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惡紫奪朱,別學蔡溫義〉一文,迴響強烈,謗譽交雜。

簡言之,我之所以說「別學蔡溫義」,源自於他在奧運舉重奪金之後,表達欺敵戰術成功的言論,以及媒體普遍的讚譽,也包括他過往可議的「事蹟」。這一連串事件,會對台灣造成兩個傷害,同時與台灣某些現有的不當狀況相呼應:一是信任落空,二是目標錯置。

▋兩項傷害

先說信任。我質問:在打著「運動精神」旗幟的運動場上,欺敵這種小聰明、小手段,該被表揚稱頌嗎?

有人因欺敵而獲益,就有另一方必須時時提防。我並未主張在戰爭或競賽中不該使用欺敵戰術,我指責的是蔡溫義賽後裡子面子全要的得意洋洋,以及媒體的照單全收,彷彿此次奪金,全賴蔡溫義的「欺敵」。

所以我主張,欺敵不該被抬到這麼高的位置,因為這有損於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而相對應的台灣社會不當現況,就是審計治國,防弊比興利重要,卻又防不勝防。

另外,在蔡溫義「欺敵成功」的聲浪之下,這面金牌背後選手的努力、親友的支持、甚至蔡溫義教練本身平時對選手的督導訓練,都顯得微不足道。這也是第二個傷害:目標錯置。

當欺敵如此重要,當奪金是唯一目標,勢必將精力導引至此,也拉開與「運動精神」的距離。所以我問:想像任何一種比賽,如果參賽者把力氣都花在「欺敵」上,會是什麼樣子?想像任何一個社會,如果所有人把力氣都花在「欺敵」上,會是什麼樣子?

會是什麼樣子?就是這個樣子:

做運動不是為了鍛鍊身心而是為了拿獎金。
彈鋼琴不是為了享受音樂而是為了多元入學。
買房子不是為了安身立命而是為了炒樓賺錢。
考試不是為了檢測學習成果而是追求高分。
老師不是傳道授業解惑,而是教你如何猜題如何鑽營如何用知識壓榨沒有知識的人。
學校的評鑑與軍隊的裝檢,不是為了提升教學或者提升戰力,而是看誰比較擅長紙上作業、巴結長官。

▋關於誤讀

文章刊出之後,就只能接受公評了。即使誤讀。

有人認為我的文章抹煞了金牌舉重選手許淑淨的努力與實力。不過,我的意思恰恰相反,遮掩許淑淨的,正是蔡溫義的言行。

此文最大的誤讀,恐怕是有人認為我的主張是不可欺敵,雖然全文從頭到尾都沒有這樣的主張。我談的是,「欺敵」在蔡溫義與媒體合力擴大效應之後的負面影響。

原文也有明確的錯誤,例如標題。原本我下的標題是「別讓惡紫奪朱」,將「惡」當成「壞的、糟糕的」來解釋,有人指出原典中的「惡」是動詞「厭惡」,所以後來改成現在的標題。感謝糾正。

通常讀者誤讀,也算作者的責任,因為作者沒寫清楚,這點我責無旁貸。然而,有些誤讀可能是蓄意的,或者是因為被某些情緒帶領。例如有人在留言中把樓歪到說我拿了中國的錢,說我是中共的同路人,或者發一些騷擾信件。這些就算了,當是鬼月遇見國族幽靈。

不過,即使這樣的國族主義情緒可以理解,也不應該被縱容,尤其是當這些情緒已經成為仇恨言論或者誹謗。朋友提供了媒體前輩魚夫的經驗,也給大家參考(有人在網路裡亂罵你,您一定要堅持告到底/魚夫告自由時報記者曾韋禎的勝訴結果!)。

至於有人說我不是舉重界或者體育界的人,所以不能評論,我不同意。你會因為沒有下過蛋就無法評斷這顆蛋是好蛋還是臭蛋嗎?你會因為沒有下過廚就無法判斷這道菜好吃還是難吃嗎?你會因為不曾從政就不能評論政治人物嗎?其理甚明。

▋我們要什麼樣的台灣?

擴大範圍來看,這的確不是蔡溫義個人的問題。

許多急著向世界證明自己的國家,對於國際體育賽事都有著莫名的狂熱,台灣也是其中之一。於是從好久好久以前開始,官方領頭,設置了以體育賽事抒解國族情緒的制度,餵養民眾對於奪牌、對於「台灣之光」的飢渴,於是產生了「蔡溫義們」。

然而,這樣的狀況還要持續多久呢?前進中的台灣,要將自己打造成什麼樣子呢?

我希望,台灣是一個公平多元光明磊落的地方,是一個有言論自由的地方,是一個不要被迫挺誰愛誰的台灣,是一個謙卑謙卑再謙卑的台灣。所以我極不認同蔡溫義的言行,從他過去的紀錄,到他這次「裡子也要、面子也要」的發言,違背了我理想中的台灣。

就不說我們過去怎麼在運動場上討厭韓國隊的了。拿現在最讓台灣擔心的中國來說,如果我們同意蔡溫義的高傲姿態,那麼,在面對中國的強勢打壓時,我們要以什麼回擊?如果我們縱容台灣的國族主義蔓延,那麼面對中國鄉民高喊中國國族主義時,我們要怎麼回應?

我們會啞口無言,因為兩邊用了一樣的招數。

如果要讓台灣成為一個更好的台灣,不是跟別人比大聲、比人多,而是比氣度。勝不驕,敗不餒,不卑不亢,就這麼簡單。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