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繼澎湖與馬祖之後,金門也在10月28日加入觀光賭場地方公投的行列,一如選前各界預期,金門的公投結果由反賭方取得壓倒性勝利,同意票2,705(9.99%),不同意票24,368(90.01%),正反雙方9比1的懸殊比例,也是澎湖、馬祖、金門3個島縣、前後4次博弈公投中差距最大的一次。至於投票率24.71%,則是歷次離島公投中最低的一次。

儘管媒體以「反賭方大獲全勝」形容此次公投結果,但多數金門人其實也都清楚,公投並沒有因此解決島嶼的定位與發展困境。要如何弭平公投過程中正反尖銳對立造成的撕裂,反而必須嚴肅面對。

其實,誠如之前提到的,煞有其事的博弈公投,充其量只是一場假戲。正反雙方不是敵人,既然稱之為公投,就應充分保障正反雙方說話的基本權利。離島居民真正應該批判的,正是缺乏離島發展中心思想的政府,以及把離島居民當成政治工具的官員與民代。

是以,做為一個金門人,我這樣看待離島博弈公投:

法制紊亂,公投立法便宜行事

博弈公投的法源是《公民投票法》與《離島建設條例》,但不同於全國性公投與其他地方性公投的「雙二一門檻」,離島博弈公投卻採「直球對決」,由相對多數勝出。

澎湖、連江、金門歷次博弈公投結果

  同意票 反對票 投票率 公投結果
2009澎湖 13,397(43.56%) 17,359(56.44%) 42.16% 否決
2012連江 1,795(57.23%) 1,341(42.76%) 40.76% 通過
2016澎湖 6,210(18.93%) 26,598(81.07%) 39.56% 否決
2017金門 2,705(9.99%) 24,368(90.01%) 24.71% 否決

資料來源:澎湖縣選舉委員會、連江縣選舉委員會、金門縣選舉委員會

紊亂的法制,凸顯公投立法的便宜行事,更加虛偽的是,離馬祖公投同意設置賭場已整整5年,可當地完全沒有興建博弈特區的跡象,原因是立法院根本沒有制訂《觀光賭場管理條例》的打算。政治人物言必稱公投是國民主權體現云云,但從離島觀光賭場公投來看,更像是政客遂行政治利益的一場兒戲。

缺乏中心思想的離島政策

藍綠主事者都說關心離島,實則同樣缺乏對離島發展的全盤性關照。就以是否興建觀光賭場為例,國民黨執政時曾視之為繁榮離島的重要政策,民進黨卻棄之如敝屣,身兼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總統在之前澎湖博弈公投時甚至公開表達反對。

從這個角度看,藍綠政府其實都缺乏完整可行的離島政策,無論支持或反對離島觀光賭場,政客們總有一套自圓其說的話術,支持方在馬祖通過公投後遲遲沒有後續動作,而反對方除了道德規勸,也提不出具體可行的發展策略,要說朝野重視離島,其誰能信?

公投凸顯離島發展的兩難

無論要在哪裡設置觀光賭場,都會是一個高度爭議的公共政策。此次公投前表態反賭場的金門縣長陳福海,其實正是2009年支持博弈條款入法的縣籍立委,相當程度反映了博弈公投的兩難困境。我們確應尊重公投結果,但不能不思考:為何在強大的反賭氛圍中,仍有2,705票同意設置賭場?

說到底,對觀光賭場持不同立場,反映的是對島嶼應該如何發展的不同想像。個人以為,公投雖然否決了賭場,但促賭方提出的一些觀點,還是值得正視,相信大多數的反賭人士,同樣支持金門的開發與繁榮;至於力挺賭場的鄉親,也不至於天真到認為觀光賭場沒有副作用,差別在於,這些朋友顯然更難忍受離島的現況,在傳統價值與發展經濟之間,他們寧願選擇大力發展經濟。

深化在地對話,凝聚離島發展共識

誠然,賭場公投的政治面與法制面還有許多問題亟待釐清,公投過程中的公共對話品質也有提升空間,但這場假面公投至少提供了一個平台,讓正反雙方暢所欲言說出對家鄉面臨的困境與發展願景。

明天(11月7日)適逢金門、馬祖解嚴25周年紀念,博弈公投雖已結束,促賭方也表明不會捲土重來,但關於金門發展模式的公共對話才要開始,開發難免帶來破壞,在維護島嶼原有地景地貌、傳統人文價值與經濟發展之間,究竟應該如何取捨?可不可能有一個折衷的發展模式?考驗金門人的智慧。

瀏覽次數:6239

延伸閱讀

教育工作者,關注教育、階級與政治議題,面對強調競爭與績效的社會氛圍,嘗試以左翼的、公共化的觀點開拓教育視野,始終相信,教育還是改變台灣的關鍵。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