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明義:我們剩不到二十四小時了

──如何阻止政府在兩岸文化政策上愚昧、無能、粗魯而自我感覺良好地倒退

各位朋友:

不知道你是否看到這個新聞:

《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簽署前夕,驚爆服貿協議開放大陸印刷服務業來台,主管部門事先未被告知!服貿協議,我方同意大陸印刷服務業比照台灣在WTO所做承諾來台,等於是全面開放,由於大陸印刷與出版業是「打包」經營,一開放恐將使大陸出版品大舉登台,台灣出版業面臨強大競爭。

對此,主管部會的官員11日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坦言,該部會事先對此並不知情。據悉,之前披露遭議的美容美髮業開放也有類似問題,部會多頭馬車互踢皮球,缺乏統整與協調,導致開放項目的評估與因應都未臻完善。……

 (六月十二日《旺報》)

不論你是在出版、印刷、書店,或者發行通路裡工作的人,還是作者、設計者,還是一個只是愛進書店、愛買書的人,都應該知道:有一件對我們影響巨大的事情,就要在政府決策沒有戰略思維,部會之間欠缺溝通,對民間聲音毫不尊重,對大陸談判守不住底線的狀態下,馬上就要在二十四小時之內發生了。

台灣的出版市場腹地狹小,出版、印刷、書刊零售、書刊發行這些相關聯的環節,不但分屬不同行業,並且就規模而言,絕大部份都是小型業者,甚至奈米型業者。然而,由於出版最重要的土壤和養分是自由和開放的環境,所以隨著台灣幾十年民主化的發展,眾多創作者和小型出版業者不但沒有受囿於市場規模的侷限,反而以多元多樣的靈活視野和心態,寫下了偉大的篇章,也帶動了印刷、書刊零售、書刊發行等整個產業鏈的發展。

中國大陸則不同。不但市場規模大,出版、印刷、書刊零售、書刊發行四個行業統整為一,均為新聞出版總署所主管,並且任何一個省級的出版集團,莫不同時經營這四項業務,擁有這四個行業豐沛的資源,創造出四頭一身的規模經濟。

幾十年來,台灣出版業希望的、期待的、等待的、夢想的,就是有一天中國大陸能夠對我們有所開放,形成一個大華文市場的腹地,讓我們也有機會在大陸把出版相關的產業鏈做新的發展。

當然,任何人都知道,由於中國大陸對意識型態的重視與管制,這是件不容易的事。但,不正因為如此,從馬英九總統就任之後,因為新的政府開放了三通,開放了兩岸文化交流,所以我們應該期許政府應該做出一點和過去不同的突破嗎?

現在從政府馬上要在六月二十一日(星期五)就要和中國大陸簽的「服務協議」,尤其是其中開放陸資來台投資印刷業來看,明顯地看出不但沒有突破,還愚昧、無能、粗魯而自我感覺良好地倒退。

政府不但沒有把台灣出版業原來就相形弱小的四個產業鏈「綑綁」起來和中國大陸談判,竟然還配合中國大陸一向的談判策略,把四個產業鏈「切割」開來,先挑印刷業來談。這是愚昧。

退一步來說,就算要談印刷業,起碼要談出兩岸對等的開放。照現在要簽的協議,陸資來台投資印刷,可以印刷任何事物,當然包括任何書籍雜誌。但是台灣業者要去大陸投資印刷,卻還是拿不到渴望多少年不可得的「書刊准印證」,只能印些包裝紙材及宣傳物出版品。這是無能。

再退一步來說,對台灣印刷業影響如此重大的事情,起碼應該公開討論,對印刷業者,對出版相關產業鏈上下游業者舉辦公聽會,聆聽大家的聲音與需要,再調整一些談判底線。但是我們的政府部會沒有給同業任何這種公開討論的機會。這是粗魯。

台灣的印刷業者,一如我們出版產業鏈的任何其他環節的業者,都是小資本、小人力運作。這是我們的弱點,其實也是我們的特長。何況,只要政府能幫業者談到去大陸做印刷可以拿到「書刊准印證」,台灣再小的印刷業者也必能找到豐沛的資金和人才去擴展新的市場版圖。現在政府不做此想,竟然有官員主張「把大陸資金引進台灣,可以協助台灣印刷業擴大規模及技術升級,活絡市場」,這是自我感覺良好。

如果任憑我們的政府官員如此簽下此次《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中有關印刷的條文,顯而易見的危機有三:

一, 出版產業鏈條被切割談判之後,中國大陸未來將沒有任何理由需要和我們談判出版本身的環節。我們自己最核心、最有特色的出版,將不再有機會開拓大陸市場;台灣等待多年的大華文市場,形同泡沫;

二, 反過來,台灣出版產業鏈條被零碎切割後,倒製造了給對岸出版相關業者進來的縫隙。各個四頭一身的出版集團,可以配合這些縫隙來轉換面目進入台灣,對台灣的出版產業鏈條逐步產生實質的影響力,我們原來就小型、奈米型的業者,形同以卵敵石,難逃被消滅或併購的命運,而失去自我茁壯;

三, 如此,不只是產業生態會變化,更重要的,原來我們引以為傲的自由、開放、多元、多樣的出版面貌,以及閱讀選擇,也勢必會產生質變; 

四, 在兩岸政策上,政府這種「愚昧、無能、粗魯而自我感覺良好地倒退」如果能如此輕易過關,接下來還不知道要伊於胡底。

現在,離六月二十一日星期五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不到二十四小時了。

我們主事的經濟部,說是大陸簽約的代表團都到了,不可能再改變。

我們的文化部,說他們無能為力。

經濟部及文化部以上更高層次的政府決策者,有他們各自在忙的事情,沒有回答。

我們該怎麼辦?

我的建議是:

一,請政府立即就明天要簽署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中,有關雙方相互開放印刷的部份,爭取到平等的待遇。大陸開放給台灣去投資印刷業務時,不但應准許參與出版物的印刷,並應該保證給予「書刊准印證」。不要自我矮化、退縮。

二,如果說《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是個包裹協議,不能臨時局部修改,那就請政府暫停本協議的簽約。不論用任何理由都暫停,全面通盤檢討再決定下一步。

如果你贊成這個建議,

一,請到這篇文章公佈的這個網址http://goo.gl/APoRh

按一個「讚」,讓政府聽到我們的聲音。

二,請將這則活動轉寄給你的朋友,你認識的人,讓每一個人都把這封信送給他支持的立法委員,不論是在野黨還是執政黨的。請他們協助攔下政府這種「愚昧、無能、粗魯而自我感覺良好地倒退」的作為。

只剩不到二十四小時了。

郝明義

中華民國六月二十日

(作者為中華民國國策顧問)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立即加入獨立評論粉絲團: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回應

8

5年無法搞好 24小時? 天方夜譚!

郝明義本身就是馬迷,2008、2012兩度強力支持馬英九! 還記得「希望地圖」嗎?現在只是自食其果、剛好而已.....

郝明義的「希望」終於得償夙願......

中華民國六月二十日 <-- 不是我想故意吐槽,但是這個連年都沒寫上去的是什麼狀況......

【TEWA新聞/2013.06.20/堅守文化免議政策,歐盟影視產業免於自由貿易談判】 ---法國文化部長Aurélie Filippetti:「多元文化有它自身價值。就像各式各樣的生物才讓生態系統更顯豐饒;而文化則仰賴表達的多樣性。」--- 歐盟自14日起與美國展開一系列「自由貿易協定」談判。在此之前,歐洲電影人積極奔走遊說,希望影視產業能免於自由貿易談判。在文化免議的共識下,歐洲成功排除影視產業成為自由貿易談判的選項。 美國總統歐巴馬與歐盟執委會主席巴洛索希望能儘快簽訂此次跨大西洋洲的「自由貿易協定」。對美國而言,希望仍能對歐洲大陸維持一定影響力。而歐洲則希望盡可能放寬自由貿易的向度,以促進經濟成長、吸引投資並創造工作機會。對兩大洲而言,自由貿易的簽訂除了為疲弱多時的經濟時局打一劑強心針,也意圖制衡中國的經濟崛起。 然而,歐洲各國對於自由貿易的範疇各有不同看法,德英準備好放寬自由貿易的選項。然而,以法國為首的幾個國家則持較為謹慎的態度。對法國而言,有三項原則是無法跨越的紅線:國防、文化與社會偏好(social preference)。 進行自由貿易協商之前,歐洲電影界擔心電影如果納入自由貿易的項目中,電影將會因受到市場制約,讓多元性受到威脅。歐洲各國知名導演肯洛區、阿莫多瓦、郭利斯馬基、曼諾德奧利維哈、沃克雪朗多夫、達頓兄弟等連袂連署發表公開信,反對電影成為自由貿易談判下的犧牲品。 法國文化部長Aurélie Filippetti更於日前發表一封公開信,堅持「文化免議」的原則:「多元文化有它自身價值。就像各式各樣的生物才讓生態系統更顯豐饒;而文化則仰賴表達的多樣性。(…) 然而,市場邏輯則反其道而行:它的一致性、樣板與簡化,只為取悅最大多數的群眾。(…)這冒著文化成為單聲道的風險。為了避免這些,法國採取了有效的文化政策:鼓勵創作的多樣性。我們秉持著資助創作的政治意願:除了製作者之外,也支持發行網絡,也就是所謂的藝術電影院或是獨立書店。(…) 我深信歐洲未來沒有任何一個計畫是毫無能力去捍衛自己的文化表述權的。關鍵就在於歐洲是否仍忠誠於它的政治野心,一個必須透過文化達成的政治野心。(…) 在今年的坎城影展裡,美國導演們也都承認了文化免議讓電影變得更豐富更多樣。這是歐洲間的爭論、是普世志願、也是不可讓步的信念:法國將捍衛這個理想直到最後一刻。」 在文化免議的共識下,歐洲影視展業成功地保住創作的多樣性。Ψ 圖片:文化免議,歐洲電影絕不讓步

我根據我的經驗大陸出版文化根據台灣市場法則未必會福何台灣消費者胃口

一年後的三月學運爆發適時阻擋了中共的計謀,顯見郝明義先生的話,馬政府完全沒聽進去。我只能說國民黨在國共內戰被打的不明究理一敗塗地,現在依舊沒學乖。中共本質是承襲馬列思想的獨裁專制,而國民黨是承三民主義思想的自由民主人權。就思想主軸就完全不同的的兩個政黨、政權,國民黨竟會一箱情願的相信中共的話。中共自始自終就是以消滅中華民國、消滅國民黨為宗旨,中共當局擅於策劃構陷對手,而我們的台灣,因為是民主國家,一切按道理程序、公正公平來,心計較小。一個沒心計的人,對上一個處心積慮要致我們於死的中共政權,可想得知結果會如何了?馬英九應該也是有心於為國家做事的人,但是他或許過於心急要於任內有成績,或是有何把抦被中共掌握住或是想和中共合力出賣台灣的民主自由人權。中共是一個無神論、無人權、無宗教自由、言論出版管制嚴格的政權,只要它主觀意識認為會危害其政權、或是黨層相關人員利益的事,它是絕對會想方設法構害對方的。馬英九身為一國之尊,領國家高俸祿,手掌兆元預算,卻搞不清是要服務台灣人民還是中國黨政利害相當特權層級的人?經國先生曾說,政府絕對不容許商人借了大筆錢,只為圖自己私利,而不為人民利益著想。經國先生也說過漢賊不兩立,經國先生留學過俄國也在俄國做過事,他相當清知中共的本質,連他這麼清楚馬克共產思想、中共本質的領袖對付中共政權要都相當小心再三斟著的人,馬政府何來愚膽自我感覺良好?

中油為何被台塑打趴,就是因為台塑自從建了六輕石化後,完成上中下游垂直整合,它的成本就低許多了。加上台塑六經投資的高成本高效能的設備,因此它可以買較便宜的劣質油但煉出的油品卻不輸高成本的中油。市場後來被台塑佔住了,中油只能跟在後面跟班動作。郝明義說中國的大資本出版集團和台灣的中小資本的出版社本質結構上就完全不同,冒然開放中國進來,只會讓台灣原本多元的出版市場最終被打垮。同樣一本外文翻譯書(它們的翻譯水準不比台灣差),中國的價格可以殺到台灣的一半不到,請問最後誰會是輸家?台灣出版到中國的書,處處需受到審查管制,稍有不利中共執政的書刋定會被禁止(台灣又回到戒嚴時代了嗎?想看不得當局意的書又要偷偷摸摸了嗎?)。很多台灣導演也曾想將影片拿去大陸賣,但是大陸只要稍一認定妳的東西有思想上的瑕疪,妳就別想上映。妳上映的東西最好是吹捧共產黨文化的才是最好的。郝明義自己是也是經營出版社的,若不是事件已危急到連他自己都可以沒飯吃(老闆都快沒飯吃了,您想眾多員工、家庭怎麼辦?最後,逼著妳必需事事聽共產黨的話,聽話的就有飯吃),他會出來高聲急呼嗎?難怪,這次的學運,會有人說:自古以來,學生就是純潔的象徵,他們沒權沒錢,有的就是一股愛國情操,較能清楚看清事物的本質。

發表新回應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