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對各級學校發出行政指導,向來是教育行政部門推動政策的主要方式。日前,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國教署)發文各縣市政府教育局處,要求全國中小學將「校園霸凌防制準則」第6條至第9條,自105學年度第一學期起納入教師聘約,並要求各縣市教育局於6月30日前,將「校園霸凌防制規定審查統計表」函報國教署。

推動校園霸凌防制工作是教育部的重要施政,也是中小學的重要校務,教育部的這項調查,本來應該顯示當局對減少校園霸凌的努力,不料卻在教師間引來「無助落實『友善校園』、徒增學校行政壓力」的批評。

不放入聘約,難道就不必遵守?

為何教育行政與第一線教師的看法有如此巨大的落差?「校園霸凌防制準則」真的非納入聘約不可,否則就無法推動友善校園嗎?

就法制面看,「校園霸凌防治準則」第24條確實寫著:「學校應依本準則規定,訂定校園霸凌防制規定,並將第6條至第9條規定納入學生手冊及教職員工聘約中。」這也是國教署要求各校將霸凌防制準則納入教師聘約的依據。

學校教師則認為,禁止體罰、霸凌已經明訂在「教育基本法」裡,同時,教育部根據「教育基本法」的授權,已經訂定了「校園霸凌防制準則」,針對校園安全及防制機制,也訂有明確的規範。校園霸凌防制的強度與內容都已經相當完整,要求將相關條款再納入教師聘約,實屬疊床架屋、多此一舉。

或問,若不納入聘約,要如何規範學校教育人員?其實,教師在遵守聘約規定之外,也需要遵守法律規定應盡之義務,包括輔導或管教學生、導引他們適性發展、積極維護學生受教之權益等等。就算「校園霸凌防制準則」不納入聘約,教師仍須確實遵照辦理。

與此相同的是「校園性侵害性騷擾或性霸凌防治準則」,該準則同樣要求將校園性侵害、性騷擾或性霸凌防治規定納入教師聘約,殊不知,相關規定已經明載於「性別平等教育法」與「校園性侵害性騷擾或性霸凌防治準則」,學校校長、教師、職員或工友等都得遵守,根本不必再額外納入聘約。

進一步來說,「體罰或霸凌學生」、「性騷擾、性霸凌、性侵害」也是教師法明定的不適任教師條款,甚至連「知悉服務學校發生疑似校園性侵害事件,未依性別平等教育法規定通報,致再度發生校園性侵害事件;或偽造、變造、湮滅或隱匿他人所犯校園性侵害事件之證據,經有關機關查證屬實」都將面臨解聘、停聘、不續聘之懲處。相關法制對教育人員的要求,已經足以規範,確實沒有必要再另外納入聘約。

教育施政應務實而戒虛

過去一段時間,部分立委為求評鑑績效好看,不惜為了修法而修法,輿論對此頗有批評,像「校園霸凌防治準則」、「校園性侵害性騷擾或性霸凌防治準則」這樣要求將早已明文入法的規範再納入聘約,又何嘗不是一種民粹立法、重複立法?

本案除了凸顯教育法制的疊床架屋外,更值得討論的是,要求將校園霸凌防制與性侵害防治相關條款納入聘約,或是要求學校彙整統計報表,真的有助於落實友善校園嗎?

筆者以為,法制上的重複立法,甚至要求將已入法的規定再納入聘約,是行政部門、立法部門回應社會減少校園霸凌最廉價的作法。

然而,相較於填寫這些報表,校園更需要的毋寧是盡快增置輔導老師與專業輔導人員,如具有臨床心理師、諮商心理師或社會工作師證書的專業人員。可惜「學生輔導法」卻又規定專任輔導教師及專任專業輔導人員之配置,要等到民國106年8月1日起才逐年增加。

有關校園霸凌防制與性侵害防治,法制面相關規定既已一應俱全,建議教育部刪除霸凌防制與校園性侵害性騷擾或性霸凌防治納入教師聘約的相關規定。在此之前,並應依對等協商原則,尊重各校與學校教師會的協商結果。此外,也建議先停止「校園霸凌防制規定審查統計表」的匯報,以減輕校園行政作業壓力。

教育部新團隊已經在上周五走馬上任,教育施政能否揚棄數字管理與形式主義,務實面對教育問題?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瀏覽次數:4670

延伸閱讀

教育工作者,關注教育、階級與政治議題,面對強調競爭與績效的社會氛圍,嘗試以左翼的、公共化的觀點開拓教育視野,始終相信,教育還是改變台灣的關鍵。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