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美景獨佔」的私慾,常常反而破壞了大自然美景。圖為宜蘭蘭陽博物館旁的高樓。 圖片來源:本文圖片皆為作者提供。

唐朝王之渙的〈登鸛雀樓〉:「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此詩氣勢磅礡,即使迄今仍可想像當初鸛雀樓矗立在黃河畔,周遭沒有什麼太高的建物,是唯一的「制高點」。登上樓頂,黃河在山西蒲州一帶河口沖積平原的美景當然一覽無遺。

就「景觀學」的視覺景觀理論分析,「制高點」有最佳的View,可以一覽無際,甚而得以有360度或270度的全景景觀。中國文學有四大名樓:黃鶴樓、岳陽樓、滕王閣與鸛雀樓,也是因為這樣的建物提供了當時人們不同的視野,也成了歷代文人名人吟詩作賦題字的勝地。

只是如果今日再一一訪視這四大名樓,很難不傷感遺憾。建築或因年代久遠、或因河川改道、或因遭祝融之燬、或因遭洪泛沖毀……,諸多古樓早已改建,周遭也早就都市化,不再有昔時的「無敵景觀」。不過,無論人間建物如何變遷,「登高望遠」已經成為一種信念,也是人們渴望超越現實限制的驅動力。

雖然不是觀黃河夕照而是淡水河夕照,其情景卻是一致的。

「水岸第一排」的誘惑

美的景觀、景致、視野永遠吸引人。海景、山景、日出、日落,或都市的天際線、絢麗的夜景,甚而更難能可貴的星空、極光,乃至因時節嬗變而有的四季乃至二十四節氣之不同物候景觀。人類對於大自然、美景好像有一種天生的衝動,想接近欣賞、想要擁有甚至獨佔。「秀色」自然的無限吸引力,也讓「水岸第一排」、「山景最高點」或「海角唯一居所」成為世人對美景擁有慾的極端行動。

例如臺北故宮博物院正對面的「至善天下」大樓,因為想獨佔故宮,而破壞了故宮與雙溪及平等里山區應有軸線的留白。台2線、台11線、台17線沿路正對太平洋或臺灣海峽,卻總在最具景觀優勢的地方點「長出」不該存在或尺度規模不搭襯的建物。海景、山景都是「公共財」,但當貪婪的人類想獨佔它時,各種跨越自然倫理的建設就出現了,不僅佔據了它,甚至污辱了它。

如果沒有如此強的私慾,或許秀色可供更廣大的世人共享。但當「秀色」轉化為資產、甚至貨幣化時,它的誘惑則更加深加速。今日被破壞的大屯山系與小坪頂天際線,長期爭議的台東美麗灣,還有許多河岸、海岸、谷地、湖岸的開發,都是驗證了這種私慾佔有對大自然美景的衝擊。

我們還有共享的智慧嗎?

蘭嶼達悟族的半穴居住宅營造,可說是一種累積先人生活經驗與智慧的「藝術」創作。半穴居依海岸山形地勢錯落配置,它所遵循的大自然法則,就是因地利宜、道法自然。更重要的是,它不營私,不讓美麗的自然海景為一個人獨享,而是依海岸地形,錯落有致地建出個別主屋與工作房,每個階地上的半穴居都有美麗的「看海」視野、軸線與權益。想想,這是在沒有都市計畫、都市設計、建築管理法規控制下自然成立的「共享美學」,由於尊重大自然,聚落的營造法也處處與大地呼應,這樣的自然觀是對大地的信仰,也是對大海的一種謙卑。

達悟族為南島語系的海洋民族,其依山面海的半穴居傳統建築已被現代水泥屋取代,並破壞了層層退縮錯落有致的倫理。

但反觀今日現代化過程中的各個城鄉發展建設,即便有各種法規、規範與準則研訂在案,其發展卻遠遠落後於達悟族對大海、大自然景仰的自然反饋與回應。科技、資訊所引導的21世紀裡,我們努力推「開放數據」,但卻與「開放景觀」、「開放空間」的共享智慧斷了線,殊為可惜。

登高望遠是都市人與大自然對話的體驗,只有在山頂上的風景才能體會人類之渺小。

觀雲海是中國人崇尚自然觀中的一種「虔敬儀式」,在雲端得以紓壓,也展現了人們對欣賞景觀的追求。圖為阿里山隙頂雲海。

值得小口品嘗的「View」

其實,「賞景」既不應該由少數人獨佔,也不該只是為了外來觀光客而刻意打造。在地住民與生態環境、生活場域互動而形塑出的「獨特原風景」,尤其應被謙卑審慎的對待。「View」宛如一席美食,可以大口大口地享受,但似乎更得以小口小口細心體驗。

近十多年來,我與世界各國駐台代表處、國際專家學者、規劃設計師等的互動經驗,常深深感慨:「View」當然可以「吃」,它可以替代實質、有形的「食物」吸引人,更是一種視覺化的精神糧食。它的內涵有多重多樣的能量,得以讓世人與歷史情境接軌,也同時讓世人透過它,與歷史情境及未來願景接軌。若能有更開放的思惟,則各地景點的「View」應該更被深入盤點,經過細心調整與規劃設計,讓無形的土地精神與訊息,轉化為能夠紮根定神的實質景觀。

陽明山擁有大台北盆地難得的「無敵百萬夜景」,對於忙於工作的都市人,能登高遠眺或俯瞰自己生活中的土地,那是一種對心靈的洗滌回饋。

近年台灣流行「餐桌上的風景」,也是把日常生活飲食提昇為一種與天地融合的「景觀」。但在另一個光譜中,大地所創作的「景」、「View」也逐漸透過「觀景」、「賞景」、「品景」的過程剖析。這個難以形容的、非實質創作「虛空間」有著豐富精髓,景深、景幅、景軸、景緻以及因四季或節氣、天候時辰變化之多樣景觀,成為療癒、紓壓甚至寄情的一種「虛空」媒介。你可以說:是的,「View」可以被享受、被體驗、被浸潤,甚而用最俗最白的話說,「View」是可以吃的!

近來餐飲常以「風景」為取勝手法,只是這些人為創作是否過於「強悍入侵自然」了些?

瀏覽次數:8850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文化大學景觀學系系主任郭瓊瑩,曾在內政部營建署國家公園組擔任技正八年,並長期擔任國家公園計劃委員,熟知國家公園發展,也是國內研究國家公園的著名學者。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