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秀雄設計的民進黨黨旗,原有「台灣站在十字路口」或「台灣背負十字架」的意涵。 圖片來源:天下資料,王建棟攝。

固然國家大事非兒戲,賴清德領表參加民進黨總統提名人初選,卻撩撥起眾人看戲的興趣。

有些人是想看蔡英文如何應付黨內同志的挑戰,這是幸災樂禍;更多人關切民進黨會不會走向分裂,進而使總統大選選票流失,這是愛護民進黨。畢竟,即使近幾個月小英總統的民調不高,民進黨身為引領台灣邁入民主政治的政黨,它的一靜一動,仍然關係著我們的前途。

賴清德表態爭取民進黨提名之後,黨內已有擁蔡之聲。這些人經歷過民進黨組黨前後與國民黨鬥爭的歷史,若從台灣政論(1972)算起已47年,若從郭雨新事件(1975)算起已44年,若從中壢事件(1977)算起已42年,若從美麗島事件(1979)算起已將近40年。他們知道,任何選舉,尤其是攸關中央政權轉移的總統選舉,必須推出最能贏的人,而恐怕賴清德火候未到。

小英總統與賴清德並沒有所謂「路線之爭」,特別是台灣的大方向,賴清德擔任行政院長之初,在立法院便曾公開表示,他是「台獨工作者」。姑不論其工作範圍有多大,已明白宣示他個人對於統獨的政治意向。而小英總統自從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告台灣同胞書「不排除武力統一台灣」之後,立即以「台灣主權捍衛者」的新姿態出現,近日更有將此主張上綱到成為2020年總統選戰主要訴求之勢。兩人照理都已是小英總統所謂的「走在正確的道路上」,有何理由成為競爭者?

兩人唯一不同,在於要不要特赦阿扁!

賴清德說他「接收到許多民眾的焦慮,深刻感到2020年總統與立委選舉攸關台灣未來前途,若總統大選輸掉、立委席大幅減少……台灣的主權和民主更將陷入空前的危機!」言下之意,必須由他來選,否則民進黨不可能贏。

這或許顯現賴清德志氣很高,卻同時是一種莫名其妙的自大。尤其在小英總統4年任期中,賴擔任行政院長的期間長達16個月(2017年9月~2019年1月),與他的前任林全任期相當;而台灣民眾有「討厭民進黨」之譏,也是始於賴的任期內。小英總統若引起民眾的焦慮,賴也絕對脫離不了責任,或至少1/3責任。請問,2018年年底縣市長選舉民進黨大敗,他不是還引咎辭職了嗎?

話說賴清德擔任行政院長任內,到底有什麼令人按讚的政績呢?本來所謂「台南經驗」便很難複製到中央政治,更何況其中還有壞經驗,例如登革熱的防疫失敗。他除了對林全蕭規曹隨,並沒有特別突出的表現:兩岸經貿政策綁手綁腳、能源政策進退失據、國防政策動彈不得、教育政策趑趄不前等等,卡管案難道不是在賴任內發生的嗎?普悠瑪號直到賴下台前,有變得比以前安全嗎?

依照中華民國憲法,行政院長是總統任命的,但行政院長對於中央政策仍然權限最大,並須對立法院負責。賴清德既認為自己行政院長做得不夠好,現在反而來徵逐一個比行政院長權限更小的總統位置,並自以為他當選總統,會比小英總統更能拯救台灣前途,這是什麼道理?

直到目前為止,外人所看得出的賴清德與小英總統的唯一差異,就在於是否特赦前總統陳水扁了。但是這和「台灣的主權和民主」有何關係?

1945年有名的雙十會面。毛澤東(左)與蔣介石,最後還是鬧成為隔著台灣海峽的兩個中國。圖片來源:Wikipedia

空洞的「台灣未來」或「台灣價值」

賴清德宣布參與民進黨總統候選人初選之後,有27位黨籍立委連署,表達對黨內初選造成分裂的擔心。對此他在臉書上說

這是一場超越個人、超越派系,完完全全為了台灣價值的選舉。我希望透過黨內民主機制,在初選過程傳達理念,讓大家了解民進黨執政的理念與成果,也更清楚黨未來方向,同時讓社會各界知道過去的民進黨回來了,民進黨是一個勇於挑戰的政黨,讓民進黨的民主精神再一次呈現給社會。

政治人物擅長以冠冕堂皇的字眼來講些空洞的話,此處又是一例。類似的信誓旦旦,過去已經夠多了。好在台灣人民早就學乖,不再覺得民進黨可以專斷所謂「台灣價值」。台灣價值見人見智,不要說民進黨了,朱立倫或韓國瑜因為接到的「地氣」不一樣,可能對於台灣價值的詮釋也很不同。

固然,現在還未正式進入總統選戰,台灣人民大概多少感到,無論民進黨也好,國民黨也罷,都相當缺乏對於「台灣未來」或「台灣價值」的具體論述能力,更不必說如何把這些模模糊糊的願景付諸實踐了。拿小英總統來說,捍衛台灣的具體措施是什麼?如果每天打假新聞就算是捍衛台灣,也不必苦苦去哀求美國賣給我們那些天價的飛機了。然而韓國瑜的兩岸要「你儂我儂」又是什麼意思?會比柯文哲的「兩岸一家親」更清楚嗎?

當然,若與民進黨相較,國民黨面目模糊、意識混亂的情形恐怕更嚴重。外交政策如此,內政亦然。拿多年來爭議不斷的核四是否重啟為例,朱立倫在民間反核運動的浪潮尖峰,不但公開反對核四,且對於核廢料候選場址不願意配合公投,使其停擺;可是宣布爭取國民黨總統提名的他,最近又告訴媒體:他基於國家安全考量,當能源不足的時候,「我願意重啟核四」。

其實如果中國統一台灣,甚至連重啟核四都是多餘的,只要中國點頭,拉一條海底電纜,從彼岸的核電廠即可傳來源源不絕的核電。這只是個例子,說明兩岸關係確實牽涉到台灣的內政,足以影響台灣的前途。

中國文革時期海報。大風大浪中,幸好有鄧小平,中國人民沒有堅持跟著毛主席走,否則不會有今天的「厲害了,我的國!」圖片來源:中國文革海報。

中國:台灣最親密的陌生人

至於面對中國對於統一進程的「安排」,國民黨似乎頗以九二共識的模糊性為傲,認為應以時間換取兩岸談判的空間。而民進黨除了辣妹發飆之外,也看不出有任何真正的因應之道。最可怕的是,兩個政黨都擅長對近在眼前的、真正的中國視而不見。馬英九任內加上蔡英文任內,對中國這個潛在的「敵人」(或救星),如果給其內閣閣員做即席考試,恐怕對中國最起碼的政治體制都答不上來,更遑論其他了。

事實上,從國民黨統治台灣開始,對於中國(中共)的認識,一直是少數智庫或研究機構在壟斷,國民黨政權從不鼓勵民眾直面中國,對這塊土地、這個國家及其廣大人民做深入理解。少數報紙的中國專版,只是聊備一格。而從民進黨執政後,更是常對有關中國的任何形式報導動輒扣帽。半世紀以降,中國仍然是台灣「最親密的陌生人」。而台灣人也老是忘記,與中國共產黨有仇恨的,本來就只是國民黨而已,絕非無辜的台灣人,或後來的民進黨。

中國難以理解嗎?非也。台灣民間少數的中共權威之一鄭學稼,便曾經半諷刺的說,中國共產黨成立於1921年7月,但遲至1929年,中國境內出版的馬克思著作多為小冊子,重要的理論作品如《反杜林論》、《政治經濟學批判》和《資本論》,都還沒人翻譯。換句話說,中國共產黨並不是什麼真實的信徒而成立了組織,毛澤東和井岡山的英雄們,都不能通讀《資本論》。後來口口聲聲馬列主義,是為了鞏固與蘇聯的聯繫,就像洪秀全利用基督教一樣。(見龐巴衛克《馬克思體系的完結》,鄭學稼譯序,1974)

中國做為一個共產主義國家,在進入20世紀末發展資本主義成功,就不能不歸功於它的民族及文化背景了。厲害了,中國,富有了。可是無論如何,多年前南斯拉夫的共黨理論家兼政治人吉拉斯(Milovan Djilas)就曾經強調,任何共產主義制度,基本上是不變的,共產主義的意識型態和組織結構,都不會因為內力而自我改造,自然而然變革為民主的、議會的、多元的政治體,也就是說,它恆久是專制的,是獨裁的。

若沒有這些基本認識,台灣人要如何理解中國,若不理解中國,那些台獨工作者或台灣主權捍衛者所講的、所做的,那些你儂我儂、一家親,選民如何評價?又如何蓋得下神聖的一票呢?

瀏覽次數:193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畢業於文化大學法律系財經組。多年來主業為期刊編輯工作,曾擔任《台灣新文化》、《日本文摘》、《牛頓科學》、《人本教育札記》等月刊及《重現台灣史分冊百科》總編輯,《新台灣》週刊編輯顧問等。著有《終生的反對者》、《人類沙文主義者》、《男人女人懂不懂:後性別時代的情欲觀察》等書,整理有《小驢:凱歌堂講臺.周聯華牧師講道集》、《蘇建和案21年生死簿:蘇友辰律師口述歷史》,譯有《漢娜鄂蘭傳》、《李仙得:南台灣踏查手記》。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