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總統近日率領部會首長進行兩天一夜的「能源之旅」,走訪各重要能源設施,並夜宿核三廠。先姑且不論這趟旅程為核能背書的濃重意味,筆者認為,若論及我國長遠的能源政策,馬總統更應該看的,其實是下面的基本事實。

核四辯論的背後,其實有一個大家都不願意面對的險峻真相:我國永無止境、持續攀高的能源需求!過去是如此,未來也是如此!除非我們能開始大幅調整全國的社會經濟結構與生活方式。

根據今年能源主管機關委託研究機構所進行的「能源開發政策總體需求面推估」案初步推估,其總結果如下:未來二十年,在每年經濟成長率為3.65%、能源效率每年提升2.2%的前提下,我國總能源消費量成長率將為每年平均1.35%,在電力部分每年消費量成長率則為2.11%。換句話說,在2030年的時候,我國整體能源需求將比2010年成長30.8%,在電力部門則是整體成長達51.9%!

必須先提醒大家的是,這個推估並不完整,因為它沒有考慮能源稅、碳稅等政策變數,但它還是揭露了重要的基本事實。首先,不出乎學術界所瞭解的是,經濟成長與能源需求是亦步亦趨的!這是因為,經濟活動背後有其能源與物質基礎,每一單位產出都會消耗能源與物質,問題只是多高而已。雖然能源效率持續有所提升(也就是單位產值所消耗的能源降低),這世界還是無法做到經濟成長與能源需求的絕對脫勾。只有一種情形,就是經濟成長率為零、或夠低的時候,低到經濟成長所帶來的能源需求增加可以被能源效率提升所抵銷,這種情形很罕見,主要發生於經濟成長率低、且努力提升能源效率的少數歐洲國家。

第二個事實,核四的加入,能解決這個基本態勢嗎?答案是不行。核四預計將提供現在全國總供應電量的8%,在上述推估的基本情境之下,四年的經濟成長及能源需求成長,就會將核四的供應增量消耗殆盡!

許多人會問,那麼,我們為何要為這四年的時間,去承受核災的風險?

這是主張核四續建者無法回答的問題。擁核者中,相當多數其實是支持經濟(快速)成長論者,其論點主要是主張,若沒有充沛、低廉的電力,那麼經濟(快速)成長將無以為繼(甚至預測說大家的子孫以後要去當外勞),並據此認為台灣應該接受核電的風險;甚至有時候,連環境的論點也跑出來了,例如在中國時報主辦的核四辯論中,工商產業界代表就表示,若沒有核四壓抑碳排放量,那麼我國將會被國際溫室氣體公約制裁。但這實在是以環境之名行傷害環境之實,因為經濟成長論者沒有明說的實情是,按照他們所主張的高度經濟成長,台灣未來20年即使再增六個新核電廠也還不夠,否則就要增加眾多燃煤、燃氣電廠來補足缺口。問題是,在那個情況下,我們如何能承受六個以上的新核電廠風險?若主張核電發展就到核四為止,我們又如何面對,為了滿足成長51.9%的電力需求所導致石化能源碳排放劇增的事實?

筆者將每年經濟成長率3.65%的假設形容為高經濟成長,那是因為這個經濟成長率已經是台灣環境不可承受之重。只是對台灣一般輿論而言,尤其是對經濟成長論者而言,這個經濟成長率可是「悶經濟」!我國2000至2010年平均經濟成長率為3.86%(這比上述推估假設未來的3.65%年經濟成長率還高),已經讓多數國人覺得經濟悶透了,因此從總統府到行政院也想盡一切辦法,要突破這個「悶經濟」。但行文至此,筆者已經不知道何者是政府真正的政策,是那個拼命拉抬經濟成長率、要突破當前「悶經濟」的政府?或是馬總統一再宣示「於2025年回到2000年碳排放量水準」的政府?

這兩者根本是矛盾的目標!

以一個通俗的比喻,台灣就像鐵達尼號,明知再不改變方向就會撞上冰山,但許多乘客不但不想改變方向,還抱怨船長怎麼不加快速度好早一點到達目的地。而我們其實無法瞭解船長真正的想法是什麼,因為他經常在A場合答應要加快速度,在B場合則保證說安全第一。或許他真正想的是(其實也是他經常說的),要「兼顧速度(經濟成長)與安全(環境)」,但就像本文先前所分析的,在能源相關的經濟與環境議題裡,根本還沒有這種魚與熊掌兼得的好康事情!

支持續建核四還有一個較為溫和的主張版本,即希望藉此爭取台灣整體結構轉型的時間,等結構轉型完成,「非核家園」就可以順利達成。但誠如筆者下一段所要陳述的,若只是續建核四而沒有引進能源稅制,那麼所謂爭取轉型時間將變成純粹騙人的口號,因為,「能源開發政策總體需求面推估」已經誠實地透露了政府的心態與對未來的預測,未來20年轉型根本不會發生,我國整體能源需求依然在既有路線上如脫韁野馬般地增加!

大家會問,我們有沒有合理的出路呢?有的,能源稅制將是所有改革的必要條件(且其稅率必須足以反映能源使用的外部成本),這也是「能源開發政策總體需求面推估」目前可惜還沒有納入考量的因素。所有的必要改革,包括調整產業結構、調整生活形態、提高能源效率、提高再生能源比例、鼓勵公共運輸、鼓勵節能減碳、綠建築、低碳飲食…,都仰賴將外部成本內部化的能源稅制,因為,若沒有價格來強制改變、懲罰製造負面外部性的行為,上面的願景注定都將淪為口號。以數字來說,若能透過能源稅將能源效率改善速度提升至每年2.2%以上,並搭配較低(如2.2%以下)的經濟成長率,則我國或有機會可以達成能源需求零成長的目標。

但筆者也承認,在舉國經濟至上的思惟傳統下,無論是降低經濟成長率預期,或是引進能源稅制,這都是所有政府不可承受之重,政治上不可能一步到位。但正也因如此,筆者主張政府更要及早做,在更長的時間內減緩改革的衝擊,讓整個社會可以得到逐步調整的機會。

就此而論,儘管上述分析中有對政府的諸多質疑,我還是要為一件事給馬總統按個讚:調整電價的確是該做的事!儘管這距離真正的能源稅、外部成本內部化還有遙遠的距離,但台灣就是需要逐步的改革。

只是,鑑於政府及整個社會在能源政策上的「鐵達尼號加速往冰山衝」之本質,筆者在按讚之餘,還是主張要對政府時時「聽其言觀其行」,我們面對政府所能做的最好的事情,還是在它做對時讚美它,在它做錯時抨擊之。

在核四公投之前,要引進能源稅當然是不可能,但筆者希望馬政府還能做一件正確的事:為能源稅的公共討論提供資訊基礎,在「能源開發政策總體需求面推估」中,納入能源稅的因子,並透明地告訴社會大眾,在何種能源稅率、經濟成長率下,我國可以達成能源需求零成長的目標,或是達成「於2025年回到2000年碳排放量水準」的政府宣示目標。無論事實如何殘酷,我國政府與社會大眾終究需要面對事實,否則在缺乏透明資訊下進行的核四公投或公共決策,終究只是荒謬的鬧劇。

瀏覽次數:8608

編輯推薦

延伸閱讀

成長、工作、生活於花蓮,德國海德堡大學環境與資源經濟學博士,現任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教授。主要關切與研究的問題,包括東台灣永續發展議題,以及社會與生態系統的整合治理。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