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言

九合一選舉結果揭曉,國民黨大敗,民進黨雖取得勝選,但拿得心驚;眾人開始口耳相傳,這是公民社會勝利。實也?虛也?

這個命題,是個需要很仔細檢視的多面向敘述。第一層的答案是,是的,從一個角度看,可說這是公民社會的勝利。筆者於11月中旬發表於聯合報的短文,亦曾就此觀點論述。

重點在於第二層的答案。這是公民社會的勝利嗎?───端視我們對公民社會的認知與對勝利這兩個字的定義。回答此問題前,姑且讓我們簡單回憶一下過去十年間的台灣公民社會發展,從中檢視台灣的公民社會性格與面貌。

●「紅衫軍」的公民動員

若不論上一世紀社會解嚴初期一時之間湧現的各種公民組織,而以台灣出現第一次政黨輪替之後的十年間來看,台灣公民社會力量的首次總動員應該可溯及2006年8月出現的紅衫軍事件。訴求反貪倒扁的紅衫軍運動首開意見領袖啟動、中產青年回應、全台遍地開花式的集體參與。

在作法上,為凸顯反對有理,紅衫軍模式刻意刻畫幾個元素:無政黨色彩、志願型組織聯盟,眾人守秩序(如:不留一片垃圾在街頭);有別於解嚴時期的悲情抗議作法,紅衫軍採歡樂嘉年華型態的抗議方式,藉以自我闡述新時代公民高素質的形象。

紅衫軍的反貪與倒扁訴求,對應到藍綠政治光譜傾向上,涵蓋了淺綠、中間、淺藍到深藍選民,催動了選民跨黨派的嘗試;在年齡層上,則啟動了青年、中、壯世代的政治表態行動意志。相對於陳水扁,形象上是清廉好人代表的馬英九在2008年以近六成的得票率壓倒性當選總統,其中不少選票的流動情緒與此次選舉相當雷同。

馬英九與國民黨雖然勝選,但是忽略了:

(1)有過被動員經驗的公民社會已經累積了反抗行動能力基礎,與反對意識的火種。

(2)這些展現政治行動能力群眾,有一大區塊人,其立場與看法是漂浮的,其共同點不在於是否為藍或綠色選民,而是意欲訴求自己的獨立性、自主性、批判性的民眾。。

(3)更重要的,公民社會的政治性格需要仔細面對。人的社會性格與政治性格可能是不一致的。一個溫文的社會人,可能是個激烈的政治人。第二點所指的飄移類別族群中,粗估又約有二至三成左右人士,其於專業議題上或有或無足夠知識資訊基礎、論事或有或無真正理智,其平日在社會上處事有可能溫和有理,但內在政治性格卻強烈,甚至於暴烈者皆有之。(*或許我們可專文探討一個人的社會性格與政治性格的展現何以可能如此分裂,但是此題不在本文之論,暫且不談。)

綜言之,拆解台灣的公民社會力量,其內部有其需掌握與分析的結構方式、性格類別。

● 2008之後的公民動員

2008年大選政黨再次輪替之後,公民動員一度暫歇。直至2008年年底,海協會會長陳雲林訪台前,由民進黨與本土社團發起「反黑心顧台灣大遊行」,同時期,金融海嘯引發的經濟恐慌感、經濟開發下的長期土地文化剝奪感,連結毒奶粉事件、ECFA事件,開啟了2008之後的公民運動。

此期之公民運動,展現出與前期幾個相同或不相同的特點:

(1) 與政黨的關係:2008之後的公民動員,始於高度的泛綠政黨運作;之後,在議題的帶動下,逐漸發酵為普遍參與、自主參與,政黨角色慢慢模糊至隱形。

政黨角色淡化,對於公民運動是有必要的。主要的淡化方式有兩種,一種是醞釀議題與價值,待議題發酵,取動群眾中的積極公民的支持,帶動消極公民的認同,政黨即可退出,或隱身。太陽花運動為此例。第二種是議題得當,本身即有高度的社會普遍性或道德正當性,政黨透過支持搭乘便車即可,洪仲丘與反核四案即為實例。

在議題帶動與政黨角色隱諱之下,參與的公民,對應到藍綠政治光譜上,則與紅衫軍正好相反。從淺藍至深綠皆可被帶入。

(2) 公民社會的雙重政治性格:此時期的公民運動與紅衫軍作法,相同處在於,展現訴求高素質的新公民面貌,一樣強調運動時的自發性管理、公民互助資源供給,不丟垃圾等基本的公民與道德式生活守則。

不同處在於,此時期的公民運動經過年年累積,將公民政治性格與行為強烈的一面逐步帶起。網路平台的便利對於公民政治性格的激烈化猶有帶動與模仿效果,且激烈化的程度、普遍性高於前期。價值取向上,近兩年來,破壞式的作法與攻擊式的言語更有被正當化為公民參與政治的必要手段之論。簡單來說,台灣公民社會中的公民政治性格激烈至暴烈的一面被快速養成。

● 小結:現階段台灣公民社會的政治性格需再學習

從紅衫軍到後2008經驗可清楚見得,公民社會力量之可觀與可貴;然而亦可見公民社會是個需仔細觀察、審慎辯思的組織概念。公民社會不是一個集合體,而是由各種可能的力量集結而成的群體,批判與監督、自制與理性皆是公民社會必要之元素,兩者需並行;方能成就一個真正人民作主的公民社會與民主國家。

台灣的公民社會的政治性格相當矛盾。一方面,我們帶入溫厚社會人的一面,而在從事公民運動時,展現高度的自律,自發的組織與文化創意;另一方面,我們又在期間培養暴烈的因子,暴烈也越來越一致性,而越來越不容異議的對話。然而極端的情緒正是公民社會發展成熟的最大阻礙。當我們混淆了粗暴與批判;謾罵與監督;價值不分時,行為是走在鋼索上的。

台灣的公民社會發展如同我們的民主政治發展,仍是個摸索學步的幼兒。此文或與當下社會氣氛不容,唯身為學界一員,謹以此諫,政治人物當反省與學習,你我組成的公民社會亦當反省與學習,也唯此,我們當可宣稱,台灣的公民社會真的勝利!

【九合一選舉後 精彩評論】

Atte:選後更重要的事

國民黨大敗,民進黨未必贏的三個觀察

把眼光往基層放會發現:國民黨沒有全面潰敗,台北市也沒有超越藍綠

望向選舉,居住公共性之艱難

瀏覽次數:10695

延伸閱讀

英國伯明翰大學國際關係學博士。曾任臺灣時報國際新聞編譯、中國電視公司駐歐記者、義守大學、中正大學專任教職、中山美國中心主任等。現任中山大學政治經濟學系教授。本專欄涵蓋二十一世紀全球化、國際現勢、國家發展、教學與生活等四大類主題。作者電子郵件:clshin@mail.nsysu.edu.tw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