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澎湖第2次博弈公投前後,府院黨紛紛表態反賭,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甚至表示,就算公投通過也沒有用,因為民進黨不可能支持《離島觀光賭場管理條例》的立法;在公投結果揭曉後,反賭團體並且進一步要求國會應儘快修正刪除《離島建設條例》第10條之2博弈惡法,徹底終結博弈公投的惡夢。

筆者理解反賭人士維護離島淨土與永續發展的用心,但「博弈條款」從制定到刪除,卻有進一步釐清之必要,絕不能為了制訂而制訂,喊說廢止就廢止,否則,博弈公投豈不成了唬弄離島居民的鬧劇?離島居民則成了被政客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工具?

當年反賭的民進黨,現在如何看待博弈條款?

自立法院7年前在《離島建設條例》增訂「博弈條款」以來,正反意見一直處於針鋒相對的局面,支持者認為觀光賭場除罪化,可望為各離島注入經濟活水;反對者則認為離島引進觀光賭場,未蒙其利、先受其害,絕非離島永續發展之道。

誠然,2009年1月,第7屆國會通過「博弈條款」時,是由在國會佔有81席、處於完全執政態勢的國民黨所主導,當時在國會只有27個席次、於總統大選與國會改選中都大敗的民進黨確實反對訂定「博弈條款」。

值得討論的是,此刻的民進黨已非當年失去政權的在野黨,已然完全執政的民進黨政府應該如何看待當年他曾經反對的「博弈條款」?宣稱反賭立場始終堅定,觀光賭場不是離島出路的執政黨,除了安撫離島居民情緒,說說應該善用離島自然資源的話,又有什麼具體對策提振離島發展?

從源頭關上博弈公投小門

就法制面來說,即使因為公投提案、連署、通過門檻過高,而被批評為「鳥籠公投」,在法律修正前,《公民投票法》仍是規範公民投票的母法,當初宣傳觀光賭場可提振離島經濟的國民黨政府,深知若以現行《公民投票法》門檻進行離島博弈公投,絕無可能通過,只好取巧的在《離島建設條例》中排除投票門檻的限制,在這樣刻意的規定下,離島觀光賭場公投只要有效票數過半,就算投票人數沒有過半,也視為同意。

依此脈絡,從源頭重新關上《離島建設條例》的「博弈條款」小門,似乎是一勞永逸解決觀光賭場公投的捷徑。

即使如此,在國會尚未刪除相關條文之前,朝野黨政人士卻不宜說出「公投過了也沒有用」、「公投通過與否都只是意願表示,無實質拘束力」、「公投是公投、修法是修法」的話,這樣的發言初衷或是為了奉勸離島居民打消觀光賭場的念頭,不要再提起相關連署與公投,但無形之中是否也映照了政治人物對所謂公民投票的工具性態度?

保障公民投票的基本權利

另一個值得討論的點,是公投落敗一方究竟能否重新提案?以及應該間隔多久才能重新提案?

反賭方稱,為了永遠終結觀光賭場的夢魘,立法院應該刪除《離島建設條例》的「博弈條款」,或直接修正《公民投票法》現行規定,延長被否決者再提公投的年限,這樣的主張看似一次解決,其實也有必要多做討論。

公民投票是為確保國民行使直接民權,補代議政治之不足,地方性公投其實可以作為社區對話的平台,實踐審議民主與社區主義,何況地方公投又不僅限於觀光賭場一項,實不宜為了防止博弈公投三年後再次捲土重來,就貿然延長反方再行提案的年限,否則豈不本末倒置、因小失大?

民主需要成本,就算三年後支持澎湖開放觀光賭場的一方再次集結,也只能視為直接民主、公民投票的必要代價,我們可以表達堅定反賭意志,卻也必須尊重所有人民受憲法保障的基本權利。

事實上,比起是否延長重行提案的年限,《公民投票法》中有關「地方性公民投票」的規定,顯然更值得通盤檢討、修正。例如,如果為了觀光賭場就可以在《離島建設條例》中降低公投通過門檻,那比賭場公投爭議更小的其他地方性公投,為何不能比照辦理?

離島觀光賭場的災難,表面上是來自《公民投票法》、《離島建設條例》博弈條款的政治角力,實則,正是朝野政客短視近利的必然結果。馬祖、澎湖三次賭場公投的過程,更像是檢驗政黨與政治人物的照妖鏡,唯一的輸家似乎只有被當成工具的離島居民。

瀏覽次數:11112

延伸閱讀

教育工作者,關注教育、階級與政治議題,面對強調競爭與績效的社會氛圍,嘗試以左翼的、公共化的觀點開拓教育視野,始終相信,教育還是改變台灣的關鍵。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