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截取自滅火器《長途夜車Southbound Night Bus》影片

看到為努力把台灣帶到世界的林智偉分享楊雅喆導演為滅火器拍的這個影片。我想起了當初在美國留學、快拿到博士,決定畢業要回台灣教書的那時候。

在美國,因為我教書教得很好,博士沒唸完就被密西根大學電機系聘為講師。我能教到世界一流的學生,他們也愛我的教學,我也愛美國生活的種種。那時候無線通訊產業在美國當紅,好的工作也不難找。

但,我總覺得這不是我的家。

那時候,每次聽到葉啟田唱的〈黃昏的故鄉〉,心裡總是會酸酸的。雖然,我是個都市小孩,沒看過什麼山、沒看過什麼溪水,但每次聽到這段:

叫著我 叫著我
黃昏的故鄉不時地叫我
懷念彼時故鄉的形影
月光不時照落的山河
彼邊山 彼條溪水
永遠抱著咱的夢
今夜又是來夢著伊喔~
親像塊等我的

我的心裡,就會湧起陣陣思念台灣的思緒。

2005年,有機會回台大教書,我決定把博士拚完。口試完上繳論文,三個禮拜就打包全家搬回台灣。一轉眼,已經13年了。年輕人也變成了大叔。

這十幾年在學校教書,看到越來越多我們厲害的學生去國外唸書、工作、闖蕩。一方面為了學生可以看到世界的舞台而高興。但看到出去的多,回來的少,當老師的人,心中難免還是會有一絲惆悵。

今年5月下旬,我應邀去矽谷為玉山科技協會的年會演講。隔天,一位我在台大電機系帶過、教過的學生,來找我喝咖啡。他在美國西岸名校念完電機博士,去年畢業後便被矽谷首屈一指的公司聘用,負責重要的研發工作。知道他做得很不錯,我很為他高興。

談著談著,他突然說:「老師,我7月就要回台灣了。」

我原以為他是說7月要回台灣休假,正要跟他說到時候可以來找我。沒想到,我誤會了。他是要把工作辭了,決定回台灣。我很震驚,我問他為什麼?

他跟我說,雖然人在大家稱羨的公司,待遇福利都很好。但,他就是很想為台灣做些什麼。他也發現到,自己待在美國這樣一流的大公司,不知不覺中被大公司的豐沛資源跟好的工作環境給馴化。那種靠自己打天下的鬥志與韌性,正一點一滴地流失。

所以他決定把人人稱羨的工作辭了。決定回來台灣,要找有鬥志的夥伴,一起把他這幾年的創業想法付諸實踐。

當下,我雖然沒有內牛滿面,在他面前表情維持一慣地酷帥。但當老師的我,心裡卻是熱血沸騰不已!看到這樣有志氣、有心為台灣付出的年輕人,當老師的我,怎能不激動?怎能不感動?好像看到當年做了決定要回來台灣的自己。

只是讓人難過的是,現在在國外的年輕人想回來台灣,往往最難說服的是自己的爸媽。爸媽總希望孩子能留在薪水更高、生活更好的國外,不要回來。每次聽到這種事,我都覺得很傷心。曾幾何時,我們已經變成是爸媽為了自己孩子好,明明很希望自己的孩子在身邊,卻總希望他們不要回來?

想回家,還需要理由嗎?
就是想回家,
就是想把它變得更好。

回家的路,13年前,我已經找到。在外飄盪的遊子,不管你的家在哪,希望有一天,你也能找到一條屬於自己的回家路。

瀏覽次數:3718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葉丙成,號丙紳,任教台大電機系。研究專長為無線通訊、數位學習。自幼觀父葉勝年師對生徒之關懷,而立後受台大電機許博文師「教授稱謂實不如師,多未傳道、解惑故」之啟發,漸步上熱血教師一途。其為師也,富熱情,常難忍教學一成不變。庚寅年某日見某生於課堂打盹,當夜不能寐,至五更幡然悟得「by the students, for the students, of the students」之心法。自此教學通脫不拘,大開大闔,開發各式獨特教學法。時於臉書輔導學生求學、解生之惑,後撰文部落格以惠同惑者,傳閱者眾。個人部落格:丙紳隨筆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