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從事傳播業數十年,我對社會的怪現象早已見怪不怪,不料最近一些反對同性戀者婚姻以修改民法合法化的言論,還是激發我大小不同的怒氣。蔡總統上任以來,諸項改革令我有治絲益棼之感,倒是修訂民法972條「婚約,應由男女當事人自行訂定」中的「男女」為「雙方」,我認為是釜底抽薪的明快之舉,假使能夠通過,她多少在4年內也算是有政績的,將台灣將同性戀婚姻合法化,會在台灣史上有其地位。

讀過法律的都知道,過去有一說,法律除了能把男人變成女人、女人變成男人之外,沒有做不到的事情。可見得,男女的性別分野,一向牢不可破。但是法律做不到的,目前的性別手術辦到了。然而一旦變了性,仍得回來原本的辨識:「你到底是男的或女的?」因為法律(至少台灣的法律)現在仍不承認雙性人或中性人,所以行政會政委唐鳳說她(他)在性別上填「無」,這在國民身份證上是行不通的。

然而如果民法972條可以修改為「雙方」,其實你要「女男婚」、「女女婚」、「男男婚」或「雙性單性婚」、「雙性雙性婚」甚或「無無婚」,都沒人會管了,大家儘管去婚吧。婚姻關係在法律上的權利與義務,大家結婚後都相同。所謂異性戀者與同性戀者在法律上的「平權」,以台灣這個大陸法系的國家來說,當然能夠修改民法是上上策,它是親屬關係的母法,通過它,才有民法中的繼承關係,以及其他財產權的關係。

邱部長,你錯了!

反對同性戀合法化的種種言論中,絕大多數似是而非,例如現任法務部長邱太三說,修改民法972條會牴觸到民法中其他條文。新聞中並未提到他說牴觸何條文,可是如果認真讀一下民法相關條文,會發現什麼條文也沒有牴觸。那麼,請問法務部長的法律素養在哪裡?這樣盲目對公眾發言,妥當嗎?

很多人把同性戀婚想得很嚴重,甚至把大法官解釋都搬出來了:「婚姻與家庭為社會形成與發展之基礎,受憲法制度性保障。」(大法官釋字第554號)這種論點我認為是在搞笑,因為這則2002年12月27日通過的解釋文,是針對「刑法第239條對通姦、相姦者處以罪刑,是否違憲?」而來,和同性戀婚一點關係也沒有,而且,儘管台灣刑法上的通姦、相姦規定,是個非常落伍的立法,同性戀者合法結婚後,也可以得到該刑法立法的保障呢。

成教授,你到底想保障什麼呀?

同樣的,所謂大法官會議第362號解釋(關於民法重婚無效之規定是否違憲1994/8/29)、第552號解釋(針對類此重婚之特殊狀況是否違憲02/12/23)、第696號解釋(針對1.所得稅法規定夫妻非薪資所得合併計算申報稅額,違憲?2. 財政部76年函關於分居夫妻依個人所得總額占夫妻所得總額之比率計算其分擔應納稅額,違憲?2012/1/20)、712號解釋(已有子女或養子女之臺灣地區人民欲收養其配偶之大陸地區子女,法院應不予認可之規定,違憲?)成鳳樑教授(兼傳道)曾在修法公證會上說

「我們現在之所以婚姻受到制度性的保障,乃是因為這個它是它特別是男女,一男一女、一夫一妻,所以這樣的一個制度性的保障,那不只是554號解釋,包括362號解釋、552號解釋、696號解釋、712號解釋。所以還有包括一些其他的解釋,也就是說這個制度性的保障,基本上來講它是經過大法官會議,很多次很多次的解釋累積而成,所以它是一個共同建構的,所以它是一個制度性的保障。」

「那既然是一個制度性的保障,那我們要說如果今天我們要制定一個法律,那要不要考慮他已經受到制度性保障的這個權利,這個權利在你考慮要為同性伴侶,要立一個法來保障他,要修民法的時候,會不會衝擊到這樣的一個制度結構,如果這個制度結構,因為這樣的一個修法以至於整個破壞掉的話,那麼這樣的修法,以破壞現行的制度結構來達到這個目的,這樣的一個手段是不是超過了一點?」

像類似這樣的、在公證會上的所謂「專家證人」的彎來轉去反對同性戀婚姻合法化的講法,我建議還有點法律知識的人,都出來說清楚講明白。不講憲法解釋的針對性,只是企圖以憲法的大帽子,來混淆民眾視聽,絕非公開辯論的正門正路。

很多人主張類似成教授的:「為了保障同性戀者,他們有生活的權利,我個人認為應該要訂同性伴侶保障法,來保障他們的權益。」(見前引)其實只是弄姿作態,他們的論理前提,仍是認為同性戀者無權擁有和異性戀者的婚姻,無權享有民法上的權利、承擔民法上的義務。

台灣家庭價值,需要這樣守護嗎?

我在網路上還看到一個「台灣守護家庭」的網站,列舉六大反對理由,其一是:

「同性婚姻入法將消耗國家龐大資源,影響政府拚經濟──

部份支持同性婚姻的民眾是因為覺得對自己沒影響,但將同性婚姻入法 是根本改變婚姻的定義,幾乎所有涉及婚姻、親屬、生殖、財產繼承、保險撫卹之法令全都需要檢視與修改,各級行政機關的作業流程及系統也都要跟著改,立法院亦必須投入許多心力審視、修訂相關法令條文,將耗費龐大行政、立法資源,對全國人民的影響不可謂不大。」

我簡直快笑死了。諸如前述,這些都是危言聳聽。因為這些反對同性戀者婚因平權的人,知道民法972條一改,所有一切都必須根著民法走,不必改,就寫下這條來恐嚇大家,說什麼「將耗費龐大行政、立法資源,對全國人民的影響不可謂不大。」事實上呢,這仍是一種不光明磊落的障眼法,是欺負視聽大眾沒工夫去「檢視與修改」罷了。

在此邀請大家去看看「台灣守護家庭」的六大反對理由,也十分沉痛的請大家想想,台灣是否如此脆弱?台灣的家庭是否如此需要保護?同性戀關係,多年來不已是大家習以為常的社會現象嗎?

一隻蟑螂的背後……

我覺得尤其可怕的,就是以所謂的「基因論」反對同性戀的根本存在,雖然已有很多學術研究論及基因決定部分或全部同性戀成因,這次的修法公聽會上,仍可聽到「目前並沒有任何科學數據可以證明同性戀是基因所造成,而科學家進行人類大腦分析的實驗,也確定同性戀基因並不存在,因此同性戀不是天生的、不是不可逆的、不是基因造成的」這種論調

新竹國際基督教會牧師蔡志東就是說那句話的人。他說他是生物學博士。「同性戀是經由後天的心理、環境和教育等因素,再加上模仿才造成的。」這是他的說法,那麼讀者你們說呢?

一個進步的社會,最不需要的就是某些人自己捂起耳朵、蒙起眼睛,不去理會因應現實的改革,甚至以「權威」的角色召喚社會大眾跟隨他們走。這些言論或許不如「一隻蟑螂背後有幾百隻蟑螂」那麼直接不堪,但其差別也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啦!

瀏覽次數:40154

延伸閱讀

畢業於文化大學法律系財經組。多年來主業為期刊編輯工作,曾擔任《台灣新文化》、《日本文摘》、《牛頓科學》、《人本教育札記》等月刊及《重現台灣史分冊百科》總編輯,《新台灣》週刊編輯顧問等。著有《終生的反對者》、《人類沙文主義者》、《男人女人懂不懂:後性別時代的情欲觀察》等書,整理有《小驢:凱歌堂講臺.周聯華牧師講道集》、《蘇建和案21年生死簿:蘇友辰律師口述歷史》,譯有《漢娜鄂蘭傳》、《李仙得:南台灣踏查手記》。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