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家興:比特幣、ICO、金融創新與監管

2017/10/12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以區塊鏈加密技術為基礎的比特幣問世多年,在一次又一次泡沫的批評指責聲浪中挺立過來,並且連續創下多年新高,比三年前1,000美元左右的「天價」又漲了3倍以上。顯然,這種供給有限、去中心化的設計思維,對憂慮全球央行貨幣供給無所節制的人而言,仍具有一定的吸引力。

9月中,有「央行中的央行」之稱的國際清算銀行(BIS)還在報告裡認為,來勢洶洶的各種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ies),能大幅提升支付、結算的效率。雖然對金融穩定與貨幣政策的衝擊仍待研究,不過世界各地央行不僅不應視而不見,反而應考慮各自發行加密貨幣。而如瑞典等已邁入無現金社會的國家,則是適合推行官方虛擬貨幣的先驅。

由於比特幣的成功,促成了區塊鏈加密貨幣百花齊放。許多新創企業也開始以「初始加密貨幣發行」(Initial Coin Offering, ICO)的方式來籌集資金。雖然市場規模尚小,但今年以來總集資額也達到20多億美元。投資者買入的不僅是產品或服務成功開發後的使用權,甚至可以如股票債券一樣在次級市場買賣,享受與比特幣一般的無窮升值潛力。

然而,就在ICO「眾籌融資」風風火火之際,中國大陸人民銀行等七部門聯合發布〈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定調ICO為未經批准的非法公開融資活動。隨後香港證監會也相應發布〈有關首次代幣發行的聲明〉,認為ICO當中所發售或銷售的數碼代幣可能屬於《證券及期貨條例》所界定的「證券」,並受到香港證券法例的規管。公告一出,比特幣等虛擬貨幣價格應聲倒地,原本百花齊放的ICO融資也迅速冷卻。

▍ICO在前,該支持還是擔心?

在中共十九大即將召開之前,維穩為眼前重中之重,金融維穩自然亦不例外。但中國大陸叫停ICO融資,並對比特幣交易設限,從國際市場相關買賣價格來看,似乎對虛擬貨幣的金融創新只有短暫衝擊效果。

根據外電報導至少包括日本、印度和瑞典,都在研究創建自家的加密貨幣。日本剛向11家虛擬貨幣平台發牌,並正在審核另外17家營運商。日本的瑞穗銀行、郵政儲蓄銀行等70家金融機構更爭取在2020年東京奧運開始前,共同推出新的加密貨幣J Coin。此外,華爾街的金融巨擘高盛也積極回應客戶需求,考慮推出針對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交易業務。

國際清算銀行、多國央行、華爾街大行的動作莫不顯示,加密貨幣雖然還未成為跨國貿易及小額交易中廣泛接受的支付貨幣,但確實已經從少數科技玩家的電腦虛擬世界走出,邁入主流金融世界的雷達螢幕之中。

在網路平台、電子商務普及的全球化時代,經濟競爭愈來愈像是自然界的物種競爭。生態系統內,滅絕的物種通常是被效能更佳及更能適應環境的物種所取代。因此,面對區塊鏈行業、加密貨幣、ICO等金融創新,一個「包容性豁免」的監管框架比全面禁止來得更加可行。政府如何設計前瞻、公平、中立的管理制度,使監管與創新同步,促進卓越,而非扼殺創新,將是未來經濟競爭的成敗關鍵。

▍從豬腩起家的交易所

以全球最大與產品最豐富的期貨交易中心芝加哥商業交易所(CME)發展經驗為例,金融創新之所以成功,觀念與技術革命的發動者固然重要,監管機構的與時俱進亦是關鍵。

CME歷史就是一個創新的歷史,隨著產品不斷創新與多樣性,交易的期貨和選擇權合約擴大到涵蓋大宗商品、股票指數、利率、外匯,甚至還有天氣(溫度、雨量)指數、房地產指數、巨災指數等非傳統期貨合約。這些成就很難令人相信,CME曾經在1960年代末處於滅亡的邊緣,只剩下豬腩期貨一種產品的交易所。

1972年,當CME開始交易外匯期貨合約時,華爾街的銀行家們這麼嘲笑:「想像一下,外匯可以交給一幫豬腩賭徒來交易,實在太可笑了。」同樣,CME在1976年推出短期國庫券、歐洲美元等利率期貨,以及1982年推出標準普爾500指數期貨合約時,紐約的投資銀行家都抱持不屑一顧的眼光。畢竟,紐約才是股票和債券交易的金融中心,一個靠農產品期貨起家的交易所,渾身沾滿雞蛋、豬腩、活牛氣味的交易員,憑什麼讓光鮮亮麗的金融專業人士紆尊降貴,到美國中西部的農業城市交易金融期貨?

然而,靠著創新、銳氣、鬥志、才華和不屈不撓的努力,以及華府監管機構的「包容性豁免」、彈性與前瞻思維,致力打造公平競爭的中立平台,CME終於起死回生,與含著金湯匙的紐約眾多交易所一較長短。也因此,芝加哥現在得以與紐約平起平坐,分享金融中心的地位。

試想,如果當年沒有CME的大膽創新,以及監管者的前瞻支持,美國金融中心的地位會如此穩固嗎?如果當年倫敦、東京或其他城市走到了金融創新關鍵前沿的領先位置,金融中心的競爭排名會不會與今日的格局大不相同呢?

▍與其嚴禁,不如要求更透明

全球股市目前呈現「強者恆強,弱者恆弱」的態勢,對部分小規模企業而言,上市集資可能是難上加難。就筆者所知,部分涉及預測市場航運貿易極限娛樂等領域的新創企業選擇利用ICO融資,除了考慮到ICO比上市或發債的門檻低,免除了高昂會計、法律和其他行政成本之外,更重要的是在加密貨幣的專利和技術上領先,並且對加密貨幣的前景充滿樂觀期待。這些新創事業若能成功,不但其產品及服務可對現有需求提供解決方案,對小額投資人而言,亦提供了參與創新事業的渠道。

監管機構與其嚴禁ICO,不如要求更透明的信息披露、以及審慎的風險因子披露。同時,要求ICO項目集資前,其評估報告與盡職調查需經由第三方會計、法律及諮詢公司簽證。而具有ICO項目簽證資格的會計、法律及諮詢公司必須有一定成熟的商業服務經驗,對加密貨幣項目發展出足夠專業及成熟的評估體系,才可以獲得政府授權的簽證資格。

兩岸三地華人教育素質高,也不乏積極創意的企業家,然而我們有跟得上全球化科技革命步伐的世界級監管機構嗎?這關係到我們最終將成為全球連鎖集團裡的世界工廠?零售店?還是全球總部的指揮中心?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