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天下資料,王建棟攝。

澎湖縣公投審議委員會日前通過博弈公投提案程序,將報送行政院核定後,即可展開連署作業。2009年9月的第一次博弈公投中,反賭方以五成四的票數大勝,宣示澎湖拒絕賭場。但以「國際化推動聯盟」為首的促賭方仍不死心,前年3月間欲發起第2次澎湖博弈公投,但被當時的國民黨籍縣長王乾發擱置不再審議。如今通過程序,形同箭在弦上。

華美說帖掩蓋下的全球賭業悲歌

促賭方總是慣用華美的照片來包裝賭博產業,以「休閒」的標籤企圖降低從事賭博的警戒心理,更將賭博產業與觀光產業兩個概念混淆,最常出現舉例的對象大西洋賭場、澳門、濟州島、雪梨、新加坡等,被拿來當成功的例子說嘴,想證明社會風險可以管控、可以限定開放外籍人士、週邊產業繁榮、創造大量就業機會等。

但事實是這樣嗎?筆者自國中開始參與澎湖反賭運動,近年分別至雪梨、澳門、新加坡等賭場考察。

在雪梨的賭場,我們看見有超過六成的賭桌採用「電子機台」,僅有四成賭桌設有荷官,而服務生人數也相當稀少。經營商無不想採用「降低成本」的經營模式,而電子機台賭博的興起,降低了雇用勞工的成本,連帶地大量減少了就業機會。

過去廣被稱道新加坡的「本國人不能賭」也破功,光是金沙賭場的檢查站就分兩道,一道外國旅客、一道新加坡公民。就連管理嚴格如新加坡,也無法阻擋賭博產業所帶來的衝擊與壓力,最終仍開放本國人賭博。

而國內促賭方高舉的「澳門經驗」,實際上更是慘痛,在筆者親訪賭場員工工會時得知「開放賭場15年來,薪水增加2、3成,物價飛漲4、5倍」,一來一往反而是實質「減薪」。一碗廣東粥要價台幣250元,物價、房價飛漲讓澳門人苦不堪言;而公共服務因為引入太多外來賭客,導致全面崩潰,公車一等可能就是1小時,彷彿置身第三世界國家。

澳門的整體發展一面倒向賭場傾斜,原生的在地產業無以為繼,何況澳門來自中國的賭客佔八成五以上,中共大規模打貪逼得澳門的收入緊縮,日前《香港明報》報導指出「澳門博彩收入連跌17個月」,整體產值下降、大量裁員,短短不到一年關了七間賭場。澳門立法會高天賜議員也指出「博彩業令澳門政府缺乏動力去發展深水灣及國際機場等基建,令經濟轉型更加困難」,學界也大量出現澳門應推出產業轉型的呼聲。

其他如大西洋賭場大規模裁員、倒閉,濟州島賭業蕭條,一個個都是全球賭業蕭條的具體指標。

馬祖公投過三年,原來白日夢一場

2012年7月7日,連江縣通過賭場公投,當初為了集中力量爭取交通資源一拚,如今不但賭場沒能蓋得起來,想爭的交通發展也沒能爭到。事實上,數年前金沙集團主席Sheldon Adelson就公開表態賭場除非開放台北、高雄,否則不投資,而美國「博弈教父」、內華達州大學博弈暨酒店管理學院院長曼恩亦提出一致的看法。當時曼恩的市場分析便指出,「澳門的旅遊業,十年內會因為市場單一化、只有賭場而無多樣性導致衰微,台灣要發展觀光,不一定要設賭場,反而重要應該是要有整體規畫並且發展地方特色。」

自2009年《離島建設條例》十條之二,俗稱的「博弈條款」,在立法院通過後,中國多次以官方管道明示、暗示將不開放「陸客來台賭」。最近幾次國台辦主任張志軍的態度更直接說明,開設觀光賭場陸客不會來,觀光賭場管理條例也沒有設置的必要,馬祖公投已過三年,這三年來說明了開賭不過是「白日夢一場」,也讓連江楊縣長競選連任慘敗。更不用說即使公投過了,管理條例也不見得過得了立法院,立院過了行政院也不見得核發設置許可,是而,比起開賭,如何讓旅遊業有中長期規畫發展,才是政府要思索的。

賭場才是澎湖發展最大的絆腳石

過去三十年,澎湖在期待開賭場中的虛耗,錯失立足市場的機會。反而在2009年公投否決過後,前三年澎湖的觀光人次就增加15%,這不但證明澎湖擁有許多吸引人的觀光資源,不需要開設賭場才能促進觀光,更因為拒絕設置賭場,讓許多澎湖年輕人從台灣畢業之後,願意回到故鄉發展、創業,開始思索澎湖的未來,勾勒出不同面貌的藍圖。

鄰近的澳門、馬尼拉、濟州島現已設有賭場,在市場萎縮的情況下,台灣在亞洲已經沒有開賭的空間。過去對情勢的錯估、策略的錯用,使得賭場成為澎湖發展最大的絆腳石,今年更因為去年空難、日幣貶值以及旅遊結構對自由行旅客不友善等問題,觀光產業收益萎縮到只剩前一年的四成。振興觀光產業勢在必行,澎湖已無走回頭路的空間,只有透過《離島建設條例》的修正才能調整發展方針。

解決房地產炒作問題,實踐青年返鄉的居住正義。

2009年前後,衝擊澎湖最嚴重的兩大問題,就是如雨後春筍般的不當開發案與直奔雲霄的房價飛漲。台澎海底電纜、隘門沙灘案、嵵裡沙灘大飯店等,光是第三漁港一帶就蓋了多間大型飯店,加上今年神旺福朋喜來登、重光兩百間渡假村開發、昇恆昌五星BOT大飯店、金龍頭郵輪碼頭計劃等多個開發案也都快速進行。高速的開發腳步,我們不禁要問,這麼急著開發的目地是什麼?這幾年急著再起賭場公投,難道不是因為土地套牢的壓力?

回顧1987年那個「買農地還需自耕能力證明」的年代,地方上就已有多位立委、省議員透過人頭買農地炒作,2000年陳水扁就職讓開賭燃起希望,許多掮客牽線外資來澎BOT,筆者出生至今這23年正是澎湖房地價飛漲最兇的時候。因為賭場,澎湖、金門、馬祖的土地都被炒作,加深青年離鄉的推力,成為返鄉最大的阻礙;島嶼要避免青年的流失,我們比台灣其他縣市都更需要實踐居住正義。

再一次賭場公投,是對「民主、進步」價值檢驗的時刻

地方上盛傳現任縣長陳光復本身不支持賭場,但因為地方首長身分而選擇在博弈公投議題上保持中立。然而,這樣保守的決策心態以及行政作為,真的符合「民主、進步」的價值嗎?縣府依法審核連署,讓公投進入二階,一方面並沒有對推動方有所刁難,另一方面縣長對地方發展的重大議題也不應該選擇「迴避表態」,否則澎湖縣民如何知道未來的方向在哪裡?而本次的立法委員參選人更應該清楚表態。

更重要的是,前一次公投的過程相當粗糙,諸如說明會上反賭不得發言、正反方時間不對等這些「不公平待遇」,對民主都是嚴重傷害。未來舉辦公投前應至少舉辦數場「雙方對照辯論」並依行政程序法第107條舉辦「行政聽證」,唯此才能展現本屆縣府更加進步。

其實,兩次公投時間相近,是否有再舉辦的必要性需要公開討論。地方估算本次公投將花費500萬公帑,而且必須由澎湖縣自籌,然而這段期間澎湖未有重大社會變革與需要,相同主題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重啟公民投票恐有浪費之嫌。澎湖是否真的要「每隔三年就博弈公投一次」?相當值得我們深思。

瀏覽次數:3751

延伸閱讀

冼義哲,一個罕見姓氏的澎湖青年,在多元的家庭中生長,偶然在權貴二代的霸凌下開啟了對階級的認識,從此摔進政治的世界中。以政治作為人生志業,懷抱打掃公廁的決心從政,公廁不淨誓不罷休,當然時時提醒自己不忘生活。在人生弱冠之年前後,有幸體驗過許多的第一次,如今第一次寫專欄,不想擺設太多框架,只記得自己是澎湖人、政治人、地球人。我的姓,是兩點冰不是三點水,但我用三點水的精神,寫出我所看見的島與人。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