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郡役所就是現在的立法院青島第二會館,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正面三大歌德式四葉瓣假花窗。 圖片來源:魚夫繪。

七星郡役所的日本時代建築,現在是立法院用來當立委的國會辦公室,位於台北市中正區青島東路10號,定名為「青島第二會館」。聽聞立委選擇研究室很講究風水,依本山人屈指算來,我年輕時擔任過某立委的國會主任,便在這裡上班,當時出入會館的許多新科立委或小助理,都已成今日赫赫有名的政治巨頭,只有我一事無成,乃將當年所在畫了出來。反正不做無益事,何以遣餘生?

日治時期的七星郡名取自轄內之最高峰七星山(1120米),隸臺北州,下轄汐止街、士林街、北投街、內湖庄、平溪庄及松山庄,其中平溪庄於1932年改隸基隆郡,松山庄於1938年併入台北市。郡役所廳舍(辦公室)座落於幸町,範圍大概就是今天的中正區之濟南路,青島東路,徐州路和臨沂街附近,這一帶住的大部份是日本人,町內重要的建築計有緊臨郡役所的「七星農田水利會」,就是今日青島東路「臺北市非政府組織」(NGO) ,及其旁的「臺北第二高等女學校」(今立法院)、「中央研究所」(今教育部)和「幸町教會」(今濟南督長老教會)。

七星郡役所廳舍於1927年落成,空中鳥瞰呈「丌」字型,係對稱的平面佈局,外牆為素樸的光滑水泥,鑲上了古典長窗,再添加上歷史主義的裝飾元素。最引人側目的是正面三大扇哥德式四葉瓣假花窗,正面入口則仿英國都鐸王朝與詹姆士一世時期層層弧拱推疊,使得表面更形立體,由外往內看更為深邃。在那個年代裡是座地標,也便利郡內人民前來洽公。

戰後國民黨政府來台,由於立法院其實一開始只是橡皮圖章,徒有虛名,然而為了維持大中國體制,各單位分配日產官廳舍後,立法院反而沒有固定場所,最後擇定「第二高女」校舍勉強使用,其後興建的議事堂則仿臺北公會堂(中山堂)的式樣,簡化繁複的裝飾,貼滿二丁掛,雖然有心,卻是暫時等待反攻大陸成功前的設計。後來隨著業務擴展,原來的學校空間設計與語彙均不足因應台灣民主政治之發展,就是因為缺乏長遠規畫。所以除了蒐購附近土地擴大外,也將七星郡行政區域廢除,役所廳舍併為立委辦公室,但東側部份後來遭到拆除,改建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大樓,外牆部份也是再貼滿白色二丁掛,活像間大廁所。由於是立委的國會研究室,因此警衛森嚴,再加上行政區域的改變,久之,人們也忘了這就是當年的郡役所了。

立法院青島第二會館現狀。魚夫攝。

立法院的相關建築基本上有如一部拼裝車,放眼全球民主先進國家,從開工到動土落成,莫不精心擘劃,以彰顯國會殿堂的莊嚴。1992年因應老賊萬年立委全數退職,立法委員全面改選,曾經倡儀將立法院遷往華山酒廠重建;1999年又欲將仁愛路空軍總部移走,用來興建院區,屢因各方利益擺不平而作罷。2014年遭學生輕易突破衝入議場,其實也就沒什麼好奇怪了,且政府衙門也越來越失去自信,蛇籠、拒馬、雞爪釘侍候,空間戒嚴彷彿來到了專制國家一般。

我在立法院的日子裡,發現建物本身其實頗為堅固,更不會像戰後新蓋的立院建築漏水竟漏成水柱狀,只是從會館要去議場開會,就得穿梭在陰暗的民宅巷弄裡,立委通常得表現得很親民的模樣,一路和人點頭揮手打招呼,偶而還得停下來接受陳情,甚至於借錢⋯⋯,立法院如此平民化,雖是好事,可是所謂「民主殿堂」如果過於簡陋,大概也就沒有嚴肅的氛圍了。每回有請願、抗議,不得不妨礙交通往大馬路擠,也怪不得院內朝野常動手打得不可開交了。

其實在青島會館裡審預算蠻方便的,一年一整車的預算書應有盡有,國會聯絡人「隨侍」在側,有什麼問題馬上打回部會裡問。我還曾在《自立報系》發表「預算的故事」,轟動一時,但最後還是選擇離開。有則笑話可以貼切的來說明我辭職的原因:

你當國會議員的前三個月會覺得自己何德何能可以當立委諸公;後來三個月,會覺得這些立委諸公也不過爾爾; 再來三個月,你會覺得那些人何德何能來當立委諸公?

用手機拍得影像分享:

瀏覽次數:7714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漫畫家、自由作家,曾任職於各大平面媒體、電台及電視台總監等,又曾為動畫公司老闆,開創3D動畫之先鋒,如今創辦網路電視台,架設文創平台。現居台南,追求「慢活」生涯,潛心教學、創作與繪畫,冷眼看世界,熱情愛台灣。魚夫粉絲專頁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