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學生問我過去一年來最大膽的冒險是什麼。我回答:沒修過經濟學,卻以一年的時間持續寫文章挑戰當今經濟學的主流思想和主張。我並非自以為是,所以每一篇文章撰寫之前都會先查過許多經濟學的相關論文,確定有知名的經濟學者持類似觀點,才敢下筆。但是這樣寫文章太累,效果也太差,我將在這一篇文章之後暫時停筆。只不過仍奢想著:有沒有人願意接手去為底層的民眾講話?

台灣的底層民眾很可憐!他們不只被剝削,還自我剝削以及剝削自己的子女,甚至還被教導成「自我剝削是美德,貧而無立錐之地只能怪自己」。多年來他們持續地被經濟評論洗腦,因而相信:「富人不勞而獲,窮人勞而不獲,這是符合經濟學上的正義;所有批評這些社會現象的人都是因為不懂經濟學。」因此,入不敷出時他們兼三個工作,過勞死,沒死的會自己投水自盡,或者燒炭自殺。

台灣底層百姓很善良,他們活不下去時不會上街頭,不會製造社會的不安,不會做出讓經濟學家良心不安的事。因此,所有的經濟學者可以坐在舒適的椅子上,持續地為這劫貧濟富的體制辯護,持續地罵所有為底層社會發聲的人「普通人的經濟學」,或者持續地為國科會傑出研究獎而努力──因為,他們既沒有機會看到底層社會的悽慘,也不知道台灣的官商勾結和不勞而獲的機制有多發達。

主流經濟學已經變成是捍衛「劫貧濟富」體制的首要幫兇,要撼動這個「劫貧濟富」的體制,第一個動作就是要撼動既有的經濟學主流論述。但是,除非經濟學者願意跳出來,否則在這個崇拜權威的社會裡,外部的批評一點也撼動不了經濟學界內部的傲慢與權威崇拜。

如果你要政府為勞工加薪,「調漲基本工資會導致失業」的論調馬上出來,沒聽到哪一個經濟學者去查索近年來的相關論文,看看日新月異的經濟學研究裡是否已經有人打破這個「鐵律」,以便為生活維艱的小民們說一句公道話。結果,竟然是一個精神科醫師挖掘到一篇新的論文,推翻「調漲基本工資會導致失業」的論調,而發表在讀者人數稀少的小角落。[1]

其實,台灣的富人稅低到離譜,只要在台灣對富人正常收稅,並落實傅立曼倡議的負所得稅制,就可以救底層民眾於水深火熱之中。

新古典主義因為迷戀完美的數學解析解(analytical solution),而將經濟學的目標過度簡化,甚至排擠掉經濟學有關基本人權與倫理、價值判斷的必要前提(拘束條件),而使得經濟學家變成「劫貧濟富」者的幫兇,為虎作倀。新自由主義拿著新古典主義的結論當靠山,而推動枉顧貧富差距與底層社會的發展模式,使得教宗義憤填膺地用「十誡」比喻這是用經濟的手段殺人。

其實,只要願意將基本人權與倫理、價值判斷重新放回到經濟學的公式裡,當作最佳化問題的拘束條件(constraining condition),就有機會矯正過去新古典主義和新自由主義的偏頗結論,讓底層的人可以分享經濟發展的果實而改善生活。這也是亞當史密《國富論》的本意。

解鈴還須繫鈴人,要跳脫過去那種「劫貧濟富」的經濟發展模式,必須要先有經濟學者願意體恤底層的痛苦,以經濟學的專業知識和傳統知識分子的良知,為他們說公道話。

只不知道,這是不是奢求或妄想?

【附註】

[1] 彭明輝,〈精神科醫師在工資問題上打敗管中閔〉

瀏覽次數:16879

延伸閱讀

彭明輝,劍橋大學工程博士,清華大學榮譽退休教授。曾獲中國畫學會藝術理論金爵獎與帝門文教基金會藝術評論獎,並擔任清華大學藝術中心主任。1995年創辦新竹文化協會,歷任中華民國社區營造學會理事、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常務理事、生命教育學會常務理事。著有《糧食危機關鍵報告:台灣觀察》、《生命是長期而持續的累積:彭明輝談困境與抉擇》、《2020台灣的危機與挑戰》、《活出生命最好的可能:彭明輝談現實與理想》等。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