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2004年底,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楊振寧以82歲盛齡迎娶28歲的翁帆,人生的第二春才開始。在香港中文大學的教職員宿舍區,筆者還不時看到他們鶼鰈情深的散步身影。

2016年底,知名體育主播傅達仁籌辦「生前追思會」,上書總統蔡英文呼籲立法院通過安樂死法案, 83歲的他願以自身當台灣合法安樂死首例。筆者看著年輕時陪伴過許多美好轉播的傅主播飽受病痛折磨,心中很是不捨。

傅主播是即知即行的生命鬥士,在得知台灣短期內不可能通過安樂死法律後,他和家人11月初遠赴瑞士,為自己的臨終尊嚴人權而努力。胰臟癌纏身的他「經過很大的痛苦與掙扎」,雖然在瑞士安樂善終的費用不算高,但加上差旅費也要超過百萬台幣的支出。

兩位一樣年過8旬的前輩,卻有著截然不同的生命光景。雖然是個案,不過也說明年齡與醫療支出的關係未必一定呈直線。

不論年長年少,真正昂貴的其實是死前那段時間

一般人普遍認為:醫療費用會隨著年齡遞增,高齡化是醫療開支增加的主要驅動力,因此認定人口老化將直接加重醫療費用上漲的壓力。然而多位國際醫療經濟學者的研究發現年齡的增加與醫療開支的增加沒有直接的因果關係。年齡和平均醫療開支之間的正相關,反映的只是高死亡成本和高齡人口高死亡率的作用。實際上,疾病身故者的醫療支出是存活者的6到7倍。

換言之,正當盛年的30歲健康白領和60歲的健康退休人士,兩者間的醫療開支並不會有顯著的差異。唯有當重大疾病發生時,醫療開支才會急劇增加。並且,不管年輕年長,由於醫療費用的高峰集中在死亡前的一段時間,因此「死亡距離」(Time to Death),而非年齡,才是醫療費用上升的關鍵因素。因此,即使是兩個高齡化程度相當的地區,相對較佳的長者健康水平,也將會帶來較低的總體醫療開支。

哈佛大學醫學院發布的「人類發展調查」(Harvard Study of Adult Development),也曾提供類似的證據。調查以三個追蹤樣本(包括1940年代畢業的哈佛大學畢業生、一群才華洋溢的傑出女性、一批在貧窮社區成長的基層男性)長達70餘年的資料數據,分析這些年近八旬長者身心狀態。研究把長者們分為三組:「健康快樂組」、「疾病憂愁組」、「不在人世組」,然後回溯從前,探討什麼因素最可能預測未來的命運?

追蹤調查的研究結果頗為出人意料:因為童年快樂與否、教育水準、所得水準,都不是預測未來的重要因素。我們想像中的名利雙收、快樂童年都不是關鍵,那麼到底什麼可以幫助我們在古稀之年進入「健康快樂組」呢?研究發現的幾個秘訣其實很簡單:不吸煙、不酗酒、不過重、少許運動、穩定婚姻。一言以蔽之,生活方式是長者們健康與否的關鍵,自我保健的良好生活習慣,讓高齡者即使百年也能安詳離世。

別把錢花在錯誤估算,拿來做真正的預防吧!

三位學者曾利用台灣豐富詳實的健保資料,得出相仿的結論:死亡距離比年齡影響健保支出的作用更大。在這篇〈人口老化與全民健保支出:死亡距離取向的分析〉論文中,作者們特別提到,如果僅用年齡模型預測,而不考慮死亡距離的影響,將大幅高估未來的總體醫療開支。

例如在2050年,純粹僅用年齡模型推估的台灣健保支出總額為1.47兆新台幣,但在死亡距離模型下,總醫療費用的成長趨勢較為和緩,僅為1.17兆元。換言之,過於簡單的人口老化推估模型,可能高估未來醫療費用2成5以上。

當然,楊振寧教授的例子以及上述研究的結論,並不意味政府可以輕忽高齡化社會未來的醫療負擔,但至少說明年齡不應成為醫療成本上揚的代罪羔羊。良好的生活方式,不但幫助自己進入健康勝利組,也減輕整體社會的醫療負擔。老天爺是公平的,不論貧富,每人每年都同樣增加一歲,不多也不少。然而,健康快樂的高齡生活,卻操之在自己手上,關鍵在於生活方式的選擇。

對政府而言,面對人口老化的發展趨勢,政府理應增加在醫療保障方面的開支,但卻不必動輒以高齡者為醫療負擔的代罪羔羊。更重要的是,政府應在「節流」方面多做文章。例如推廣全民健身,提高全民健康水準;對脂肪與糖課稅、提倡健康飲食作息,甚至使用牙線的習慣,降低「老人病」的發病率;健全社會醫療福利,為長者提供免費的定期體檢,對重大疾病防範於未然等等。如此,高齡化社會才是福音而非詛咒,老年人口雖然增加,但是因重大疾病率降低,而能使社會總體醫療開支保持平穩。

此外,許多醫療、公共衛生、保險、經濟學的研究也發現,疾病的治療並非如人們想像的是標準的、確定的。相同的疾病在各地的醫療處理差異頗大,治療成果與費用也不同。保險支付制度以及醫療決策共享對醫療行為及成本的影響都很大。政府有責任研究浪費及無效率的醫療措施,讓寶貴的醫療資源用於更有價值之處。再者,充分知情的病患所做的醫療決策往往能避免無謂的痛苦,同時降低無意義的醫療成本。因此,普及健康常識與醫學知識,是政府當仁不讓的義務。

香港有全球最長壽的人口,中國大陸有未富先老的隱憂,台灣則介於二者之間。三地華人社會不同的醫療體系,正是研究高齡化、醫療制度與開支的良好樣本。高齡化固然是必須重視的人口動態,然而醫療開支的增加未必百分之百源於高齡人口的增加,提高全民健康水準、普及身心保健認識,摒除醫療浪費、發展高效能的醫療科技、甚至尊重醫療自主臨終尊嚴,才是正本清源之道。

瀏覽次數:208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