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太陽花革命,學生佔領立法院,一場由網路世代的年輕學子所發起的網路媒體戰是徹底超越了傳統媒體的思維與能耐,其實對許多學生來說,媒體妄圖偏頗的報導其實很難奏效,許多人得知訊息的管道其實是網路,媒介是手機等行動裝置,真相立即浮現,很難扭曲。

先從直播說起,一雙拖鞋架起iPad,透過Ustream,再經社群媒體的傳遞,很快的就目睹了議場內部學生活動的情況,相較於立法院外各電視台花費千萬購買的SNG車,立即的效果毫不遜色。Ustream曾經是美國歐巴馬競選總統時的網路直播利器,連就職典禮時的現場也如法泡製。

iReport是CNN的公民網,於2006年啓用,任何人只消提供確實有效的郵件帳號都可以上傳「原汁原味」的影片而登上國際平台,這雖然並不代表CNN的立場,但在提供全球公民記者上傳重大新聞上的尺度很寛,血腥暴力也不一定避諱,這次的學運,有人將警察鎮壓學生的畫面上傳,就是希望因此獲得國際聲援;另一方面許多公民記者將學運相關活動影片上傳YouTube,結果遭到不明原因刪除(這有可能是某些政治團體的計畫性檢舉所造成),於是乃轉而上傳Google Drive雲端硬碟,再將連結公開於網路並貼上FB傳播,這就避開了政治上的干擾。

We the people是美國白宮於2011年創立的網站,提供全球人民向歐巴馬請願的管道,議題一經提出,只消十萬人連署成功,總統就會對該議題進行回應,太陽花革命一起,台灣海內外愛台人士很快的就簽署完成。在美國,諸如此類讓政治領袖直接面對人民的做法很多,2009年由美國「國家報」(Nation)、「華盛頓時報」(The Washington Times)和Personal Democracy Forum所組成的團隊,創設了一個網站叫做Ask The President的網站,不是只有一般的記者可以進入白宮提問題問問總統歐巴馬,遊戲規則很簡單,提出問題後,經過民眾來推(不必登入),越往上者,白宮記者會可以優先回答!

在網路裡,如今訴諸國際的方法非常多,馬英九開再多的快閃國際記者會都很難改變世人所目睹的真相。

傳統媒體的傳播形式是屬於強迫性的要閱聽人接受,但在社群媒體裡就必須靠節點的「關係網路」當成「轉播站」,例如要在FB裡傳播對某個特定政黨有所偏好的內容,那麼傳送到某位剛好是持相反立場者的「動態消息」上便會戛然而止,不再被傳送出去,而且有可能遭到立即的反制,所以「關係網路」會決定訊息的最後走向,再也不能像傳統大眾傳播式的強灌輸在每個人的身上。

台灣人愛用的兩大社群媒一是FB,另外則是手機上的Line。 太陽花革命的學生們運用FB開闢了幾個重要的粉絲專頁,諸如:「遍地開花!反黑箱服貿協議」、「黑色島國青年陣線」、「沃草」等,迅速累積數十萬的粉絲,等於是遍地成立了烽火台;Line的運用則是做為群組連絡,在3月24日警察鎮暴後,則是號召以黑畫面「關燈」的方式替代FB和Line的大頭貼,以示抗議。

許多群眾運動的經驗,其實還能使用FB的HashTag的功能來聚攏關注。2013年的波士頓爆炸案就是#BostonStrong來邀請網友共同關懷受害者家屬,不過這回學運使用的並不多。

事實上在手機通訊應用程式裡,最適合學運者並非Line而是黑莓機所開發的BBM,2011英國倫敦動亂事件,參與者通過黑莓手機及Twitter等網路工具相互聯繫,使得英國政府難以控制勢態發展,其中Twitter是公開串連,而黑莓機才是重要成員裡的秘密武器,以其加密功能超強,而且還能分享位置追蹤,低頻寬傳輸等,這在避免機密外露或者追踪參與者行動軌跡,確定其安全性上,都能獲得較好的應用。 

Google所提供的功能在這回學潮裡的運用非常多,除了用Google Drive來存放影片外,又如以Google協作平台製作「反服貿粗暴過關 公民佔領立法院抗爭資訊彙整」,以Docs製作「反黑箱服貿 守護民主之夜 現場需求」請求外界支援等,真是發揮得㵉漓盡緻。

g0v.tw零時政府是一個推動資訊透明化的社群,致力於開發公民參與社會的資訊平台與工具。學生們在這裡使用了hackfoldr統包他們所有的活動和資訊,這些適時立即的網路行動,不但能召集社會資源,且能發揮打擊政客謊言、特定政治立場媒體的抹黑,怪不得有人說這回是網路喚醒了電視,傳統媒體反而完全跟在後頭氣喘咻咻的追遂網路消息被拖著跑

fliyingV是一種「共同集資」(Crowd founding)的平台,這一類的平台最多的通常是發明設計產品透過社群徵求投資者來共同開發,但用來募集政治基金,我倒是頭一遭看到,可以預見未來將成為許多政治活動訴求群眾募款的典範

最後是運用FireChat來建立無網路狀態下的緊急手機網,有點類似美國國防部發展中的「隨意無線網路」(ad-hoc network),即無需網路的固定基礎設施而能在裝置與裝置之間連結成網,成為美軍作戰或救急時的緊急設施。而這個通訊軟體則是在3月20日出現的,直接利用手持iPhone或iPad Air,並裝有iOS7以上的系統,再透過AirDrop的整合,就可以傳遞文字和照片訊息,所以如是遇上了過多的人使用網路(Wi-Fi或行動網路)而造成大塞車,那麼一台台的上述蘋果裝置便可以串連成一個網路,就好像大家排成長龍接力搬運物品,一直搬到卡車或者搬到可以上網的地方再傳到社群媒如FB上。

太陽花革命裡我這個當老師的一開始就在FB上宣佈:「上課不點名,但要打卡給老師看到,尤其在立法院。」我年輕時也曾為了爭取民主自由而和鎮暴警察對峙,所以起初是極度擔心他們的安全,也數度到現場關心,不過反而因此從學生的身上學到堅持、勇氣和創意,我在學校裡教的是網路科技應用,但看這回的實戰應用,也不得不說真是大開眼界了。

瀏覽次數:20612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漫畫家、弘光大學特聘教授,曾任職於各大平面媒體、電台及電視台總監等,又曾為動畫公司老闆,開創3D動畫之先鋒,如今創辦網路電視台,架設文創平台。現居台南,追求「慢活」生涯,潛心教學、創作與繪畫,冷眼看世界,熱情愛台灣。魚夫粉絲專頁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