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Frankfurter Buchmesse/Alexander Heimann

全世界最大書展法蘭克福書展於10月18日落幕,105個國家館、7200個攤位,全球文學、出版、文化界人士齊聚法蘭克福,密切觀察本次書展的出版動向,我限於時間只能參加部分活動,幾天內看到幾個值得討論的面向:

1. 電子出版

電子書的未來持續是書展的焦點。近年來在亞馬遜、Tolino等電子書業者強勢推動下,電子書市場確有成長,但成長速度並不迅速。德國人仍然傾向閱讀紙本書籍。電子書這種閱讀模式其實比較針對都會型快速移動的年輕族群,只是這些年輕閱讀族群習慣於網路資訊,短小快速流通的訊息才是他們的主要閱讀材料,而絕大部分的德國閱眾,在選擇書籍閱讀時,還是習慣傳統的文化商品。畢竟夏日草地上或冬夜斗室孤燈裡一頁一頁翻著書籍透發的紙張氣味、觸摸紙張的感受、在邊緣寫下筆記的習慣......,這些閱讀感受還是無可取代。作家萊普蘭(Eva Leipprand)在書展中的座談會便指出,實體書籍能提供獨特的「地理方向感」("geographische" Orientierung),也就是對於字句、章節、劇情、意義等論述過程元素的「定位」及「整理」。因而實體書難以被讀者放棄。

Frankfurter Buchmesse/Alexander Heimann

不過,電子書仍將是德國出版業持續推動的方向,根據德國書業協會(Der Börsenverein des Deutschen Buchhandels)的調查顯示,德國民眾認為「我絕對熱愛紙本書籍,不會購買電子書來替代閱讀」的比例從2009年的88%下降到2014年的79%,表示「我寧願把錢花在紙本書籍上」的民眾從2009年的82%降到2014年68%。因此,在2013年,所有德國大出版社都已投入電子書業務,而漢莎航空也在書展上宣布,未來將在長途航線提供旅客電子書購買服務。目前電子書約只佔出版市場5%,德國大連鎖書店集團Hugendubel總裁胡根杜貝兒(Nina Hugendubel)就樂觀的估計,未來電子書市場還會成長到15%左右。

與電子書議題一同被熱烈討論的,還有「通路多元化」(Multi-Channel),例如實體書店與網路書店之競爭。此議題近年來深受德國文化界關切,例如未來統一訂價制度是否可能改變,在多大程度上必須容許網路書店的優惠策略,德國書店業就在書展門口豎起大幅廣告,訴求:「誰熱愛書本,就在書店買書」(Wer Bücher liebt, kauft in der Buchhandlung!)。

在日前柏林爆發大規模反TTIP示威後,德國文化產業如何面對全球化自由貿易趨勢的挑戰,更是書展中許多座談會的討論重點。另外,德國最大電子書閱讀器Tolino兼容德國許多書店網路版,亦包括亞馬遜,可購買書目達170萬種,對於只能閱讀購買亞馬遜產品的Kindle是極大的競爭對手。未來在通路多元化下,電子書如何發展,數位化趨勢是否真如胡根杜貝兒的樂觀推測?

Frankfurter Buchmesse/Peter Hirth

也許德文媒體針對書展報導的各種標題:「紙本書的復興」(Renaissance des Papiers)、「書店的再盛」(Buchandlungs-Comeback)、「紙本書萬歲」(Es lebe das Buch),已經道出了答案。

2. 出版政治

一百多個國家館各自呈現不同出版風貌,極力展示自身特色,其實也呈現不同思想與政治態度。日本館強打動漫,而其壁上張貼的海報除了多啦A夢、進擊的巨人海報,也有日本外務省出版的地圖,地圖裏「尖閣群島」、「竹島」當然被列入日本國土的一部分;韓國館許多書籍探索韓食及韓國流行文化,明顯看出韓國文化輸出的重點;德國許多出版社主打的新書是難民議題、歐盟問題及社會主義復興議題。

日本館,蔡慶樺攝影。

韓國館,蔡慶樺攝影。

德國出版社針對各種社會議題辦座談會,蔡慶樺攝影。

而本屆台灣館,童書、漫畫、故宮展冊、台灣史研究、社區書寫、華文教學、庶民生活、工藝、美食、族群文化等各種不同主題,以及中文、英文、日文等不同語種出版品,正呈現了台灣這幾十年來思想及政治解魅之後的繁花盛開景象。我認為本屆以台灣茶葉為意象的鮮綠色台灣館,確實能在各國展館中突顯台灣特殊的文化活力與眾生/聲並呈景緻。

台灣館,蔡慶樺攝影。

隔壁的中國館,堅持着其政治特色。中國館展區甚大,其展品多不勝數,而其規劃的方式,完全可以看得出來政治領導文化的思維。非常多的參展出版品都與抗日戰爭有關。《中國抗日戰爭史簡明讀本》舉行了新書發表會,從學術研究、文藝創作到童書青少年讀物,到處看得到《抗戰紀念建築》、《華北抗日戰爭史》、《東京審判》、《四川大抗戰》、《抗日小英雄》等主題叢書,看得出來中國大陸參展的主要目的是積極在對日戰爭上爭取詮釋主導權;而中國館辦的座談會主題如China’s Resistance against Japan during World War II、The Chinese Dream、Analyses and Interpretations of the Major Speeches of General Secretary Xi Jinping、Riverside China、Xi Jinping Forges the Third New China and Xi Jinping’s Dream of Constructing a Strong Army、Red Boat Spirit等,更是清楚地呈現國家領導文化活動的作風。

中國館,蔡慶樺攝影。

這些文化工作,清楚顯示了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共,如何堅持毛澤東路線。1942年時毛澤東的《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已經表明:「文藝是從屬於政治的」、「和政治並行或互相獨立的藝術,實際上是不存在的」、「無產階級的文學藝術是無產階級整個革命事業的一部分,如同列寧所說,是整個革命機器中的『齒輪和螺絲釘』」。

中國館,蔡慶樺攝影。

一本本印刷精美的書,我見到了無數的齒輪與螺絲釘。

3. 政治的書展

文藝的確與政治息息相關。博世(Jürgen Boos)在2005年接任書展主席時便表示,書展必須發揮其政治功能。本年書展也確實如此,例如,他適時介入了難民議題,宣布書展對難民免費開放。然而今年最受矚目的事件是,他邀來了26年來因為《魔鬼的詩篇》一書遭受科梅尼下達追殺令的魯西迪(Salman Rushdie)開幕致詞,伊朗因而抗議,撤銷了其國家館參展攤位(但仍有部分伊朗出版商以個別名義參展)。博世表示遺憾,但強調,捍衛言論自由是書展的不變政策。

Salman Rushdie開幕致詞。Frankfurter Buchmesse/Marc Jacquemin

言論自由、創作自由向來是法蘭克福書展的核心價值。在魯西迪遭受追殺令後,書展積極投入對於作家、文學、創作自由與言論自由的捍衛。例如,前任書展主席衛浩世(Peter Weidhass)曾為營救魯西迪,飛往德黑蘭,在伊朗宗教事務部談判了5個小時,徒勞而返。這次不顧伊朗抵制邀請魯西迪作開幕貴賓,是書展在言論自由上的明確表態。

魯西迪在開幕致詞時表示,我們今日身處一個言論自由不斷遭受壓迫的世界,各種不寬容的態度,使得「我們並非戰士,亦無武器,但出版,卻愈來愈像戰爭」。他認為,西方人權運動發展至今,我們理應早已取得能夠自豪的進步,卻必須在各種宗教極端勢力逼迫下,限縮了我們得之不易的言論自由,他感嘆「在言論自由這場戰役,人類在百年前早該獲勝」;而更糟的是,西方思想界所發展出的相對主義,認為言論自由等人權並非普世價值,只能在特定脈絡、特定文明裏被確認,對此,他明確主張:「言論自由普世有效」。

而他也痛批今日西方世界的「政治正確」毛病,以及各種限制言論的「細微形式」;他說西方社會或大學拘泥於政治正確的態度,對於許多必須介入的議題卻避而不談。例如美國杜克大學的課堂上,有學生們拒絕閱讀某本關於同性戀的書,因為不符他們的宗教價值。這種寧要正確、以及服從各種細微規訓言論機制的縱容態度,最後必然導致言論自由以及其他重要價值的淪喪。

Frankfurter Buchmesse/Alexander Heimann

魯西迪的明確態度,讓西方讀者們想起今年才發生的查理周刊事件,事件後處於低潮的西方在魯西迪身上找到了堅定的立足點,再次相信為了西方自由價值,對抗宗教不寬容是唯一的道路。《法蘭克福廣訊報》(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便評論道:

書展邀來魯西迪是要表達一個訊息,我們站在啟蒙、自由言論、思想獨立、多元觀點與精神這一邊。倘若無精神自由,則出版業必不可能興盛,亦不可能在法蘭克福舉行這年度的文學盛典。

但德國也有媒體從另外的角度討論魯西迪的書展致詞。《每日鏡報》(Der Tagesspiegel)便評論道:

書展與魯西迪所呼籲的言論自由當然重要,然而,魯西迪的呼籲其實也是一種太過簡單廉價的說詞,他帶着他的新書來到書展,說著西方讀者愛聽的話,這不也是一種「焦點吸引經濟學」(Aufmerksamkeitsökonomie)?

「多些文學,少些活動,多些內容,少些作秀」,書展主席博世在本年書展開始前,公開呼籲參展單位應該回歸書的本質,然而魯西迪事件也證明了,文學、活動、內容、作秀都是書展不可或缺的部分。

Frankfurter Buchmesse/Marc Jacquemin

確實,言論自由與宗教價值之間的矛盾,無法因為魯西迪的疾呼而解決。許多穆斯林質問,傷害他人的宗教信念,並認為那些堅持宗教信念的舉動都是極端與不容忍,難道這不是高舉普世價值大旗的傲慢?宗教信念,是不是一種也必須被保護的言論自由?魯西迪並未介入這個問題。伊朗的文化部即發表聲明表示:書展單位邀請了一個不尊重他人宗教價值的作家開幕致詞,這才是對於言論自由的真正戕害。

《魔鬼的詩篇》出版後風波不斷,這些年來魯西迪一直活在追殺令威脅中,他2012年原定參加印度一個文學節,也因傳出暗殺的線報而取消出席。為了避免可能的攻擊風險,今年在書展出現的武裝警察數量歷屆最多,每一個進場的人都必須檢查攜帶物品。因為《魔鬼的詩篇》的出版史留下了令人驚心動魄的血腥記錄,意大利文版譯者卡普理歐(Ettore Capriolo)於1991年在米蘭家中被刺傷,同年,日文版譯者筑波大学教授五十嵐(Hitoshi Igarashi)遭恐怖份子刺殺於其研究室,挪威的出版者尼加特(William Nygaard)則被槍擊重傷。多數譯本的譯者為避免報復,都以佚名翻譯—包括中文版。

1989年4月14日,德國19家出版社決議,在漢堡一起設立「第19條出版社」(Artikel 19),這家出版社成立的唯一目的就是出版《魔鬼的詩篇》,因為當年沒有任何其他的出版社敢獨自出版這本書—第19條指的就是聯合國人權公約第19條所保障的人人有發表意見的權利。在魯西迪來德前幾天,捷克的出版社重新翻譯了《魔鬼的詩篇》出版(也是佚名翻譯),引來沙烏地阿拉伯抗議,外交部召見了捷克駐沙國大使並要求停止出版。而這個查理周刊事件的慘烈之年,書展堅持邀請魯西迪,已表達了其不可改變的立場。博世驕傲地宣布,本年書展是歷屆最具政治性的一屆。確實。然而書展的參戰並未使得言論自由的戰火平息,可以預見的是,魯西迪所說的這場言論自由戰役,還得繼續下去。

Frankfurter Buchmesse/Alexander Heimann

伊朗幾乎佔據了今年書展的政治話題,不止是魯西迪事件,還因為今年書展期間,德國出版界最重要的獎項「德國書業和平獎」(Friedenspreis des Deutschen Buchhandels)頒給了伊朗裔的德國作家克瑪尼(Navid Kermani)。克瑪尼是個完美的德國融合典範,其父親自伊朗移民德國,在德國擔任醫生,而其兄弟們也都是德國執業醫生,克瑪尼自己則是德國文學耀眼的新星,專研伊斯蘭學,取得博士及教授資格,被選為德國語言及詩歌學院院士。他除出版多本探索個人處境、融合德國文學傳統與伊斯蘭文化之充滿哲思的文學作品外,也是甚具影響力的公共知識份子,他探索伊斯蘭文化現代化的可能,接合了歐陸與中東兩大文明,因此幾乎獲頒德國所有重要的文化類獎項,曾在德國基本法實施65週年紀念時受邀至國會演說,2010年時甚至被綠黨提議列入德國總統候選人名單。

書展落幕那天,他在保羅大教堂裏接受了「德國書業和平獎」並發表感言。他明確地批評了當代極端的穆斯林忽視了伊斯蘭文化中的核心價值,並指出,一般人總以為伊斯蘭的問題在於堅守傳統,無法適應現代,然而這太過化約,畢竟德國的歌德、萊辛等重要思想者都曾那麼着迷於伊斯蘭文化,「也許伊斯蘭的問題不在於其傳統,而是在於幾乎完全與其傳統斷裂,在於文化記憶的喪失,在於對其文明的失憶。」

德國書業和平獎得主Navid Kermani。Frankfurter Buchmesse/Alexander Heimann

他呼喚國際社會應該更積極介入敘利亞問題,也呼籲更強硬對抗恐怖組織伊斯蘭國,以抵禦極端勢力,維護真正的伊斯蘭價值。他指出,中東正發生一場戰爭,而歐美各國卻別過頭去,只想透過外交手段或民間力量解決:

我們作為中東的鄰近地區,應該有所反應,甚至軍事介入;

也許我們可能犯錯,我們也一直在犯錯,可是,如果我們繼續坐視伊斯蘭國或阿薩德政權在歐洲大門外犯下大屠殺,不採取足夠的行動阻止,那才是我們犯下的最大錯誤。

克瑪尼因自身族群背景與研究領域,極為熱愛伊斯蘭文化,因此對於極端勢力的批判不遺餘力,認為正是各種宗教極端主義摧毀了伊斯蘭的珍貴價值。在查理周刊事件發生後的一周,科隆舉行了哀悼儀式,他在儀式上說:

我們歐洲人並不總是意見一致,是的,我們也有我們的衝突、差異和對立。而且必須承認:對於那些傷害少數族群的笑話,我們並不都能笑出來,不管是針對德國的猶太人、法國的穆斯林、或者甚至是伊朗的基督徒。也許,我們之中有些人也覺得,被查理周刊的漫畫所傷害了。可是在這一點上我們意見一致—我們從未像這些日子來那麼團結一致過—這些在這個大陸上發生的衝突、差異與對立,我們不願使用暴力來解決。

也許這段話正是對魯西迪事件的最好的回應,也是對於書展的存在最大的肯定,這個已有五百年文化傳統的書展,早就是一個讓各種衝突、差異與對立並存、交流、對話的文學聖地。

Frankfurter Buchmesse/Alexander Heimann

瀏覽次數:7179

延伸閱讀

高雄出生,苗栗、臺南長大,臺北求學,後移居臺東。在臺灣跟德國讀外交、哲學及政治。政治大學政治學系博士,治歐陸思想史。2018年以〈終生為真理──年度歐洲記者敦達爾〉一文獲得人權新聞評論獎。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