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家興:香港的通貨膨脹,真的是陸客害的?

2017/06/2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香港回歸20年,在貿易與金融各方面經濟成就有目共睹。著名的《財星》(Fortune)雜誌曾在1997年回歸前以封面故事宣稱「香港已死」,後來也乖乖承認錯誤。近年來,香港股市甚至超越紐約、倫敦等世界金融中心,連續多年位居全球新股上市集資(IPO)第一名。熱絡的金融市場,也吸引了歐美、海峽兩岸及東南亞各地的金融人才在此大展身手。持續令港人自豪的經濟發展,可以說比回歸前更加繁榮。

去年底,美國的Cato Institute、加拿大的Fraser Institute和德國的Liberales Institut三大國際機構聯合出版「2016人類自由指數」(The Human Freedom Index)報告,比較全球159個地區的自由度。結果香港排名世界第一,台灣則排在26,還比上一年倒退9名。或許個別機構不免有為特定政治利益服務的嫌疑,但三個不同國家的機構聯合發布,其獨立客觀研究公共政策立場,具有一定的公信力。

▋世界最自由的香港

報告裡的「人類自由指數」包括「個人自由」和「經濟自由」,以10分最為高分。香港在這兩項的評分,分別獲得9.08和9.03分。總合而言,香港的人類自由指數獲9.06分穩坐世界第一,遠高於第二名的瑞士(8.83分)、第三名的紐西蘭(8.67分)、第四名的愛爾蘭(8.64分)、第五名的丹麥(8.62分),並列第六的英國、加拿大、澳洲(8.61分)、第九的芬蘭(8.55分)與第十的荷蘭(8.54分)。前十名除紐、澳、加外,全都是歐洲國家。其中,更值得注意的是,香港連續6年蟬聯第一。

細看三大機構評估個人自由和經濟自由的指標,包含非常廣泛,總共79個細項。個人自由指數包括法治、安全、宗教自由、結社自由、表達自由等方面;經濟自由指數則涵蓋私有產權保障、資金自由流動、商業以至勞工市場的監管等。

當然,各地社會文化習俗傳統不盡相同,這個「自由度」的跨國比較,也不免難脫西方觀點。不過,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至少在西方機構的眼裡,兩岸三地的比較高下立判。台灣部分媒體唱衰香港,或者是自我感覺良好、或者是別有用心。其實以國際機構的角度,香港在眾多衡量人類綜合自由程度的指標,都還有許多值得世界各國借鏡之處。

▋社會兩極化的怨氣

然而,種種經濟榮景之下也不乏隱憂。發展的果實分配不均,使貧富懸殊更勝以往。遠高於薪資成長的房價飆漲,使得沮喪的中產階級怨氣叢生。2014年持續了79天的「佔領運動」,就匯聚了龐大不滿的民氣。因為政治立場的歧異,黃絲帶與藍絲帶雙方人馬的泛政治化衝突,使得香港社會呈現前所未有的分化與撕裂。

今年2月,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中心(Chatham House)出版《關鍵轉型:中國2021年的優先目標》(The Critical Transition: China’s Priorities for 2021),其中夏添恩(Tim Summers)博士在〈Hong Kong: Is the Handover Deal Unravelling?〉論文裡,描述了雖然香港與內地間更加緊密的經濟互動,但兩極化撕裂的社會下,訴諸認同政治的本土自決派聲音也在抬頭。

人有親疏遠近,因此認同政治無可厚非。然而對以「蝗蟲論」操弄仇恨,以謊言、假新聞和懶人包撕裂社會的言論,我們卻必須起身捍衛,拒絕成為劣質民粹的傭兵,以免類似美國大選、英國公投的民粹戰果擴散。在眾多人言可畏的懶人包中,香港惡化的通貨膨脹是大陸客自由行所導致,乃其中最微妙的、口耳相傳殺傷力最強的言論之一。

▋香港的通貨膨脹到底誰是兇手?

大陸客自由行始自於2003年,由於非典疫情造成香港被WHO宣告為不適旅遊地區,觀光、零售業大受打擊,因此才有《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簡稱CEPA)出現。此後,大陸訪港旅客增勢強勁,根據香港貿易發展局的最新統計,2016年訪港旅客共5,670萬人次,為本地人口的7.7倍,而來自中國內地的旅客就佔了總數的76%!

十多年後的今天,大陸客自由行的邊際效益逐漸遞減,邊際成本卻逐漸遞增。到底自由行是不是香港嚴峻通貨膨脹的罪魁禍首呢?

關於自由行推高香港通膨的言論,讓我想起一個無厘頭的腦筋急轉彎:「是太陽叫公雞起床,還是公雞叫太陽起床?」「答案是公雞,因為『太陽又不會叫!』」稍有腦筋的人當然知道這個答案純屬胡扯,只為冷笑話博君一粲而已。而在香通膨問題上,自由行的遊客只是會叫的「公雞」,卻成了無辜的代罪羔羊。真正的「太陽」卻是美國的量化寬鬆與港元盯住美元的聯繫匯率。

美國聯準會貨幣超發,以憑空印製的鈔票購買自家的國債,聯準會的資產負債表膨脹到史無前例的4.5兆美元以上,造成國際金融市場錢滿為患。而香港未能與時俱進,仍死守1983年開始的聯繫匯率,任憑不斷喪失信用基礎的美元貶低了港元的價值。港元因此購買力下滑,進口貨價格漲翻天。

 ▋別犯倒因為果的錯誤

關於通膨,知名的經濟學家傅利曼(Milton Friedman)早有明訓:「通膨無論何時何地,皆為貨幣現象。」(Inflation is always and everywhere a monetary phenomenon.)港元盯住美元,喪失貨幣政策的彈性,貨幣基礎大增,而香港的貨幣流速又遠大於量化寬鬆的美國,也難怪通膨如猛虎,所有物價一飛沖天,一時半載難以安撫。

我們可以仿效前面的無厘頭提出疑問,如果通膨的始作俑者是美國聯準會和港幣聯繫匯率,內地客自由行只是代罪羔羊,那為何香港市民一般印象以為「物價是內地客所推高的?」答案是:「聯準會主席和聯繫匯率制度又不會跟我們擠地鐵、到商場買東西!

只因為內地客會到商場購物,就認為通膨是他們造成的,就好像指責公雞每天早上把太陽叫起來一樣,犯了「倒因為果」的錯誤。君不見內地客較少光顧的加油站燃油、天然氣、航空燃油附加費,價格也不是隨國際油價而漲翻天?君不見回歸前,雖然沒有內地客的影子,香港樓價不也是炒翻天?

由於港元盯緊美元,以致購買力每況愈下。如果假設港幣兌換人民幣的匯價維持在2005年以前的每100港元兌115人民幣,換言之,大陸客拿到香港的100元人民幣,只能當85港元使用(而非現在的120港元),大批逃稅的水貨客還會有利可圖嗎?

▋及早規劃脫離美元,或許才是有用之道

除了貨幣學派大師傅利曼以外,另位鑽研經濟成長課題的知名經濟學家羅默(David Romer)曾提出「開放與通膨」(Openness and Inflation)的理論與實證研究,認為開放程度愈高的經濟體,其通膨程度愈低。同樣地,4位經濟學者2012年發表論文,利用更新的瑞士KOF經濟全球化指數研究通膨,得到類似的結論:經濟全球化程度愈高的國家或地區,其通膨水平愈低。

由瑞士的研究機構所編製的KOF經濟全球化指數,已經廣受各界研究引用。KOF指數包括經濟、社會、與政治的全球化,內含貿易、旅遊、人員交流等方面的開放。自由行內地客大量赴港,也許造成了旅遊景點、公共交通空間擁擠的問題,值得港府深思疏解之道。但就自由行與通膨的爭論,至少從學術研究的成果來看,內地客的到來提高了香港的開放程度,非但不是推高通膨的禍首,反而是有助於壓低通膨的幫手!

美國加州柏克萊分校教授艾肯格林(Barry Eichengreen)以「囂張的特權」(Exorbitant Privilege: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Dollar and the Future of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System)形容美元現在的地位,也預言證諸貨幣歷史的種種教訓,這種美元特權的來日不多。美元以往是穩定的象徵,在失去AAA的評級地位後,聯準會仍不負責任地印鈔放水,金融市場投機炒作大增,香港樓價、物價也再現瘋狂,一旦泡沫爆破,恐怕跌幅不輕。現時港府推出多種打壓措施都只是治標不治本,也許及早規劃脫離「囂張的美元」這個不穩定的彈藥庫,才可能創造兼顧穩定物價與經濟增長的環境。

香港回歸20年,經濟大餅變大,包括台灣在內的大批外地金融專才也來此雨露均霑。然而,未能分享到發展果實的本地中產及基層人士,就像歐美鏽帶被時代拋棄的善良勞動者一樣,容易受謊言、假新聞與懶人包的迷惑,成為仇恨政治煽動的受眾。港府下一屆領導團隊即將在7月1日就任,對他們而言,打擊失控的通膨,平衡貧富懸殊差距,提供優質平價住宅,可以說是提高民望的關鍵、關鍵、再關鍵!

     

【獨立評論專題:香港回歸20年,他們看到了什麼?

李茶:街邊經濟──被放大的小生意

震撼中國的《十年》

憂鬱的邊界:成為香港人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