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Jimmy Yen@flickr, CC BY-NC-ND 2.0

自1月5日台大遴選出管中閔為新校長後,各界爭議不斷,迄今已經整整兩個月。期間,支持與反對管中閔上任的勢力各自集結並持續角力,可以預見,以目前雙方對立的態勢,無論管中閔未來是否可以就任,短期內爭議恐難善了。

兩個月來,教育部共計發出8次公文給台大,要求校方就相關疑慮做出說明,並在2月14日、2月22日兩度發出新聞稿,針對輿論批評教育部刻意「卡管」做澄清;反對管中閔就任的學者,也就論文違反學術倫理爭議、獨董揭露問題、與利益迴避等不斷提出質疑;至於支持管中閔儘快就任的一方,則成立「台大自主行動聯盟」,要求教育部不得干預校園民主與大學自治;而台大校內,對於是否召開校務會議處理相關爭議,也是莫衷一是,各執一詞。

其實,針對台大校長遴選爭議,各界說法早已一應俱全,挺管、反管、批教育部、轟台大的,都已充分表達意見,都說真理越辯越明,為什麼爭議還不能釐清?

問題或許出在:台大與教育部都有瑕疵與疏失,並沒有誰比較高明,但立場鮮明的各陣營卻選擇性批判,只攻擊與自己意見不同的一方,對符合自家立場但有疏失的一方,卻又視而不見、不置一詞,最終,就如同具有政治意涵的其他教育爭議事件一樣,全案上升至政治對抗的層次。

在這爭議過程,台大高舉校園自治,教育部堅持適法性監督,殊不知,無論台大、教育部如何各執一詞,雙方卻都早已失去社會信任,與其彼此怪罪,不如先嚴肅面對自己的疏失。

台大以什麼標準看待大學自治?

此次台大校長遴選紛擾,並非首例,過去幾屆校長遴選,爭議幾乎固定上演,2016年11月的「台大醫學論文造假案」更是重創台大形象。分析起來,台大之所以聲望不再,關鍵還不是論文造假與校長遴選過程的紛擾,而是台大究竟以什麼標準看待他們高舉的大學自治?

筆者認為,作為備受社會期待的頂尖大學,無論是處理論文造假案的過程,或是此次辦理校長遴選,台大都不是以最高標準自我要求。

以此次校長遴選風波為例,依規定,管中閔可擔任上市公司獨立董事,蔡明興也可以校友身分被選為校長遴選委員,問題是,當兩人是同一公司董事長與獨立董事的關係時,如何可能不引起物議?

事實上,「國立台灣大學校長遴選委員會組織及運作要點」即明確規定:本會委員有下列情形之一者,經本會確認後,解除其職務:……(四)有具體事實足認其執行職務有偏頗之虞者。

依此,蔡明興能否擔任遴選委員,端視台大校方以什麼標準自我要求,就算一開始不知道管中閔參加遴選而聘任蔡明興,在管通過校務會議推薦門檻之後,台大也還有機會解除蔡明興的遴選委員職務,退萬步言,即使還是不解除其職務,最低標準也應該申請自動迴避。

試問,若至少能以一般標準自我要求,如今還需要面對什麼資訊揭露與利益迴避的質疑嗎?可惜,正如面對論文造假案一樣,台大同樣採低標面對眾所矚目的校長遴選,之所以一再遭受質疑,台大校方自己應該承擔多少責任?

教育部不能一次問清楚嗎?

媒體報導,自1月12日以來,教育部共計8度行文台大,要求對相關爭議做出說明,教育部稱這是合法性監督,但仍被挺管盡快就任者批評是在「卡管」、「拔管」,批評是政治力干預教育。

作為主管機關,教育部雖有適法性監督之權,但也不代表就可不受公眾監督,我們著實不解,就這樣一件校長遴選案,教育部為何不能把爭議點一次說清楚,而需要在短時間內接連發出多次公文?外界如何不質疑其政治動機?

遑論,教育部其實也不是單純的監督立場,因為教育部政務次長姚立德就是教育部派出的台大校長遴選委員,全程參與校長遴選委員會的討論,教育部要求台大回答的疑問,怎麼就不能先問問姚立德次長是什麼看法?假設姚次長在委員會中對蔡明興的資格都不置一詞,也不認為管中閔的當選有何疑慮,請問教育部,姚次長是不是一個稱職的部派遴選委員?若否,教育部在台大校長遴選風波中,又該承擔多少責任?

對教育部與台大來說,或許都在期待一場校務會議,好順勢放下這個燙手山芋。不過,就算管案落幕,教育部究竟要如何改善大學校長遴選亂象?大學又該以什麼標準落實大學自治?恐怕才是扭轉高教形象的真正考驗。

瀏覽次數:637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教育工作者,關注教育、階級與政治議題,面對強調競爭與績效的社會氛圍,嘗試以左翼的、公共化的觀點開拓教育視野,始終相信,教育還是改變台灣的關鍵。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