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人權、人道精神,加上國力允許,挪威每年會根據聯合國的配額,接納來自中東地區上千名的難民,又或者會為許多不堪自己國家政治迫害者,提供安全庇護,同時藉由諾貝爾和平奬的影響力,向外傳播北歐式的道德觀,於是有「人權國家」之稱。

事實上,中東難民移居挪威後,和當地社會並非全無衝突,舉凡日常習慣、宗教信仰、教育理念,他們的想法和多數挪威人之間都存有極大差異,奧斯陸城東的格林蘭區(Grøland),多為巴基斯坦(巴基斯坦多屬早年勞工移民)、伊朗、伊拉克、阿富汗和非洲裔移民群聚,彼此以迥異於挪威人的方式過活,儼然是處「國中之國」,挪威人也許偶爾願意前往格林蘭區,在當地充滿異國風味的超級市場挑選特別的食材,但他們很少認為那裡會是個適合「挪威人」居住的環境。

移居挪威的難民多為穆斯林,在伊斯蘭教義牽引下,這群人雖然得以在斯堪地那維亞獲得重生,但他們仍習慣依循祖國的生活模式,長期和挪威文化格格不入,不過,近年來逐漸有外來的穆斯林,敢於鼓起勇氣,讓自己融入在地,走向挪威化,儘管這麼做很可能冒犯了伊斯蘭信仰,進而遭到同鄉的伊斯蘭基本教義派鄙夷排擠。

邦德雅(Av Lily Bandehy)是一名移居挪威多年的穆斯林婦女,她曾在網路上發表一封公開信,歷數逃出伊朗,最後落籍挪威的心路歷程,這封信的內容,也許未必得到她在伊朗家人的認同,倒是大為鼓舞了挪威人,相信自由、民主、人權正是現代人類社會基本所需,任何人無論出身在什麼地方,對它都會充滿渴望.

和邦德雅同輩的伊朗人,多數目睹了1978年的伊朗政變,政變之前的伊朗,國家糧食充沛,政府不僅提供兒童義務教育,婦女也有機會活躍於社會舞台,甚至可謂性別平等,但最大的缺憾,就是人民無權質疑伊朗君主的絕對統治,當年政變導火線之一,正是為爭取民主而來。

問題在於,當伊斯蘭教領袖何梅尼(Ayatollah Khomeini)成功發動政變,接手政權,宣布成立伊斯蘭共和國後,伴隨新政府而來,不是人民渴望已久、相對君主制的民主和自由,而是舉國改採高壓式的伊斯蘭教義領導,伊斯蘭教法取代了伊朗憲法,所有異教全不被允許,最顯著的變化,便是伊朗婦女的地位頓時一落千丈,從此女孩從七歲起,出門在外被迫一律穿戴面紗(hijab),爾後則還要以黑色長袍遮覆全身,最終只能露出一對眼睛,女人成了男人的附屬品,原本所擁有的財產徒然失去大半,因為依教義規定,女人財產不得多於她的另一半.女人犯了教規,男人可用木棍、石頭將她打死,同性戀幾無容身之地,婦女和女童淪為男人的奴役,總之政治上的變革,已成了伊朗婦女的夢魘,不堪忍受者,只好遠離家園。

邦德雅在信中寫下個人生活最大的突破,就是她自1988年成功移居挪威後,終於可以盡情閱讀西方報紙和所有歐洲文學書籍(何梅尼政府勒令伊朗女性不得閱讀西方書籍),可在國家戲劇院看一齣舞台劇、在挪威歌劇院欣賞一曲交響樂(何梅尼政府認為西方音樂是邪惡的象徵),同時享有充分的言論自由,包括批判宗教的自由,個人權利受到挪威憲法保護,當年他們寄望政變為自己國家帶來的新希望,結果輾轉都在挪威獲得,最難能可貴,是她終於親嚐了一種生而為人的自由感。

過去一段時間,挪威人權團體在宣揚人權主張的工作上,確實遇到不少阻力,尤其經常受到「干預他國內政」的批評,諸如前納粹德國、前蘇聯、緬甸和中國,都曾為了國內民主人士獲頒諾貝爾和平奬,一度和挪威交惡。挪威和中東國家,包括伊朗在內,更多的是出於宗教信仰差異而來的對立,挪威媒體曾轉載丹麥漫畫家一則諷刺穆斯林是恐怖分子的漫畫,而遭境內穆斯林暴力威脅,儘管如此,挪威人權團體卻未停止對現今少數極權國家「口誅筆伐」,尤有甚者,且視批判極權國家內部的人權狀況為一國際義務,目前他們遇到最強勁的對手,便是中國,在中國政府眼下,2010年民運分子劉曉波得到諾貝爾和平奬,不啻是最嚴重的干預內政。

多數挪威人依然相信,人類追求思想、言論,乃至心靈上的自由,應為基本人權,在接納難民和接受政治庇護,以至藉和平獎頒贈,表彰人權有功者,最終目的,就是為了敦促那些極權國家修正作風。在網路上發言表示深獲挪威自由思想啓蒙的邦德雅,某種程度實已形同在「顛覆祖國」,也許挪威所為,將招致極權國家反彈,但一如挪威諾貝爾委員會文獻裡所提出的疑問:「干預他國政府,是不是正義?假如我們對那些在自己國家受暴政統治的人民視而不見,那些人又該向誰求助呢?」

穆斯林婦女一封信,說明了挪威的人權內涵終究不只是北歐價值,尤其她歌頌的並不是這個國家物質條件的華麗面;可惜直到今天,卻未曾有任何一位為了更美好的生活、更自由的空氣,從而移居,或選擇在挪威一留不走的中國人,敢於在公開場合或者網路平台,發言批判中國政府究竟如何箝制人民的思想自由,倒是十分欣喜於當地高水準的生活享受,又或者,即使他們在挪威被賦予了絕對的言論權,但置身自由之中,對中國共產黨的恐懼也無法隨之散去,而那又是一個如何比神權統治更令人民畏懼的政權?

瀏覽次數:4783

延伸閱讀

關鍵字:
1976年生,曾任《新新聞周報》、《聯合晚報》政治組記者,現為FPA「挪威外國記者協會」(Froeign Press Association in Norway)成員,繼續以獨立記者身份穿梭各重大新聞事件.現居挪威奧斯陸.著有《挪威縮影—奧斯陸觀察筆記》、《挪威,綠色驚嘆號!》、《安然無恙不比遺憾好》、《北歐超完美丈夫的秘密》、《小國的靈魂—挪威的生存之道》等書.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