甫過去的這個週末,是臺灣光復節。雖然眾多政府機關都張燈結彩,有些甚至比國慶裝飾更加顯眼,但多數人並不談論。在光復節之前,花蓮縣光復鄉鄉公所前被紅漆寫上「光復鄉沒有光復」、「土地是永恆的國家」,並屬名馬太鞍部落(Fata’an)和太巴塱部落(Tafalong),原民權益相關團體展開對全台各地原鄉被冠上「威權地名」的質疑。這件事,重新提醒了我們台灣社會不願面對的歷史錯誤。

「光復」是中華民國在二戰終戰時期對「接收台灣」的用詞,把被清國割讓予日本的台灣「收回」,意指「台灣回歸中國版圖」,向來也因政治爭議而在不同政治信仰的群體之中有著不同的解讀。然而若以原住民族的角度來看,從頭到尾都是被侵略、被佔領,無論哪一國宣稱擁有台灣主權,都是殖民。

馬太鞍和太巴塱是阿美族最大的兩個部落,在日本時代,馬太鞍叫「大和」(Yamato),太巴塱叫「富田」(Tomita),而「光復」之後,中國國民黨怎可能忍受得了「大和」這般命名,通通劃入「光復鄉」。世居這裡的人們,至今仍未能以自己的語言、自己取的名字呼喚這片土地:Fata’an(原意指此地盛產的一種樹豆)和Tafalong(原意指這裡過去很多的白螃蟹)。

電影《英雄本色》開場時有句台詞:「歷史是由殺死英雄的那些人寫的」,正如過去阿里山鄉名為吳鳳鄉,漢人政權以捏造的神話醜化原住民,而當年吳鳳神話竟能寫入歷史教科書。「光復」的背後亦是同樣的邏輯:將殖民者的史觀灌輸給被殖民者,「開化」、「綏撫」,令被殖民者如《神隱少女》裡湯屋的人們般,再也記不起自己的名字。

美國有個國定假日,叫「哥倫布紀念日」(Columbus Day),每年十月第二個星期一,美國、部分拉美國家、西班牙和義大利,都慶祝著1492年10月12日哥倫布「發現新大陸」而開啟了歷史新頁。然而隨著哥倫布英雄迷思的真相逐漸揭露、原住民族平權運動興起,這個標誌著美洲原住民苦難開始的日子,受到了質疑與挑戰。兩派反對的論述分別從美洲原住民族所受的錯待和哥倫布本身行為卑劣不值得尊敬出發,並找到交集。美國知名人類學家威瑟佛(Jack Weatherford)曾撰文指出:「在哥倫布紀念日,美國人慶祝對印第安人史上最大的種族屠殺。」

於是,二十世紀後半葉起,在部分的州與城市,哥倫布紀念日不再有慶祝活動。美國最大的基督教組織「全國基督教會聯合會」(National Council of Churches)更號召全美基督徒不要參加哥倫布紀念日的慶祝,因為「對部分人象徵著自由、希望與機會的新開始,對其他人卻是壓迫、毀壞與種族屠殺之事」。拉美國家則多稱這個節日為「種族紀念日」,而委內瑞拉在2002年將其更名為「原住民族抵抗紀念日」(Día de la Resistencia Indígena)。

台灣光復節,對原住民族只是從日本施加的苦難轉換為中華民國施加的苦難,又有何好慶祝?但這個詞卻刻在你的門牌上、你的戶籍上。找回形式上的正義很重要嗎?當然,找回真正的名字只是文化認同的起點,但也是社會擁抱多元價值、反轉外來政權對在地人民思想壓迫的象徵。實質上解除殖民狀態則更為重要,原住民保留地增劃編到今年底截止,然而現在全台各地仍有大片的部落傳統領域在國有財產局、林務局、台糖、臺大等單位手中,例如大家愛去吃冰的光復糖廠。部分國有地甚至被地方政府BOT給財團經營,例如位於杉原海灣的美麗灣大飯店,又例如日月潭邊被南投縣政府BOT出去給旅館業者的國有地。日月潭多年來擠滿了觀光客,美景早被人頭淹沒,又有誰記得那是邵族人自古主權持有的領土?

中華民國來到這片土地時,確實把原住民主權地視為無主地、原民語言和姓名視為未開化的「非文明」,因而任意施予名字——從地名到人姓,隨意安插。原住民鄉「被光復」的過程,不但在主權上毫無自決空間,全台各地仍氾濫著這樣的地名:桃園「復興鄉」、南投「仁愛鄉」、「信義鄉」、台中「和平鄉」、花蓮「光復鄉」。高雄三民區已回歸其族語名字「那瑪夏」區,何以其他鄉名無法更正?從1987年,原住民族爭取「還我姓氏」開始,至今許多原民友人在前往戶政事務所改回族名時,仍受到各種刁難。台灣版的哥倫布紀念日,還未受到公正的歷史處置。

能真心誠意慶祝光復節的,或許只有未曾被中華民國政權壓迫過的既得利益者。光復節這個週末,當因ETC而被交由遠通胡亂安置的前國道收費員們仍必須為了奪回自己該有的一點勞工權益而肉身走上中山高、當同性婚姻仍未合法而護家盟竟聲稱同志遊行是「霸凌行為」,當新聞工作者仍在血汗勞動條件下無尊嚴地被媒體業主剝削,當躲在政府羽翼底下的大企業仍對販賣黑心食品以受害者自居,台灣各類族群對自身權益的光復,依舊長路漫漫。

【編輯推薦延伸】

劉美妤:國之慶,人之殤 

林秀姿:請問部長,台灣是怎樣的國家呢? 

photo credit:Alexander Synaptic  (CC BY-SA 2.0)

瀏覽次數:9057

延伸閱讀

文字及攝影工作者,畢業於台大外文系、哥倫比亞大學新聞所,現居台北。曾任中央社體育記者、《破週報》音樂記者,曾任《紐約時報》特約記者。關注社會與文化議題、國際政治、社會運動、原住民議題等,個人部落格:{流浪癖。Wanderlust}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