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高教105大限下,大學在本週開學了。很快地,當各大學將實際報到註冊的人數統計後,我們可能看到比上月大學考試入學分發放榜更壞的數字。

8月初的放榜數字顯示,各大學招生缺額2,953個,23校未足額錄取,其中有6校缺額率超過5成。缺額率易知,註冊率難測。如果大批錄取新生判斷某大學未來可能關門而選擇不報到註冊,那麼對已經準備好的師資教室等教育資源、周邊的住宿資源、大學附近的飲食休閒資源……都將產生更嚴重供過於求的資源錯配。

高教大限的序幕才剛拉開,漣漪效應將如漫漫長夜。

大學裡的師資多數是經過良好訓練的博士,遺憾的是,這裡沒有足夠的學生讓他們傳道授業解惑。他們可以效法孔子周遊列國,實踐教育無國界的理想嗎?

懂得未雨綢繆的大學和教授們已經這麼做,然而,在走出台灣到外地辦學的時候,他們遇到的阻力,往往不是在異地的資源整合問題,而是來自台灣教育主管的限制。例如,新竹清華大學EMBA在職專班落地深圳,也獲得北京清華深圳研究生院的祝福與實際支持,在招生、上課地點、師資等後勤安排協助。然而,他們卻被限制只能招收當地的台灣學員。廣大的大陸年輕人失去在當地向台灣教授們學習的機會,而一些台灣人知道班上不會有大陸同學的人脈後,也開始興趣缺缺而打退堂鼓。

台灣的高教資源主動向外擴張,希望以軟實力發揮台灣優勢。橫阻在前的卻是台灣自己不合時宜的法規限制。主管機關眼見大學飽受少子化威脅,卻還以自縛手腳的方式綁住大學?

反之,不受少子化之苦的對岸大學,卻愈來愈多地走出國門,進軍海外,在美國、日本、英國、義大利、寮國、馬來西亞、泰國等地開設分校。(台灣不是要走新南向路線嗎?)一方面提供平台讓跨境年輕人更容易交流,另一方面也提升大陸的軟實力,為高教全球化遍地播種。

美國著名的《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在8月初的專題文章「Chinese Universities, Coming to a Neighborhood Near You」中報導,北京清華大學和華盛頓大學即將在西雅圖聯合創辦一所全球創新學院,目標是以透過專案導向的學習模式,培養下一代的開創者。

除此之外,北京語言大學東京分校、廈門大學馬來西亞分校、老撾蘇州大學已經成立,華僑大學在新加坡開辦南洋學院、青島科技大學在泰國創辦泰中橡膠學院、浙江大學計劃與英國帝國理工學院開展應用數據科學領域的合作、同濟大學與義大利合作創建中意學院佛羅倫斯校區……等等,更多大陸高教機構的海外合作計畫正在如火如荼進行中。

過去大陸的沉寂年代,台灣高教院校招收了許多僑生,不少畢業生在台灣、香港、東南亞等地成為財經、科技、文化界的佼佼者。大陸的高教擴張自然也希望發揮強大的軟實力,如《外交政策》報導就提到,衣索比亞現任總統特肖梅(Mulatu Teshome)在北大完成學位、哈薩克現任總理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也曾在武漢大學和北京語言大學就讀。很顯然,教育是長線投資,更多的高教全球擴張,可以為本國帶來與他國更緊密的政治、經濟、文化關係。 

兩相對照,高下立判。大陸的高教機構走出去,得到政府祝福,甚至資金支持。台灣的高教機構走出去,得到的不僅不是祝福,而是一捆繩子。這捆繩子無法讓大學擺脫少子化的陰影,也無法為台灣開拓更多未來的政、經、文化軟實力。心繫台灣未來、勇於任事的政務官,能不趕緊將過時且無謂的繩子解開嗎?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