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治・居維耶(Georges Cuvier,1769-1832)是法國十九世紀的動物學家,有一回他的學生想作弄他,半夜裡裝扮成怪獸來嚇他,居維耶仔細端詳了怪獸,明白了怎麼回事,就從容地離開了。

隔天他的學生實在憋不住,便問他何以不怕怪獸?居維耶用動物學的專業解釋說:因為那隻怪獸沒有食肉的獠牙,而且四足是帶蹄子的,一看就知道是草食性的,不會吃人,又有什麼好怕?

這件事之後,他留下一句名言:「無知比怪獸可怕。」

行政院長江宜樺打算在發言人室下成立「新媒體小組」,主要任務是負責社群網站的訊息傳遞和在網路上傳播正確訊息,並對錯誤訊息予以澄清等等,看來是像準備好了用納稅人的錢,扮頭網路怪獸來嚇人。

雖然太陽花學運將網路民主的特性發揮得淋漓盡致,不過這果然也使得掌權者驚覺統治的危機!前蘇聯白俄斯共和國,現是斯坦福大學的訪問學者Evgeny Morozov著有一書《網路的錯覺--網路自由的黑暗面》(The Net Delusion: The Dark Side of Internet Freedom)他早期在非政府組織工作,致力於網路新媒體如何重新塑造民主的社會,可是最終卻發現網路並非如同大家樂觀預期的「Twitter將是推動革命的力量」(The revolution will be Twittered!)

獨裁的政權利用網路審查的三種方式是:

一、發動對政府有效的訊息,如運用維基百科的書寫,改變觀點與真相等。

二、鼓勵公眾參與,然後將政策的失敗責任分攤予大眾。

三、藉由量變而質變,終於三人成虎的論述手段,提昇國內外政權的合法性。

TED演講》Evgeny Morozov: How the Net aids dictatorships

Morozov並且認為諸如英國倫敦騷動,使得情治系統更能透過社群媒體與人臉辨識技術等掌握參與者的情資,以及網路事實上也有如鴉片般的提供色情與遊戲等麻醉人民,讓他們變得對公共議題漠不關心。

事實上台灣政府也正在進行許多侵犯人權的網路動作,看「臉書」貼文約談學生,可能暗中發動類似中國「五毛黨」的人員到處留言、謾罵,明目張膽的透過下關鍵字來針對異議的特定人選發佈廣告等,不勝其數。

一旦動用國家預算,拿納稅人的錢來對付異議者那就更可怕了。就在行政院長江宜樺指示成立「新媒體小組」的當天我就接到匿名簡訊(故意使用hotmail經電訊路徑發出,讓人無法封鎖,難以反向偵察),局部如下圖:

這通簡訊還要求在臉書上進行關於「服貿」的公投:

當然,我並沒有直接證據足資證明這是出自政府的手段,假如是來自詐騙或釣魚網站的伎俩,那就是利用政府即將在網路裡展開行動,趁亂打劫,可見既然政府要扮怪獸,牛鬼蛇神也就如影隨形了。

相反的,美國總統歐巴馬一上台,就推動各項「開放政府前瞻」 (Open Government Initiative) 作為,倡導參與式民主,其中 data.gov更是將各項政策重要數據透明化,擴大民眾的參與,儘管美國政府也暗中監看人民的網路行為,但絕不會為了辯護政策,大辣辣的動用國庫來成立政府的網路軍。

其實在民主社會裡的網路裡訊息傳播是經由關係內容的節點來傳播的,不同立場的觀點將會遭到節點審查而被中止甚至反制;而訊息過濾成「知識」的過程也誠如《Too Big to Know》一書作者溫柏格( David Weinberger)所說,經由社群式和運算式(通常是綜合了兩者的技術),例如在「臉書」經由按讚、留言或分享,將被認可的訊息經由個人的「動態時報」傳遞出去,此外,臉書也有其衍算法,減低「垃圾訊息」的曝光機會,也提供了檢舉或取消追蹤等功能等,防止進一步的擴散。

就在媒體報導:「日本重啟核電,馬江唱雙簧背書」的同時,我也從網路接收到:「馬卡茸LUB 不要拖日本下水!! 看看日本,核能以外的各種努力」一文,詳細臚列日本在核電能源之外的努力和官方說法抗衡。

溫柏格也認為,網路資訊的形式通常讓持反對意見者的立場更形堅定,因為知識形成的模式和傳統絕對迥異。那麼馬江想扭轉網路劣勢應該怎麼做呢?兩種方法:

一是學習中國共產黨的方式,完全封鎖網路。這在民主意識高漲的台灣自然行不通,不過也不是不可能如冷水煮青蛙般的,高舉自由經濟的大旗,一步步來實現。

二是將領導的威權放下,將資訊透明化,決策的過程變成是一種網路型態由下而上的求同存異,而不是找各縣巿長一起來為中央背書。就像溫柏格所形容的,「維基」的創辦人吉米・威爾斯並不去下決定維基的書寫限制,而是有如大法官般的概括解釋條文,但他的概括解釋仍會遭到來自各方的挑戰。

「離經叛道的年輕一代」(generation epsilon)一詞是2000年塞爾維亞領導非暴力抗爭終於扳倒專制政權的Srdja Popovic所發明的,這個世代大約是18到29歲之間,相較於太陽花學運的學生,年齡相仿,行為也雷同,更同樣是「網路世代」,網路發達使得抗爭的方式足以相互觀摩學習,如今政府想扮演獨裁的怪獸來嚇唬老百姓,人民不再無知,也不再任人宰制,很快的就會拆穿這怪獸的真面目,但我對網路能否更深化民主的前途雖然樂觀,卻也充滿了疑慮,Srdja Popovic也說網路也有它的侷限,和平示威只有在街頭才能得到取得勝利,坐在電腦前點擊滑鼠永遠不能改變社會,事實上,保障我們網路的民主自由是實體社會裡的制度,一旦任由掌權者將其變化為怪獸,那麼網路裡的民主開放精神也就不保了。

photo credit:Dennis Skley (CC BY-ND 2.0)

瀏覽次數:8887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漫畫家、弘光大學特聘教授,曾任職於各大平面媒體、電台及電視台總監等,又曾為動畫公司老闆,開創3D動畫之先鋒,如今創辦網路電視台,架設文創平台。現居台南,追求「慢活」生涯,潛心教學、創作與繪畫,冷眼看世界,熱情愛台灣。魚夫粉絲專頁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