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中斌:小國的智慧──務實、柔軟,才有繁榮、自由與尊嚴

2017/11/06

身為小國的台灣,要如何在強鄰環伺下生存發展?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美國黑馬總統川普上任後,驚人之舉不斷。中國領袖習近平由低調即位,持續固權。今年10月初,他已是《經濟學人》展望中共十九大所稱「世界上最有權力的人」。中美較勁下的東亞平添更多變數。台灣是小國,主權又不被許多國家承認,如何在激盪的環境裡自處?

歷史告訴我們,小國跟大國正面硬拚,悲多於喜。小國無法以「力」取勝、或以「錢」取勝,更無法以「悲情」取勝。小國必須「以智取勝」。智慧、務實、柔軟,才是小國在風雲變幻、詭譎多變的列強競爭中,謀求生存之道。

▍拉古薩──用靈巧中立的外交,屹立450年

碧海、藍天、紅瓦、白崖,依山面水的杜布羅夫尼克(Dubrovnik)是目前世界旅遊熱點。它是南歐巴爾幹半島西海岸克羅埃西亞(Croatia)的交通樞紐。在充滿活力、笙歌歡樂的市景表象下,埋藏了深厚的歷史文化底蘊。

杜布羅夫尼克是歷史上精采的城邦──拉古薩共和國(Republic of Ragusa)所在地。它存續長達450年(1358~1808年),超過了中國的漢朝(422年)、唐朝(289年)、宋朝(319年)、明朝(276年)、清朝(268年)。

可是拉古薩的武力竟然乏善可陳。它靠航海貿易立國,運用外交智慧謀生存。在周邊強權覬覦下,維持獨立,享有自由、和平與繁榮。它屹立不搖的秘訣,就是靈巧中立的外交。

拉古薩14世紀建國之前,曾是當時海上強權威尼斯的領土,但人民渴望自由。1358年,威尼斯敗於陸上強權匈牙利。拉古薩在匈牙利的保護下獨立建國,名義上是匈牙利的屬國,向匈牙利進貢,但實際上充分自主。

1458年,匈牙利敗於鄂圖曼帝國。於是,信奉天主教的拉古薩成為信奉伊斯蘭教的鄂圖曼帝國的屬國。雖然每年進貢,拉古薩依然自主,商船掛自己國旗,可任意與他國簽約。拉古薩商船在鄂圖曼帝國勢力範圍內航行無阻,享有關稅全免等優待。同時,拉古薩成為西歐天主教國家與鄂圖曼帝國貨物交流的橋樑。雙方都因為拉古薩自由港而獲益。

1683年,鄂圖曼帝國敗於奧地利帝國。從次年起,拉古薩成為鄂圖曼帝國和奧地利帝國的雙屬國。直至1808年,拿破崙席捲歐陸,拉古薩共和國結束為止,它雙屬國的身分維持了125年!秘訣是嚴守中立,歷經1756-63「七年之戰」都不變。

在這一段時間裡,表面上拉古薩是強權的附庸,應該很可憐,但實際上,社會進步,人民快樂,享有自由、尊嚴、繁榮。在穩定的外部環境下,拉古薩致力於內部發展,達到許多其他歐洲國家羨慕的成就。

拉古薩由貴族統治,但1418年便廢除奴隸制,高度尊重自由。1301年引入醫療服務,並開設第一所藥房。1347年開設老人收容所。1377年開設傳染病隔離醫院。1432年開設孤兒院。

它立國的格言,遍示於國門和船隊國旗上:「天下金來,自由不賣。」(Non bene pro toto libertas venditur auro)。

其實,「主權」是人為的觀念,並非天地的真理。「主權」是500年前法國政治學者博丹(Jean Bodin 1530-1596)所創。之前,人類無「主權」觀念。有些附庸國享有自主,人民享有自由。拉古薩共和國,就是實例。

▍泰國──靠外交智慧生存的國家

如果說古時候小國生存的實例,不適用於現代。那麼,最近200年呢?

先從遭遇三次存亡危機,卻都設法度過的泰國講起。在19世紀的東南亞,泰國是唯一沒被殖民的國家。1824年,它西面的緬甸淪為英國殖民地。1887年,它東面的越南成了法國殖民地,而泰國岌岌可危。

泰王於是採取兩項措施。一,割讓小塊土地,各自送給英法兩國,以暫時滿足強權的野心。二,派使節前赴歐陸,向德國和俄國各自進言:「如果泰國淪為英、法殖民地,英、法坐大對你不利。」於是,德、俄制衡英、法,不讓英、法佔領泰國。

1940年9月,南向的日本軍隊佔領越南,窺伺泰國。泰國再度岌岌可危。泰國跟日本談判:「請問貴國有何打算?」日方說:「我們對泰國無惡意,只是想借道貴國前赴緬甸。」泰方說:「那就簡單。我們在泰北規劃走廊,日軍可依此向西運行。」同時,泰國考慮:萬一日本戰敗,泰國不是成了幫兇嗎?於是,泰國成立抗日游擊隊。1945年,日本戰敗,果然有人說:泰國協助日本侵略緬甸,也要負責。泰國於是出示成立抗日游擊隊的證據,而免於接受戰敗國的待遇。

1975年,越共進逼西貢,美軍狼狽撤出,越南淪陷。長年是美國盟友的泰國一向反共,面對蘇聯、中國、越南紛紛赤化的威脅,怎麼辦?泰王於是下決心在同年1975與北京正式建立外交關係,由中共在後方拖住越南,不讓越南進逼泰國。泰國又免於難。

泰國人信奉佛教,不喜暴力,避免正面衝突。重點是,泰國的生存之道,不是靠武力,而是靠外交的智慧。

▍奧地利──懂得適時放下身段

再來是中歐的奧地利。1945年4月,蘇聯軍隊開進奧地利首都維也納。蘇軍紀律廢弛,四處姦淫,曾經文治武功燦爛又雄霸歐陸的奧地利,蒙受從未有過的屈辱。

眼看國破家亡,奧地利領袖任納(Karl Renner, 1870-1950),並未悲憤填胸,走上對抗的路線。他反而主動寫信給史達林,毛遂自薦由他組織臨時政府,爭取舉辦1945年11月秋季選舉。史達林大概認為,奧地利小國不過是囊中之物,便許諾將會承認選舉結果。

選舉之前,奧地利共產黨信心滿滿向莫斯科保證,能贏得3成選票,結果卻僅得票5.42%。史達林考慮情勢後,接受選舉結果。但奧地利領袖審時度勢,做出智慧決定,把內閣中的12席讓予共產黨3席,相當於25%選票。委曲求全,既保存元氣,也顧及史達林的顏面。

同時,奧地利執政聯盟邀請盟軍美、英、法國和蘇聯代表進駐國會,成立督導辦公室(control office),以示西方和蘇聯都承認國會。奧地利還向列強爭取成為中立國,10年後達陣。除此,奧地利每年向莫斯科提供經費物資,以維持兩國友好。因此,冷戰時期,在反民主、反市場經濟的蘇聯虎視眈眈下,奧地利居然保有民主制度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而且維持約5%穩定而健康的經濟成長。

政治上示好,經濟上奉獻,外交上熱絡,在某種程度上,恐被人理解為低聲下氣,任人擺布。其實,奧地利領導人在強敵面前以巧妙的方式走出一條新道路,保存自由和繁榮。可以說,他們達到老子所言:「曲則全,枉則直」(委曲反能保全,屈就反能伸展)的境界。

▍台灣該怎麼在中美之間自處?

以上這些,都是不與大國、強鄰直接衝突、對抗,而是靠技巧性的外交手段,存活下來的例子。他們也許沒有堅持百分之百「神聖無上」的主權,但卻得以保留自己的制度,讓人民過著富裕、安定的生活,享有自由,也享有尊嚴。

小國先要生存,才有繁榮、自由與尊嚴。古今別的小國做到了,台灣為何不能?

台灣是小國。但也許是不忘「反攻大陸」的蔣介石治理台灣時,把大國觀念深植在我們的集體意識裡,讓台灣人至今缺乏小國的機靈和謹慎。這該改變了。身為小國的台灣,要如何在強鄰環伺下,生存發展? 

第一,要承認自己是小國。在歷史上,小國跟大國硬拚,遭殃的很多。小國必須要「以智取勝」。而「勝」對小國來說,就是「生存」。生存之後,才能有繁榮、自由、尊嚴。

第二,我們要很務實的面對中美兩個大國。目前,台灣的經濟靠中國,民主與安全靠美國。其實台灣並非例外,所有東亞國家都如此:必須兩面下注或避險(hedge),這是無法忽視的現實。

第三,在北京與華府之間,我們必須立足於兩者間平衡點,取得最有利的地位 (pivotal position)。過去經驗告訴我們,完全靠美國,就會被美國吃死。在1993年的辜汪會談之前,駐華府的外交官常抱怨,很難見到美國官員,但兩岸開始接觸,他們馬上殷勤找我們的外交官吃飯。

第四,兩岸必須和平交往。中國大陸的人來台灣交流,其實就是對台灣安全最好的保證,讓解放軍飛彈攻台有顧忌。

第五,台灣的強項並非軍事能力或經濟規模,甚至不是政府效率與治理能力,而是社會品質:生活方式與靈性的境界。這是幾乎每一位陸客,包括人民、官員、學者、土豪、太子黨,都認同的。中國軍事經濟崛起,已開始提倡「講文明」。台灣的社會可以善意的成為助力,發揮催化劑的功能。「富而好禮」的中國社會對台灣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第六,台灣國防的目的,在於延長善意催化的時間,發揮更大作用。我們希望,中國統一台灣,慢一點;台灣善意催化中國,快一點。

兩岸問題其實是各自內部不同力量間的矛盾,激盪出火花,交會在虛擬的台海上空,碰撞出的對抗。台灣的善意有助於中國內部的理性力量,壓過非理性力量。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