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全球各國的大學教育以公辦為主,美國是一個明顯的例外。公帑支持的大學,敘薪方式就類似公務體系,不同學科領域但同一職級的薪資待遇約略相等。但美國以私立大學居主導地位,高等教育體系的敘薪方式彈性大,接近所謂的市場費率(market rate)定價,因此出現學科之間可觀的差異。例如商管領域的教授薪資可能優於理工,而理工又優於文史等等。

在市場價格的邏輯下,美國某些科系的新進助理教授(rookie)可能領到相當於業界(如華爾街金融機構)任職的高薪,形成年輕教授領得比老教授多的景象。為什麼?

▋把錢給生產力高的新人!

首先是生產力理論。國際大學排名的標準以研究占比最高,而剛取得博士學位的助理教授可能身懷絕技,熟悉最新的研究方法、最熱門的研究主題,其論文最容易獲得頂尖學術期刊的青睞。因此,美國《商業週刊》曾經打比方,各大學重金爭奪名校博士畢業生,有如職業球隊選秀一樣,一個有潛力的博士候選人,往往有各種優惠條件的聘書爭相聘任。愈是競爭激烈的領域,在需求強烈的刺激下,其市場價格也愈是水漲船高。

但愈資深、經驗愈豐富的教授不是研究生產力愈高嗎?他們的薪資不應該低於助理教授吧?關鍵在於學科差異。也許某些領域的研究需要大量儀器設備的實驗室,學者的資歷愈深,愈容易往上爬取得掌握研究預算、經費和資源的核心位置,也愈容易成為分配資源的要角,成為論文發表的「共同作者」。然而商管人文領域的研究多數不需要龐大經費與人員協作,愈資深的教授不見得掌握愈多的「生產機器」,論文發表的生產力也未必見得愈高。

▋更高的能動性與投入程度

新教授薪水高的另一個解釋原因是「市場區隔」。取得博士學位不久、未獲得「長聘」(tenure)資格的助理教授,通常全球能動性高,無競爭力的薪資往往不能吸引優秀人才。反之,資深教授不管是否來自本地,在取得「長聘」資格後,往往已年近40,成家立業、養兒育女,在大學所在地定居多年後,全球能動力減弱,家庭的穩定考慮更重於薪水的多寡。

並且,在學術研究多年之後,對社會實務的參與、公共政策的諮詢也逐漸佔據更多時間,純粹的學術出版已不再如初出博士茅廬時的唯一使命。因此,由於年輕教授與資深教授處於學術界的兩個區隔市場,老教授薪水未必一定比較高。

由於美國學術圈這樣的「市場價格」,使得其他國家的部分學科領域,如果沒有具有競爭力的薪資條件,根本招聘不到頂尖的新進助理教授。因此,提高聘任條件乃屬必然。然而,多數國家的優秀大學往往是公帑支持,敘薪方式是按年資一階階的層級安排,如何可以吸引優秀人才呢?

▋年輕教授領高薪

在短期不改變政府資助與敘薪安排的情況下,為了提供較佳的聘任條件給優秀的新進助理教授,公立大學的各校系往往會在政府敘薪的基礎上,額外以募款或自辦課程(類似台灣的在職專班)的收入來加碼至少3年、6年之內的助理教授收入,甚至加上其他的研究獎勵、論文發表獎勵、教學時數抵減等等來搶人。由於這樣的制度彈性,學術優秀人才的甄補才不虞中斷。

其實在市場化高的行業裡,例如理專、保險及房地產仲介,由於生產力的衡量相對容易,以獎金、紅利反映生產力的高低,乃是理所當然。年齡完全不是薪資差異的重點。只有在生產力貢獻難以量化的行業裡,年資(資歷與經驗)才形成當然的代理變數,因此新教授比老教授薪水高當然極為罕見。

不過,由於美國高等教育中名牌私立大學的主導地位影響,在全球流動、競爭激烈的學術圈,因為按能敘薪、市場區隔,所以資淺教授薪水高過資深教授的現象愈來愈常見。反之,在門閥、侍從、保護主義氛圍濃厚的國度,獎優懲劣的激勵制度不明顯,年資重過績效,就比較容易形成倚老賣老、吃大鍋飯的問題。

▋世代讓利、青年就業

為了矯正這種公家心態的職場通病,韓國總統朴槿惠在2015年8月提出革命性的「薪資高峰」(peak payroll)計畫,讓薪資到頂的資深員工逐年減薪(但保障做到屆齡退休),將省下的錢來雇用更多的年輕人。透過在政府內部與國營事業實施該計畫,韓國政府預估可在幾年內創造8,000個正式崗位的工作機會。而不必為了保障資深員工的薪資及退休金,迫使政府以約聘方式外包新職位,使得年輕就業族群不但欠缺職業穩定,也欠缺退休金保障。

為了實施計畫,南韓官方將退休年齡從58歲延後至60歲,而薪資遞減從55歲開始,每年減幅10%。例如某員工56歲的薪資是55歲的90%,57歲時剩下81%,58歲時剩下72.9%,依此類推,直至60歲退休。

在公部門帶動下,韓國政府希望大型民營企業效法,將減少的薪資成本,作為新陳代謝之用,造就更多的就業人口,提高就業市場的流動性。更重要的是,打破吃公家飯的年資獨大觀念,讓青年就業與國家競爭力得到改善。在政府號召之下,現代汽車、樂金、SK、韓華等集團都表態支持政府為青年創造就業機會的計畫。

韓國政府推動的改革充滿「世代讓利」的思維,雖然目標與學術圈給薪制度的思維不盡相同,但這才是大刀闊斧、充滿魄力、具有永續精神的勞動市場改革方案。一視同仁,不偏袒也不歧視任何一方,完全是為了子女的未來與國家的前途。若硬要說偏袒誰,那就是偏袒下一代的國家主人,因為他們即將掌舵國家未來。

看看台灣一例一休與年金改革,陷入老生常談、爭議不已、東挖西補、各為其利的紛紛嚷嚷,足見掌舵手欠缺遠見與感動人民的渲染力。韓國臨退員工減薪為國家為青年,而國外學術界助理教授領高薪以安心做研究,這些符合經濟競爭與世代永續的改革手段,能在台灣見到希望的曙光嗎?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