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今年全球各地至少有3次統獨公投,各都有百萬民眾參與。不過,這種「至高無上的民主,普世價值的表現」公投理念,卻無情地被國際強權的主要決策者忽略或否認。

今年6月11日的波多黎各公投是多年以來第5次,97.2%的投票者支持改變目前美國自治邦的地位,加入成為美國的一州。支持獨立建國的只有1.5%,而維持自治邦現狀的竟最低,只有1.3%。比起5年前的公投有61.2%支持成為美國的一州,這次投票更強烈地反映了波多黎各民眾的意願。不過,這次結果與反對方杯葛而號召拒絕投票有關。因為在投票前的民調中,支持成為美國一州的比例只約略過半(52%),雖然比支持現狀的17%與支持獨立的15%都高,但差距並不如投票結果顯示的那般懸殊。

相反,9月26日的伊拉克庫德族公投有高達92.7%的投票支持獨立,而且投票人數超超過300萬,投票率達到72%,顯示更強烈的人民意願與正當性,呼應支持者的口號:「我們不是阿拉伯人、不是波斯人,而是庫德人!」不過幾百萬人的意願很快被美國打臉,國務卿蒂勒森強調:「美國不承認庫德地區政府舉行的單方面公投。」他說:「此次公投本身和其結果缺乏合法性,我們將繼續支持一個在統一、聯邦制下、民主和繁榮的伊拉克。」

如果就全球輿論關注程度而言,前兩場公投都不如10月1日的加泰隆尼亞公投備受矚目。不過,由於西班牙中央政府的強烈反對,使得投票率僅達43%。由於反對獨立的選民多數缺席,因此也造成近300萬的投票結果呈現一面倒,開出的票數中高達92%支持獨立。然而投票結果不僅西班牙中央政府不接受,連歐盟也不支持。10月20日落幕的歐盟峰會上,德國、法國等國領袖都表態支持西班牙。

3場數百萬人民的意志表達,龐大人力物力的投入,卻落得白忙一場的結果。公投難道還可以由其他國際強權來決定有效或無效,是「好」的公投還是「壞」的公投?難道「公投是民主至高無上的普世價值」理念徹底破產?特別是加泰隆尼亞的還是發生在公認是民主發源地的西歐!有趣的是,俄羅斯總統普丁支持「加獨」。不過,他的理由是藉此批評與嘲笑西方世界的雙重標準

調整心態再出發  凱因斯的靈活經濟學

對於「加獨」大戲,念茲在茲獨立的綠營政府三緘其口,也許是因為知道美國老大哥不喜歡加獨,更有可能怕站錯邊,表錯情,連駐馬德里代表處都會被盛怒的西班牙政府給撤了。事實上,在野時力推公投法的綠營,在全面執政之後大幅「髮夾彎」,連過去主張將領土變更複決列入公投法的修法行動也被高層擋下。

不過「髮夾彎」未必是壞事。因為壞的髮夾彎是巧言令色的投機,好的髮夾彎卻是謹慎謙卑的調整,代表「當事實改變,想法也會改變」的成長型思維,也是成功決策的必要條件。

例如,曾榮獲《紐約時報》編輯選書、《經濟學人》雜誌2015年度最佳圖書的《超級預測:洞悉思考的藝術與科學,在不確定的世界預見未來優勢》(Superforecasting: The Art and Science of Prediction),作者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教授泰洛克(Philip E. Tetlock)就對經濟學家凱因斯的「一貫的反覆無常」高度讚揚。

凱因斯除了在學術上為走出經濟大蕭條而聞名以外,也是成功的投資者。1920年,他的外幣預測結果錯得離譜,財富幾乎付之一炬。後來他站穩腳步,並在1920年代,為自己和其他人賺了一大筆錢。但1929股市崩盤,他再次損失慘重。然而其後他修正投資觀念,東山再起,1946年去世時,凱因斯又是位超級富豪。

能夠學以致用,在金融市場大有斬獲的經濟學家不多,反倒像是1998年LTCM對沖基金破產而影響聲譽的經濟學者所在多有。泰洛克教授認為關鍵就在於「凱因斯永遠準備好,只要情況適當,不但要反駁他人,也要隨時反駁自己。」並且,凱因斯對立場反轉的「髮夾彎」完全不覺得自責,相反他指責那些頭腦僵化的人。凱因斯的行事風格是一貫的反覆無常,原因是他認知到現實是無限複雜的,沒有一成不變的事物。承認失敗並從中學習到經驗再出發,乃是成功的基礎。

凱因斯並不像宿命論者一樣,被意識型態或基本教義綁架,而篤信某個預測或某件事會發生(或不發生)。他以積極的開放心胸、理性的謙遜作為決策判斷的依據:嘗試、失敗、分析、調整、再嘗試。凱因斯的「髮夾彎」務實主義,讓他不但在學理上提出走出經濟大蕭條的總體經濟政策,也在私人投資上靈活調整,從而能夠兩次破產而終成巨富。

自我除錯,比聰明才智更重要

除了凱因斯的特例之外,泰洛克教授在《超級預測》書中,詳細分析了其長期的研究計劃,為何看似普通人的「超級預言家」,在政治經濟國防等事務的預測成績斐然,遠勝過政府高薪聘請的專家?他發現,最重要的特質就是「永遠的β版」,就像是電腦程式最終版設發行前的測試版,會不斷地試用、除錯、更新,無止盡地改善。因此好的預測者或決策者的關鍵,在致力於「更新信念」與「自我除錯」的果決,而這因素比聰明才智更加重要三倍!

因此,謹慎謙遜的「髮夾彎」,其實是通往成功的必須道路,這是相信一切可能變得更好的「成長型思維」,也是在上位者謀求百姓福祉的務實主義。不管是迫於國際現實的壓力也罷,綠營敢於「髮夾彎」,擋下可能引發無窮盡災難的領土公投,也算是勇於任事的表現。

不過,綠營執政者真正需要面對的大「髮夾彎」,可能是自己的台獨基本教義。因為「邪惡論」、「崩潰論」的基本教義,讓自己陷於進退失據的局面。蔡政府執政以來,從觀光飯店到夜市小店,莫不因「陸客急凍」與「一例一休」等因素而出現業績下滑的窘態,這些都是就業人數眾多、關係到眾人飯碗的民生百業,以人民福祉為念的執政者焉可不察?

蔡政府想以「新南向」來降低「對單一國家與單一地區的經貿與文化依存度」,殊不知中國大陸與東盟多國陸路接壤,且「中國—東盟全面經濟合作框架協議」、「中國—東盟博覽會」早就行之有年,形成緊密聯繫的水乳交融關係。想向美日兩國示好,殊不知「中美峰會」、「中日韓峰會」的國際架構與利益糾葛牢不可破,事不關己時滿嘴仁義道德,利益攸關時怎會為無足輕重的事務操心?蔡政府所有這些事倍功半的舉動,錯誤政策浪費納稅人金錢或許事小,阻礙台灣長遠發展與下一代年輕人的機會舞台才是嚴重惡行。

一樣是自治邦,波多黎各公投想統一,加泰隆尼亞公投想獨立,不同結果其實背後有著相同的現實邏輯:經濟。若論認同、文化、地理位置及語言差異,美、波之別,大過西、加之異何止數倍?但文化認同臣服於經濟邏輯,成為波多黎各人民近年公投「髮夾彎」的關鍵。而經濟、稅收與財政控制權的爭議,也是加泰隆尼亞近年獨立意識竄升的關鍵。

兩岸經濟消長事實擺在眼前,綠營執政者卻彷彿欠缺「當事實改變,想法也會改變」的成長型思維。小處願意髮夾彎,卻不願翻轉歷史侷限,在大局上做個「永遠β版」的成功領袖。如果能夠放下短線個人利害,著眼長遠社稷未來,就不會像波獨奮鬥百餘年卻因走入經濟的死胡同而愈來愈不得人心。與其死守地方主義的意識型態和寄望「崩潰論」的詛咒幻想,不如「更新信念」與「自我除錯」。與其緣木求魚、繞路而行,在國際處處吃癟,不如重新審視現有籌碼,重新省思中華民國憲法、符號、論述與史觀,朝野政黨一起攜手帶領民眾走出歷史弔詭的迷霧,追求兩岸和解與共同繁榮,重返「台灣錢淹腳目」的榮耀,才有重建台灣人民制度、認同與文化自信的籌碼!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