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經過大半年的等待,內政部終於在7月核准同意「台灣金融科技發展協會」成立。期間,金管會在5月份公布《金融科技發展策略白皮書》,雖然不盡如人意之處仍多,但沈重的官僚步伐總算邁出了一小步,為台灣經濟新增長點開啟一道小門。

為什麼說一道小門?因為去年金管會揭牌「金融科技辦公室」,外界衷心期待金融創新的「擋路者」終於要轉變為「開路者」,然而,《白皮書》裡的「發展」思維,很明顯仍然是偏袒現有金融機構,完全忽略目前在全球捲起的翻天覆地FinTech(金融科技)浪潮,就是新創公司開啟破壞性創新模式,奮力將中介化的訊息成本降低,以新科技手段、用大數據優勢,控制道德風險與誠信成本的難題,極大效率化社會各階層金融供給與需求的配對。

台灣的科技能力上在全球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但在FinTech方面則是嚴重落後,不僅難及歐美國家,甚至落後中國大陸甚遠。例如,從電子支付工具「支付寶」開始,大陸已批出數百張第三方支付牌照。便利的支付模式,快速降低人們對傳統實體分行的依賴。反觀台灣,由於政府對FinTech的認知滯後,未能盡快檢討現行阻礙創新的法例,第三方支付的法例今年姍姍來遲,但台灣新創企業已喪失打國際盃的最佳時機。

《白皮書》中的「發展」思維仍是傳統官僚思維,金管會沒有體認到,美、歐、中國大陸三大經濟體的FinTech蓬勃發展,不在現有金融機構是否支持投資,而是在寬鬆政策讓網路新創事業得以發揮成本優勢,連結金融服務交易的雙方,實現「去中介化」的理想。

與龐大及平均年齡偏高的金融機構相比,FinTech新創事業有輕薄短小、年輕機動的特性。金管會與其花時間跟行動遲緩的銀行、保險、基金公司開會,不如多多走訪FinTech新創公司,瞭解其經營所遇到的法令障礙及成功之道。

例如,香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曾在歐洲參訪FinTech事業,其中之一是由三名大學畢業生創立的Klarna,專為中小企業提供網上付款服務,並為客戶承擔信貸的風險。現時已為約5萬個商戶提供服務,遍及18個歐洲市場。另一是由在倫敦工作的愛沙尼亞年輕人創立的TransferWise,2011年推出P2P(點對點)跨境貨幣轉帳服務,現在已支援超過300個貨幣兌換選項,且整間公司上下平均年齡只有28歲![1]

一如全球FinTech發展趨勢,台灣想要趕上,就需要創客(Maker)精神,對專利創意抱以尊崇,對破壞陳規予以容忍。而不是期待巨型而行動遲緩的金融機構走在前線,領導FinTech革命。為什麼?金融機構賴以為生的是利差,是特許營業的保護,他們不是像畫家、作家、建築師一樣的「創作者」,創意從來就不是既有金融機構獲利的關鍵。

就像行政院延攬天才駭客唐鳳為「數位政委」,就絕對不是希望她幫忙解決各部會軟體更新、連線當機或電腦系統升級的技術問題。這些工作固然重要,但交給資訊人員即可。既然是天才「駭客」,他就是「創客」、是極客(Geek)、也是創意解決方案的生產者,如同畫家、作家、建築師一樣的「創作者」,而不只是聽命令辦事情的技術人員。關於天才駭客的世界,他們的動機與能耐,一樣是天才駭客的葛拉漢(Paul Graham)在新書《駭客與畫家》中有很好的解釋。

行政院需要駭客唐鳳,她上任第一件事,不妨考慮把數位政委(digital minister)改為創客政委(maker minister)。因為她要做的事不是修電腦、安裝軟體等資訊人員的工作,而是把政府、企業、民間的創意空間打開,用軟體「開源」(open source)碼的精神改造疊床架屋的法規體系,讓民間創客得以把大事業創造出來,包括在FinTech領域的商業模式革命。

同樣地,行政院下屬的金管會也更應該勇於任事,學習英國、中國大陸等的監管轉化的經驗[2],主動為金融科技立法排除障礙,引領更多破壞陳規的金融創客開發「智力大西部」,用競爭來挑戰現有金融機構的既得利益!

      

[1] 香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陳家強局長網誌:「敢於創新,信我可以」。

[2] 詳可參見香港大學法學教授D. W. Arner等三人的論文「The Evolution of FinTech: A New Post-Crisis Paradigm?」,即將刊登於《喬治城國際法期刊》(Georgetow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