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曉鵑:眼淚的旅程──南洋姊妹高唱「我並不想流浪」

2017/05/08

本文圖片皆為作者提供。

2004年,南洋台灣姊妹會受邀演出,新移民姊妹們以集體創作的戲劇描述了大家的轉變:初來乍到的惶恐和孤單、面對歧視的傷心和憤怒、姊妹們相互扶持所帶來的希望和力量。排練時,姊妹們非常開心,因為前一年作為全國第一個由婚姻移民姊妹們自主成立的姊妹會正式成立了,大家都感到很有力量、不再孤立無助。

活動開始,開場音樂已播放,舞台上卻遲遲不見姊妹們的身影,坐在台下的我忍不住擔心姊妹們是臨時怯場。好不容易才看到大家站上舞台,並且順利演出,博得滿堂彩。活動結束後,姊妹們七嘴八舌的告訴我剛才發生什麼事,原來她們是因為聽到開場歌曲〈日久他鄉是故鄉〉,忍不住哭泣而無法走向幕前。

說明原委後,她們接著邊哭邊笑的要求我:「莫擱哭啊!寫些快樂向前行的歌啦,我們現在不一樣了!」雖然我是〈日久他鄉是故鄉〉的共同作詞人,但寫歌畢竟不是我的專長,並無法很快的寫出姊妹們指定的快樂前行歌曲,但姊妹們的這些話,我一直記在心裡。

之後,姊妹會又成立南洋姊妹劇團、自製《姊妹,賣冬瓜!》紀錄片,不論是戲劇或紀錄片的創作都延續了〈日久他鄉是故鄉〉以音樂為媒介凝聚力量、對外發聲的精神,陸續創作了一些詩與歌;而多年來一起努力改變移民處境的移民姊妹和志工們,也將共同成長歷程中的感悟轉化為一首首動人的歌曲。

13年後,南洋台灣姊妹會終於從〈日久他鄉是故鄉〉的單一首歌長出了《我並不想流浪》一整張專輯。雖然大家依然很愛哭,但如同姊妹們說的:「我們現在的眼淚跟以前的不一樣了!」15年前「交工樂隊」出版《菊花夜行軍》時,專輯裡的〈日久他鄉是故鄉〉所牽動的眼淚,是姊妹們的思鄉、恐懼、孤苦,成立姊妹會並開始推動法令政策改革後,眼淚代表的是對姊妹情誼的感動、對歧視政策與法令的憤怒、對獲得修法勝利的喜悅。《我並不想流浪》所要訴說的,正是移民姊妹們這一段「眼淚的旅程」裡發生的故事。

與新移民姊妹們相處、共事20多年,我發現每位姊妹都是有很多故事的人。故事的分享總是伴著眼淚,愛哭的我,常常為了讓姊妹有依靠的肩膀而硬是把眼淚嚥下,灼熱的咽喉教會了我,原來眼淚的溫度遠超過沸點。記得在專輯開始緊密的練歌時,無意間聽到周華健的〈有沒有一首歌讓你想起我〉,有句歌詞是這麼寫的:「你如今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但故事究竟要有多少的淚水才能堆疊?眼淚的重量難以負荷,有時,我寧可是個沒有故事的人。但更多時候,我感到幸福,因為姊妹們的故事不僅讓我感受被信任的榮幸,更讓我看見自己的不足,學習謙卑。

姊妹們的故事裡不只有悲傷,還有更多堅毅、不甘心,甚至是戲謔。自1995年在美濃創立中文班以來,我們總是接近自虐地挑戰不會做的事。從2005年出版《不要叫我外籍新娘》、2009年成立南洋姊妹劇團,到2010年發表《姊妹,賣冬瓜!》紀錄片,一群傻呼呼的南洋姊妹和志工,堅持「純手工」製作,從零開始學習;每回快被打敗時,「這關那ㄟ過,活到百多歲」成了大家祈禱的咒語。或許是這俗語真的靈驗,移民姊妹們「不甘心」的精神總讓我們能「關關難過,關關過」。我們常自嘲:「過了這麼多難關,我們大概可以活到五百歲了吧!」

姊妹們對於音樂製作完全外行,因而常出現令人捧腹大笑的場景。害怕自己音不準而不敢獻唱的姊妹,一聽說自己是大合唱裡第一個錄音的便開心地説:「太好了!先搶先贏,之後來唱的就要跟著我的音唱!」另一位姊妹則在錄音室聽到自己的聲音從喇叭撥放出來時,驚慌地大叫:「機器有鬼,這絕對不是我的聲音!」

雖然搞笑,所有參與製作的移民姊妹和志工真是用盡力氣的學習、解決困難,從到處觀摩演唱會、邀請音樂人來培訓,到每週練唱、錄千遍也不厭倦的錄音室時光…,走了20個月,這張集結22年的故事、15年的創作、逾百人參與和協力的《我並不想流浪》,終於出版了。

流浪,對某些人來說或許帶點浪漫的色彩。但對移民姊妹們而言,飄洋過海來到台灣是為追尋更好的生活,她們不斷的努力、付出,卻依然面對社會氛圍、法律政策的不友善。而面對種種困境,姊妹們或許悲傷,但總能堅毅的迎向挑戰,一步步地突圍,拒絕繼續流浪。《我並不想流浪》與大家分享的便是移民姊妹們這一路為了追求幸福,跌跌撞撞卻永不放棄,含笑又帶淚的故事。

《我並不想流浪》Facebook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satDriftingNoMore/

我並不想流浪 專輯首發演唱會 Accupass售票系統:http://www.accupass.com/go/tasatdriftingnomore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