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專欄】王盈勛:關於獨立評論獨立與否的評論

2015/11/0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中研院副研究員黃丞儀所寫的「立法院應立即彈劾馬總統」一文,於天下雜誌@獨立評論上線後又被下架,在網路上引起了廣泛的批判聲浪,質疑天下雜誌為了馬習會,限縮言論自由的空間。後來網站主編發給作者群的信,邏輯牽強,說法沒有可信度,更為此事火上加油,引發專欄作者群集體退出供稿行列。此事應已為天下雜誌與獨立評論的公信力造成莫大的傷害。

下架既已為事實,且與該網站揭櫫的精神並不相符亦是事實,但天下雜誌為何如此處理此文,各方卻有相當不同的看法。在我看來,最關鍵的因素之一,可能不是如多數人所猜測的,天下媒體集團的編輯團隊或管理階層是為了討好或怕得罪中共或台灣當局所做的決定,而是這個「天下雜誌@獨立評論」的組合,多數人認識與認知它為「獨立評論」,但實則自2015年年中開始,它可能自覺或不自覺地、自願或非自願地,更接近@之前的天下雜誌,而非@之後的獨立評論。

如同很多人所知悉的,獨立評論是由前中國時報副總編輯何榮幸,在離開中時轉任天下雜誌總主筆後創辦的。何榮幸是學運世代出身的新聞工作者,記者生涯關切的主題大半也跟社會運動、社會改革等議題相關,其所累積的人脈也泰半集中於此類族群。

至於天下雜誌,是台灣最老牌的「財經」雜誌,報導向來四平八穩,編輯眼中份量不夠的人物通常上不了雜誌。至於寫作的風格,也在老派新聞學訓練的規範下,總是力求「平衡報導」,廣納各方意見。原本這對財經雜誌要建立「權威性」來說,其實是極大的優點與優勢,但在網路時代,此類文章卻顯得「沒有觀點」,有說等於沒說,不容易在轉貼是最大流量來源的引爆趨勢戰中勝出。

何榮幸加入天下雜誌成為高階主管,已是個異數(天下高階主管多為老天下人,而且幾乎都是女性),天下雜誌的發行人殷允芃答應讓何榮幸創辦獨立評論,則是個奇蹟。我們不要忘了,財經雜誌先天的DNA是右傾的,社運人士十之八九是左翼份子(至少也是自由主義偏左),兩者要冶於一爐,本來就是個超高難度的特技表演(看過獨立評論文章出現在天下雜誌首頁的讀者,應能感受那幾分違和感—右邊談IBM的發展策略,左邊說資本主義的崩解危機),加上殷允芃行事低調,向來以不引起爭議為最高指導原則,但評論如果真要獨立又有影響力,又怎可能沒有爭議?

我並不清楚何榮幸在天下任職期間,他如何或多頻繁化解了來自媒體老闆對於爭議的焦慮與憂心,或他是否也為了化解老闆的焦慮與憂心,做了多大程度的妥協與調整,但這是他自己創辦的媒體,他自有責任要做這件事。

數個月前何榮幸離開了天下雜誌,計畫在年底創辦自己的新媒體網站,獨立評論則由平面媒體出身的資深編輯接手經營。傳統媒體出身的資深天下人,他們與社運和「進步」知識份子過往的交集不多,卻對老闆的憂心太過謹慎。而這次下架事件,依我的揣測與理解,應該就是資深天下人過度回應了老闆的憂心與焦慮,卻又沒有足夠的社運圈內「社會資本」來折衷妥協這群作者所導致。換句話說,這個事件,是組織文化與發展策略扞格所帶來的技術性失誤,大過意識型態或言論檢查的考量—如果我們用天下雜誌的標準來看,不得罪人其實是普遍性而非針對性的。

事件發生之後,我也被不少人問到,我是否要繼續為獨立評論寫稿?我的看法是這樣:獨立評論處理此一事件的方式,確實有疏失又欠缺智慧,但讀者不妨也可以回頭檢視看看,長期而言,獨立評論的言論空間與台灣幾個主要媒體相較,究竟是更開放多元,還是更偏狹媚權?往前看,何榮幸離職後的獨立評論,是否會跟原來的天下雜誌文化更為融合,走向溫良恭儉讓的老路?

殷允芃讓獨立評論在這幾年能這樣「冒險」,其實已是需要莫大的勇氣。重回天下雜誌的老路,對她來說可能反而是最簡單又安全的選擇,畢竟這是一個全無營收的網站。但對台灣的言論空間來說,這未必是一件好事。獨立評斷當然並不完美,但如果我們把媚俗、媚權、媚中、媚財團、或是媚藍媚綠等指標合而觀之,我還寧願相信,在現有的媒體平台中,天下雜誌是@獨立評論較好的經營者。

自然,這當中,讀者的判斷與選擇是最關鍵的,我們究竟是要鼓勵與監督一個更獨立的獨立評論,還是將獨立評論嚇回天下雜誌的老路呢?

【延伸回顧】曾柏文:獨立評論@天下錯在哪裡?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