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大禮公眾電話室和台北駅的相對位置。 圖片來源:魚夫繪。

網路發達後,網內互打免費,或者利用通訊APP,要簡訊或音訊乃至於視訊統統不要錢(當然,連網費用還是得算),所以傳統的公共電話大概快從我們的世界裡消失了,年輕人更不知公共電話為何物?所以我不忍寫訃聞,倒想寫篇出生文,免得大家只知其死,而不知其生也。

1895年日人入台,積極打造全台鐵道以利統治,1901英國維多利紅磚風格的台北駅啓用,佔地5萬餘坪,光是月台就有12鎖(約20.1268m)長,右方還建有倉儲中心,基地約位於今之台北車站西方數十公尺處,規模在當時的日本轄內算是數一數二了。

1915年站前還多蓋了一座「御大禮公眾電話室」,這是為了紀念大正天皇即位而設置的公用電話室,從舊照和記載來看真是龐然大物,用洗石子為外牆,佐以小塊大理石舖面,公共電話日語時稱「公眾電話」,這座公眾電話室的出現,引起了研究者的興趣,在那個年代裡使用公共電話能打給誰?打到哪裡?費率怎麼計算?

御大禮公眾電話室,原圖作者不詳,我把它重繪了出來。魚夫繪。

台灣出現第一部電話為日人於1898年引進供澎湖守備隊軍用通訊之用,可供一般市民使用者則於1900年推出,當時用戶為431戶,申請者多數為日人。1902~1937年期間,由郵便電信局掌管所有電話業務,於是專門職業接線生就出現了。1898年後台北市內電話交換所登記的初期電話號碼,1號為台北縣廳,2號為第八憲兵隊本部,8號為總督官邸,25號則為台灣日日新報社。

不過電番號個位數最多2位數的日子也沒多久。1905年日俄戰爭後,景氣循環趨向熱絡,總督府調整了電話交換規則政策,並實施「台灣電話呼出規程」、「台灣特設電話加入規則」,使得申裝電話的民眾激增,該年新增用戶155戶,用戶人數達到840戶,賣得最好的話機則是一種「燭台式電話」(Candle Stick Telepnone),現在看來,造型非常優雅 。

所謂的「呼出電話」(よびだしでんわ)就是可以打電話去電信單位指定接聽者,然後再由電信單位派人送出通知單通知受話者於指定時間前來接聽,但被呼叫的受話人必須住在收話局附近4公里內,收費從最低5錢到最高1圓30錢不等,只是通話品質不佳,有時要耳朶緊貼聽筒,提高聲調嘶吼才能說清楚、講明白。曾任《民報記者》的黄旺成到了1919年的日記裡還記載著接到這種電話,這有個好處,至少有一方省去了申裝電話的昻貴費用。

台北市新起街市場外的「自働電話」。魚夫繪。

公眾電話應在允許民用時就出現了,我所看到的最早照片是1902年的基隆車站前,其餘諸如屏東車站、台北新起街市場(今西門紅樓)前等都有「自働電話亭」,後來更普設於市級以上的地區及少數特殊的地域。公眾電話通話數1903年有10,840通,到1940年達到501,634通,30餘年間成長了約46倍,但仍遠低於私用電話的頻繁,且一直到1936年,全台北的公眾電話也才只有10處,其中電話費太高是一項重要的因素。

甫開張時的公眾電話費用,不論遠近,一通以15錢計費(一般私人電話一通是3分鐘,未滿3分鐘仍依一通計算)。當時一碗麵是2錢,就1910左右的統計,市內人力車伕每日所得車資通常在1圓上下,頂多至1圓60至70錢,所以倒不如叫部人力三輪車親自到要連絡的人家裡去,面對面相談一番還來得便宜許多了。

1907年公眾電話費用終於由15錢降為10錢,到了1915年台北站前的御大禮公眾電話室,依當時物價計算仍是少打為妙,不過1919年全台已有7,146支電話與6條電報線,日本政府乃規範公用電話為三種:一是官署內的「普通電話」、二為因公眾集會活動需求而臨時架設的「特殊自動電話」、三為常設性於諸如火車站內外,人潮滙集的公園等的「通常自働電話」,大抵依這個主軸發展,一直到1945年戰敗離開台灣了。

瀏覽次數:6873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關鍵字:

漫畫家、自由作家,曾任職於各大平面媒體、電台及電視台總監等,又曾為動畫公司老闆,開創3D動畫之先鋒,如今創辦網路電視台,架設文創平台。現居台南,追求「慢活」生涯,潛心教學、創作與繪畫,冷眼看世界,熱情愛台灣。魚夫粉絲專頁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