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flickr@m-louis.®,CC BY-SA 2.0

民主制度被公認為世界上最佳的政治制度,然而實施民主制度的國家,特別是資本主義下的民主國家,民不聊生、動亂頻仍、種族間殺伐不斷者,比比皆是。印度、菲律賓、印尼、泰國,皆是實施選舉的民主國家,但人民過得並不怎麼樣;烏克蘭是內戰不已;至於美國扶植的伊拉克與阿富汗,一人一票不過是個笑話。

台灣算是奇蹟,實現民主的過程中並未血流成河,且享受了數十年的經濟繁榮,然而民主治理的危機也不斷浮現。自從解嚴以來,雖然選舉制度逐漸成熟,已大致受到民眾信任,言論自由也早為國際認同,但藍綠惡鬥,「利」委掌握國會,財團媒體治國,立法過度凌駕行政,人才紛紛跳船,不論政府施政或經濟發展,皆不斷弱化。

中研院連續多年針對一般民眾調查,是否「無論如何,民主體制總比其他政府體制來得好」,1999年有54%民眾認可;到2001年只剩43%;接下來因政府再輪替而有所起伏,但到了2014仍只有45%,亦即目前只有不到半數民眾認為台灣的民主體制比其他體制優異。台灣在經濟發展上早被中國大陸趕上,若我們的民主體制也逐漸不被國人認同而具有優異性,則台灣未來該如何自處?

民主要落實且發揮功能,除需要有相當教育程度的國民,更需有具理性思辨能力的公民。現舉一例,本人在25年前規劃全民健保時,對勞工朋友演講,請支持合理調高費率,以達到財務平衡,因為勞工每付出3元,就可獲得雇主及政府補貼7元。然而勞工主管機關、勞工「利」委、工會領袖,居然假借為勞工爭取權益為名,均強力要求壓低費率,實際上是為了降低自己的相對提撥。25年來,本人授課每次問學生,費率該高還是低?何者對受雇者有利?包括研究生在內,常認為費率低較好,直到近年才逐漸了解費率高(至少平衡),才是勞工之福。顯然勞工(受雇者)是很容易被唬弄的,而包括勞研所的教授們也少見有勇氣說真話,結果資本家因此逃脫了社會責任而累積了大量財富。近年來因為勞保基金危機逐漸浮現,目前多數勞工已知道,低費率受害最大的是自己,未來將付得多,領得少。像這樣的事例不知有多少,因此民主需要高度理性的社會。目前美國政黨惡鬥,財團控制國會,1%對99%,美國有志之士,包括前副總統高爾,都認為一人一票也無法扭轉美國的惡質民主。

另一方面,民族是感性的,是無從說理的自我認同,感性通常超越理性,乃至容易引發大大小小的衝突。北愛爾蘭天主教與基督教、以巴之間、伊拉克什葉派與遜尼派、烏克蘭的烏族與俄族、阿富汗…,名單可以一直列下去。族群認同可真叫人生死相許。

李前總統曾預言中共將分裂為多個國家,然而中國在明朝及盛清時期均是世界大國,直到滿清末年淪為次殖民地,加上從甲午戰爭到中日戰爭備受欺凌,奇恥大辱從未遺忘。以至於大陸的電視台,每天都有抗日的影片,其英勇之程度及殺敵數量之多,恐怕所有日軍都被殺死多次。本人多次與大陸學者交流,深深感受到他們期待大國崛起、恢復中華的想法深植人心,他們雖嚮往民主,但提到民族大義,馬上凌駕民主之上。中共政權利用各種方式手段,不惜違反人權強力維穩,並以之發展經濟,受到相當廣泛的支持,就是民族凌駕民主的最佳詮釋。

本人曾接受綠營報紙訪問,論及大陸學生參加健保一事,我回答說,不是「一邊一國」嗎?台灣依國際慣例,外國學生一律參加健保,那麼大陸學生當然應該加入。但我接著對該記者說,這一段你一定不會寫,寫了你們報紙也不會登,只會繼續修理執政黨傾中賣台,中國人占盡台灣人便宜。近日又接受中國評論新聞網訪問,本人論及國人不論主張統或獨,都應對大陸人士友善,至少不可用侮辱性的言詞,且既然來台,就應讓其加入健保,因為中共政權與中國人民是兩回事,應爭取大陸人士對台灣的體諒與好感,但馬上招來大批網友的圍攻。

回顧國共內戰期間,共軍的利器就是大呼「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現在為統一台灣,也口口聲聲寄望於台灣人民。相較之下,若干網友們及綠營,只想以「台灣民族主義」對抗「中國民族主義」,字字句句激怒大陸人民,殊不知挑起民族主義必然累積大陸更多對台灣「天搖地動」的能量,二者在統戰戰略及戰術上的天差地別,令人嘆為觀止。這是感性不敵理性的明證,也讓人懷疑綠營的台灣獨立,到底是眞還是假?

瀏覽次數:5416

延伸閱讀

楊志良為公共衛生學者、前行政院衛生署署長。目前為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健康政策與管理研究所兼任教授、亞洲大學教授。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