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盈勛:川普與脫歐、愚民與知識份子、全球化與反全球化

2016/07/27

photo credit: Gino Santa Maria / Shutterstock.com

2016年迄今,國際政治最讓人意外的兩件大事,應該是川普成為美國共和黨的總統提名人,以及英國公投要脫離歐盟竟然可以過關。

在美國,川普反伊斯蘭、反移民、反性別多元等極右又政治不正確的言論,普遍被媒體、學者、各種意見領袖認為是反智又不堪入耳的鬧劇。自認還算是愛護名聲的公眾人物,聽到川普的名字就算不揶揄他幾句,絕大多數也不屑與之同列。

英國脫歐公投,狀況也差不多。公投前,我們看到大批英國各界的名人,聲嘶力竭地支持留歐,英國傳統兩大政黨的領導人,或許出自不同理由,但都支持留歐;絕大多數的財經專家也都忙著警告,脫歐的經濟負面效應「不堪設想」。即便在公投結果出爐以後,還是有許多媒體忿忿不平地怪罪,脫歐公投得以過關,是脫歐派騙術般的宣傳所導致的結果。

但這兩個讓社會與文化菁英們「意外」的結果,終究還是出現了,而且這兩個結果,都是透過某種形式的民主機制,一票一票地投出來的。

這是怎麼回事?這些社會菁英,或說是廣義的知識份子都慌了,因為在他們心目中,沒有任何理性又深思熟慮的的論述,可以推導出川普勝出、脫歐過關這樣的結論。也因此,他們反向推導出一個結論:支持川普與脫歐者,都是被操控,反智又反理性的愚民。

但這些知識份子們無法自圓其說的是:如果掌控在這些社會菁英手上的媒體與其他發言份量大的機制都是一面倒地支持留歐與反川普,為何「被操控」的反而是支持川普與脫歐的民眾?為何號稱先進國家、全球前六大經濟體佔其二的老牌民主國家,有近半或過半的民眾這麼容易就被操控?

在我看來,這些知識份子之所以有這樣的誤判,以為川普與脫歐過不了關,是因為他們無法面對他們內心的恐懼,恐懼他們過去相信必然為真的事實或知識,竟然被那麼多自己的同胞認為是錯的,而且在他們的面前崩解。

而這個堅實的知識信仰,不就是過去二、三十年來,被主流知識份子高度謳歌、宣稱是不得不然趨勢的「全球化」?對我這種說法持懷疑態度的人不妨可以做個練習:把近期關於留歐的諸般好處的論述,用文書編輯軟體將「歐盟」二字全部替換為「全球」或「世界」,不就是徹徹底底的全球化論述?兩者的差別只在於,英國人民可以投票退出歐盟,卻不知如何拒絕全球化而已。

知識份子們的恐懼還在於,他們過往還大可以說,反全球化「古已有之」,但全球化終究利大於弊,受害的只是少數人,特別是第三世界的少數人,或是左翼份子誇大出來的少數人。

2016年的兩大意外政治事件彰顯的卻是:先進國的、政治立場涵蓋極左到極右的,而且可能更重要的,不再是少數的人們,他們對全球化的結果與後果,投下了否定票。他們不是被操控、不是被宣傳誤導,而是他們真真實實的生存處境,在現有的體制下,正在不斷地沈淪毀壞當中。相反的,他們已經不再相信知識菁英們宣傳的全球化開放與自由貿易的好處,他們的生命經驗已經證明,全球化與自由貿易即便有這些好處,也與他們並不相干。

支持川普與脫歐或許不是有效的解方,但這是一種「對菁英的背叛的反叛」,一種左右翼混雜的政治宣示,宣示這個世界與知識份子的知識基礎必須做出改變。

當這個世界自認的全球化受害者多過受益者,而且來自第一世界國家,究竟是這些人們愚蠢,還是知識份子們習以為常的知識體系面臨崩解?很可惜的是,身處台灣的我們,似乎不加質疑地認為是前者,錯失了見證一個新時代來臨的可能性。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