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正:「我的臉書」不是我的,你的也不是

2017/07/0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那晚,在台東太麻里的排灣族部落,無預警,我的臉書「張張正」被關閉了。臉書沒有說明原因。

我嚇了一跳。幾年來在臉書上的文字圖片愛恨情仇都不見了嗎?

也許是部落的祖靈、也許是樹林裡的蟲鳴,讓我在短暫的驚嚇之後,懂了臉書的神諭。懂了,也就平靜了。

是的,臉書在秀肌肉,臉書在顯神威,宣示祂和我之間明確的關係:他是老大,我是草民,他是主人,我是奴隸,「我的臉書」不是我的,是祂的。臉書不是公有地,是私有地,是我自己貪小便宜來靠行,祂隨時可收回。如果過去我嘴巴上習慣說「我的臉書」,那絕對是誤用。無論「我的臉書」或「你的臉書」,都是祂的。

臉書建立了20億個帳戶的王國,多年來我不自覺地成為奴隸貢獻心力,經營著自以為是「我的」的臉書帳號,因此得到不少樂趣,也因此招惹了不少麻煩。如今祂不要我了,未嘗不是一個契機,讓我重回沒有臉書的日子。

不過,「我的」臉書帳號管理好幾個粉絲頁、臉書社團,還有些事情必須透過臉書messenger聯絡,於是在「張張正」被無預警關閉之後,我隨即開了一個「張正」的帳號,請同仁幫我重新加入社團、粉絲頁管理員、以及臉書對話群組。

沒想到,跨過一個週末,我新開的「張正」又被關了!一樣沒有明確的關閉理由。

▋為什麼被關?

有好幾個理由會被關閉臉書帳號:沒有用真名、假冒他人、一人多個帳號、發送垃圾訊息騷擾臉友、刊登不妥當的文章圖片。

沒用真名我認了。多年前剛剛開始玩臉書的時候,重複填寫了「姓」,於是變成「張張正」,用久了也頗習慣。如果臉書您一定要我改,我就改吧!然而,第二次登記的名字是「張正」呀!為什麼也被關呢? 

一人多個帳號這條罪,我的確犯了。多年前為了玩臉書遊戲,用反白的照片當大頭貼的照片多開了一個「黑臉張正」。但是那個帳號存在多年,也多年沒用,怎麼現在突然來掃蕩?

至於亂發訊息給臉友,這,也很有可能。我除了是「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和「台灣一起夢想公益協會」兩個粉絲頁的管理員,也還在好幾個粉絲頁、社團插一腳,難免要發些活動通知邀請朋友參加。也許是邀得太勤快,所以被檢舉了。不過比起從前玩Candy Crush或者其他臉書遊戲,為了點數濫發邀請,現在這些因為正經活動所發出邀請的數量,應該少得多吧?而第二個臉書「張正」,才剛剛開張三天,還來不及做些什麼事,為什麼也被關了呢?

還有一個罪刑可能導致臉書被關,就是刊登不當圖片文字。我沒有在臉書上分享「十八禁」的嗜好,也不炫耀大吃大喝小貓小狗。偶爾放閃是有的,但也只是異性戀夫妻的尋常生活。

朋友得知我的臉書被關,紛紛關心獻策。不過,最後有權決定關或不關的個人臉書帳號的,終究還是天威難測的臉書。臉書一定有祂的理由,只是凡人不懂。

▋被關臉書的虛榮及臉書給我的啟示

「張張正」被關、第二個「張正」也被關之後,我想起多年前那個「黑臉張正」的帳號。重新登入,嘿,還可以用,雖然不知道可以用多久。

陸續得知許多人也遭到關閉臉書的命運:好人會館王榮墩、同志文學史紀大偉、大馬金正恩黃康偉、超級左派木工孫銘德、歌手朱約信、台南古書店聚珍堂……。

以上這些人都可以找到相對應的檢舉者:專門搶救崩盤農產的好人會館王榮墩,可能是被農產大盤檢舉;導致同志學者紀大偉被關臉書的,萌萌的反同團體似乎是不二人選;馬來西亞社運青年黃康偉被關臉書,恐怕是大馬政府下的手;超級左派木工孫銘德,顯然是右派木工的眼中釘……。

這甚至成了某種病態的「虛榮」。如果你沒有被關臉書,表示平常發的圖文不痛不癢,缺乏社會影響力。

臉書要求這些「罪人」提供身份證明,甚至要求提供面孔清楚、手持身份證明的照片(如果是用嘴叼著行嗎?)。有人之後被放出來了,有人還沒。不急,也急不來。就如同不斷變化的臉書演算法,我這種等級的電腦使用者永遠不可能懂。

在我提供了擠出笑容拿著身分證的自拍大頭照、代表完全臣服於臉書之後,「張張正」結束了兩個禮拜的禁閉,以「張正」這個名字被臉書放了出來。臉書給了一封客氣的信,不過依舊沒有說明原因。

經歷這番波折,我對臉書更多了些敬畏,「敬而遠之」應該是未來的指導原則,也有隨時再被不知緣由關禁閉的心理準備。幸虧,臉書之外的世界還很大。

     

延伸閱讀:

慢車離開臉書的理由

為何網路像蝨子一樣咬我的背?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