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因為在藝術大學教書,我常問課堂上的學生:

「創作是反映個人內心真實的感受,沒有人可以把自己的標準,強加在別人身上,因此,作品沒有絕對的好或壞,我們要尊重每個人的判斷。」這樣的說法,成不成立?

迄今為止,我還沒遇過反對這種說法的學生。

這種創作的民主觀,誰敢反對呢?反對者,不就是一種知識上的霸權,文化上的菁英主義,甚至是用資產階級、沙文主義、或帝國主義者的有色眼鏡看世界,該死。

誰都想當民主、開明、進步的人士。

但民主人士遇到另外一個問題,通常是沉默的:「如果眾生及他們的作品都是平等的,那麼,你們進到這所學校,10%的錄取率,應該錄取的是哪10%?將來你們畢業以後,或許有10%的人的作品,會被美術館典藏,成為名利雙收的藝術家,那美術館又該用什麼標準決定該典藏什麼?還有更根本的問題恐怕是,如果人人皆平等,作品無絕對,幼兒的塗鴉與藝術大學高材生的作品也該等量齊觀,那多年的苦練與高額的學費又有何必要,你們又是在這裡幹嘛?」

我們說著多元,但現實真能接受嗎?

在我們這個時代,尊重多元,可以是所有問題的回答,但這個回答,常常也等於沒有回答。舞蹈系的學生們,會很自在地說:高矮胖瘦都各有其美感,不應該用單一的審美標準,衡量不同舞者間的身形差異。但擺在眼前的事實卻是:北藝大舞蹈系,根本沒出過胖子舞者。而我們放縱這種「口說民主」與現實威權的並存,卻假裝它並不存在。但如果我們沒有這種雙重標準、精神分裂,我們甚至無法在當代世界生活下去。

文化上的相對主義,價值判斷的民主理論,要是真能成為現代人精神上的出路、信仰上的救贖,這倒也不壞。但它做不到。入學還是有標準,典藏還是論高低,還是有人被認可,有作品被當垃圾。但很弔詭的是,這種被承認與不被承認,變得比「前多元」時代更牢不可破,更呈現一種超穩定結構,因為就連「進步」本身,都已被「多元」吸納殆盡──既是多元,那麼永遠保持不變的訴求,不也具有高度的正當性?而且其正當性也不應低於日日求新?

反對多元文化的鴨霸、虛無、以及客套背後的保守

我反對多元文化,有時候。我反對它的假道學,我反對它的陳腔濫調,我反對它的把閃避當尊重,我也反對它的把意義淪喪感偽裝成自由。

我們要對抗多元文化,有時候。如果我們還願意相信,超越性的追求,並不是毫無意義;如果我們還願意信仰,湖海山川都那麼美麗,絕對不可能只是巧合;如果我們還願意堅持,網壇天王費德勒的精準截擊,在哪個時代都能讓人熱血沸騰,那我們就不得不站起來,反對多元文化的鴨霸、虛無、以及客套背後的保守。

這本書是個嘗試。

(本文為作者新書《為何我反對多元文化,有時候》自序)

瀏覽次數:1472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