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Evan El-Amin / Shutterstock.com

美國總統歐巴馬最近在對非裔美國人的演講中宣稱,如果非裔選民沒有投票支持希拉蕊,就如同對自己的「人身侮辱」。他呼籲占美國全體選民13%的非裔選民集中選票,抵制反民權、反平等、不尊重勞動人民的共和黨候選人。

歐巴馬是民主黨的超級助選員,不過他念茲在茲的「改變」(Change)與「前進」(Forward)似乎成效有限。非裔民眾在全美多個地方發動抗議警察槍殺黑人的示威愈演愈烈,連一向政治中立的運動員都紛紛出現拒絕在唱國歌時起立致敬、或高舉右拳向天,抗議美國國內種族不平等和警察暴力的行動。警方執法誤殺,不是在歐巴馬任內才有,但何以如此大規模跨界的抗議發生在非裔總統任內?

▋為什麼股市上揚、政府卻不被看好?

2年前,美國期中選舉改選半數國會席次,歐巴馬總統也風塵僕僕為同黨候選人助選。在美國經濟復甦,股市迭創新高,失業率節節下降的榮景下,執政的民主黨卻成績黯淡。期中大選後民主黨失去參眾兩院的多數議席,對打著「改變」與「前進」旗號的歐巴馬而言,無疑令人難堪。

股市看好,過去一般都對執政黨有利,可在選舉中獲得選民支持。然而金融海嘯之後的榮景,卻未能使民主黨獲益。關鍵在於,美國實質中位所得非但未隨著股市上揚,反而仍持續滑落。就業市場的改善,創造的大多是低工資及兼職的工作。量化寬鬆拯救了金融市場,卻對實體經濟效益有限。絕大多數的經濟成長,進入了頂級富豪的口袋。

半個世紀前,相信政府是由少數利益團體所把持的美國選民只有不到3成,今天,這個比例上升到近8成。研究收入與財富分配不公的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Thomas Piketty)著作《21世紀資本論》在法國反應一般,但兩年前英譯本在美國上市,卻隨即洛陽紙貴。許多民意調查顯示,擴大的貧富差距正在摧毀美國夢,美國選民期待的改變並未落實。與其說期中選舉的結果反映的是對共和黨政策的認同,不如說是對民主黨政策的失望。

▋無法實現的美國夢

美國夢是什麼?它又何以黯淡?一直以來,發源於「五月花號」的美國夢都沒有一個明確的定義,然而被問及對「美國夢」的理解時,人們最多提到的是「自由的言論」、「經過努力不懈的奮鬥便能獲得更好的生活」以及「任何家境出身的人都可以獲得成功」。[1] 這有如星條旗和自由女神一樣成為了美國的象徵,亦為每一個美國人所信奉。

然而,與人們美好的願景相悖,隨著收入的兩極化,成功模式似乎愈來愈像「王侯將相,寧有種乎?」財富與收入差異的「世襲」,在皮凱提的眼中,美國正倒退回「世襲資本主義」的年代。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發表的研究報告《Divided We Stand: Why Inequality Keeps Rising》也指出,不斷加劇的收入不公破壞了社會流動性,有天賦及勤奮的年輕人很難獲得與其付出相應的社會地位。

問題的原因之一是,高收入群體佔據了有限的社會資源,與此同時,他們能投資到子女教育上的資源也更加充足。這樣的迴圈使得社會高收入群體構成相對固定,而低收入群體想要晉升,無疑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圖片來源:Duncan and Murnane (2011)[2]

▋越公平的基礎教育,越能促進階層流動

而改善這一局面的重要途徑之一就是調整政府政策,尤其是在教育投資方面的政策。政府應分配更多財政支出,支持低收入群體子女的教育。資料指出,雖然美國在所有高所得國家中擁有最高的教育支出,但並沒能很好的改善社會階層流動性低的問題。主要原因在於,美國教育投資主要用於高等教育──每在基礎教育上花費1美元,就有3美元用於高等教育。[3] 換言之,教育支出延續了收入不公在教育不公上的影響。

我們不難看出,實現教育公平正是實現社會公平、收入公平的重要途徑。在源頭上實現機會的均等和公平,才是真正的「美國夢」精神。曾有研究發現,低收入人群並不是重分配政策的支持者,因為他們相信自己或至少子女將會晉升收入金字塔的頂端。[4] 這彷彿是寄希望於在起跑線不同的競賽中獲得勝利,並分享和維持這種不公平的獎賞體系。「美國夢」在某種程度上成為了一種自欺欺人的幻想,和維護高收入群體既得利益的屏障。

▋公平的稅制,才能給年輕人公平的未來

教育以外,稅制不公更是助紂為虐的元兇。在量化寬鬆當道,便宜資金錢滿為患的年代,以錢賺錢的速度,遠遠超過賣腦和賣肝賺錢的速度。然而諷刺的是,資本利得的稅賦極低,甚至低過勞力所得的稅賦。

這種稅制的背後,有所謂涓滴經濟學(trickle-down economics)的理論支持:政府對富人階級減稅與提供經濟上的優待政策,將可改善經濟整體,最終將造福中產階層及貧困人民,使大家都得到生活上的改善。然而,就像超級富豪Nick Hanauer在TED的演講所說,「富人們提高了1,000倍的收入,並不會因而雇用多1,000倍的員工。……不論權貴們增加多少的財富,都不會因而帶動整個國家前進。可以做到這件事的一群人,其實是中產階級。」遺憾的是,現行的稅制不但未讓中產階級享受經濟果實,反而在資產泡沫的過程中,讓夢想逐漸失去遠離。

「美國夢」的信仰之一,是相信一代可以過得比一代好。然而,貧富差距擴大,還伴隨著經濟機會的流失,以及世代差距的擴大。總部位於美國首府華盛頓特區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調查報告發現,65歲以上的美國人淨資產為35歲以下的47倍。更糟的是,相較於25年前的研究,年長世代的淨資產成長42%,年輕世代卻大幅衰減68%。經濟復甦沒有給新生代帶來希望的果實,也是美國夢難以發光的另一阻礙。歐巴馬總統執政近8年,「改變」與「前進」的口號喊得響亮,經濟政策上卻蕭規曹隨,並未扭轉中產階級與年輕世代的不利處境。

就在美國夢愈來愈困難的同時,我們是否能汲取美國夢難以維繫的種種弊端,建立更公平的教育制度,提高社會階層的流動性,完善現有的國家教育資助體系,使低收入群體的子女也能獲得高品質的教育,並且重視勞力所得與資本所得賦稅的公平性,避免過度偏袒金融與房地產業的政策,重視實體經濟成長所需的基礎研究與人力資本……等等,對於青年世代能否實踐夢想,將是重中之重的關鍵。

     

[1] Economic Mobility Project, supported by the Pew Charitable Trust. 網址為:http://www.pewtrusts.org/en/archived-projects/economic-mobility-project

[2] Greg J. Duncan and Richard J. Murnane, “Introduction: The American Dream, Then and Now.” In Greg J. Duncan and Richard J. Murnane (eds.) Whither Opportunity? Rising Inequality, Schools, and Children’s Life Chances. New York: Russell Sage Foundation.

[3] OECD, Education at a Glance 2011: OECD Indicators. Paris: 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4] Roland Benabou and Efe A. Ok (2001). “Social Mobility and the Demand for Redistribution: the Poum Hypothesis.”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16(2): 447-87.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