正式國際場合,在國際宣傳上就冒了一個風險,到底是習先生把馬先生找到國際場合,面對國際媒體來宣傳他的立場,還是馬先生能夠透過國際媒體去宣傳台灣的立場,到底誰的聲音大?以現實評估,習明顯會佔上風;第三,馬習會的內容對下任台灣總統不見得有約束力,如果是民進黨取得執政權,「馬規不一定蔡隨」,一但蔡英文不接受「九二共識」,那習近平在馬習會中對台灣釋放的利多,還算不算數? 如果民進黨反對卻仍贏得選舉,北京如何因應?在選舉前進行馬習會,對雙方都存在不確定的高風險。再者,由於兩岸領導人會晤被馬搶走頭香,讓民進黨在情緒上更有反對的理由。最後,北京當局在馬習會中釋放的利多,必須能讓台灣民眾「有感」,會晤才有高效應,但台民有感、無感,是北京操作馬習會最大的風險,如果被認為會晤沒有實質利多,負面效應更大。

就像台灣希望加入區域性經貿組織,如果習先生有具體回應,可以看成馬習會的具體成就。但是如果對方只是表示他們在亞投行、一帶一路讓台灣有參與,反對的還是會批評還是在大陸的圈圈裡打轉。從去年太陽花到現在公民團體質疑馬政府的就是,一直在中國的經貿圈裡面打轉,過度親中。馬習會如果沒有更具體的突破,這個疑慮如果沒法打掉的話,馬先生的嘗試,就是高度冒險,對國民黨的選情不見得有利。

馬也許擔心,萬一民進黨執政蔡英文上來,九二共識不存在,而導致兩岸緊張等等負面影響。但是這是一種假設。蔡英文如果當選,她跟北京之間在兩岸交流如何延續上面也可能有新的創意空間,那是新任總統的問題,民進黨認為馬沒資格越俎代庖。反而馬的民調長期低迷,突然大動作嘗試,恐怕只是形式上戴上一頂兩岸交流歷史上的桂冠,一個沖天炮,因為沒有民意基礎,只有剎那間的燦爛,一下子就掉下來。這次會晤不是雙方已有厚實基礎堆疊上去的兩岸的體制性交流,或兩岸已經到達元首能夠對等地坐下來協商。騰空出世的會晤,甚至被認為只是馬為個人卸任找定位。

馬先生值得稱許的是,他堅持了整個會晤是政府官員對政府官員,把我們的政府官員帶到談判桌,並且排除掉國民黨的參與。因為長期以來北京一直希望兩岸元首會晤是採取黨對黨,一直建議總統以馬主席身份參與國共平台。

反過來看,民進黨這次的反應就可惜了。馬習兩人將在國際媒體前各自表述立場時,其實民進黨也可以組織一個代表團到新加坡的另外開國際記者會陳述立場,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在島內質疑擔憂,這是無濟於事。既然國際上有這麼好的舞台,何妨就到那個場合發表你的聲音。

或者,也可以公開發表聲明,請馬總統代為傳達,而不是一味反對。重點是民進黨不要缺席,不要自我排斥。既然習願意跟馬在卸任前進行這樣的談話,蔡英文應大膽主張,如果她當選,可以在就職總統前,主動邀請跟習見面,這才是劃時代有意義的嘗試。重點是,會晤結果必須讓人民接受、讓人民檢驗,這才是合理的,而不是去計較過程。

至於中國,可能還是沒有準確掌握到台灣的內部情勢。北京當局沒有顧慮到,如果你找一個錯誤的會晤對象,會讓兩岸最高領導人會晤應有的歷史定位和效應被打折扣,馬的高爭議和低支持度,減弱了馬習會的正當性。台灣島內的氣氛已淺綠化,或者是政權本土化,從李登輝開始20年,已經慢慢成形。北京過去慣用的統戰、建立在國共交手時期對台的理解,跟對台政策操作,其實都需要修訂,也面臨很大的挑戰。中方必須清楚意識到,所謂讓利,把人找到大陸去做交流參訪,這樣的方式是無法改變台灣老百姓的認同。

即使如此,中方還是不排斥馬習會,因為這麼做,對於習近平本身沒傷害。首先,只要不是正式的國際活動場合,沒有在國際間造成一中一台,他本身已立於不敗。第二,他如果可以一次性的把「兩岸同屬一中、反台獨」告訴全世界,強調中國要的就是這兩點,如果台灣的繼任者改變這兩點,那中國採取其他一些政策選項,也有他的正當性。最後,透過馬習會歷史性會晤,習近平可以充分說明大陸的對台政策和成果,讓他自 18大成為中國最高領導人後的對台工作,劃上完美的句點,對內能發揮很好的宣傳效應。所以,從北京的角度看,它不但多了一個國際宣傳,多了一個跟台灣老百姓講清楚的機會,多了向大陸民眾宣揚對台工作成果的機會,也提前制約了民進黨反對「九二共 識」可能的操作空間,這應該是習即使明知馬的聲望低,卻同意和馬會晤的原因。

現實是,國民黨從九合一選舉到現在一路失去民心,北京當局要設法跟一個新的執政者尋找對話的機會。同樣的,北京對台灣的影響巨大,民進黨不能讓兩岸關係存在如此高的不確定性,如果不希望兩岸對撞的話,那紅綠雙方還是要找出更好的方式去對話。兩岸關係不因政黨輪替而能建立持續的和平交流機制,才是真正的突破,國共對話不是問題,但民共始終找不到對話的基調。馬習會只是開了一個口,民進黨要不要接、怎麼接,即使在馬習會後,仍然存在不確定風險。

(作者為兩岸政策協會副理事長)

瀏覽次數:13365

延伸閱讀

2015年11月7日,馬英九終於要見習近平了。這個喊了兩年的「兩岸關係大突破」,是世紀的大和解,還是撕裂的新開始?除了馬習個人的歷史定位外,這次會面又對台灣人民有什麼影響?你對馬習會有什麼話要講?獨立評論開設專欄,讓多元觀點併陳。不論我們同不同意彼此,希望看完後,我們可以一致對外,以台灣整體利益為優先考量。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