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家興:職場性別平等的經濟理由

2013/05/23

近年來,國際間企業高層及董事會成員,女性所占比例有逐漸增加趨勢。臉書營運長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最近出版新書《挺身而進》(Lean In: Women, Work, and the Will to Lead),呼籲更多職業女性打破男性壟斷公司高層的局面,新書甫出版,旋即洛陽紙貴。

因應國際潮流,台灣證券交易所也在「上市上櫃公司治理實務守則」中,鼓勵上市公司提升董事會成員多元化,尤其考量兩性成員比例。證交所增訂董事會組成應注重性別平等的相關規定,鼓勵上市公司重視公司治理中董事會結構的性別平等。

打破女性擔任企業高層的「玻璃天花板」,提高女性在董事會中的比例,只是性別上的政治正確?或只是法律規範的世界潮流?還是對投資人有實質意義,能夠增加公司價值的正面舉措?

投資銀行瑞信(Credit Suisse)的研究機構發現,國際上市企業市值超過100億美元的公司,其中董事會內有女性成員的公司,過去6年累積下來,股價跑贏清一色男性董事會的公司,兩者差距高達26%。並且,有女性在董事會的公司,負債比率一般較低,特別是在2008年金融海嘯後,負債比率亦下降得較快。這估計可能與女性較為保守、厭惡冒險有關。

台灣女性的勞動參與率逐年提高,男女薪資差距也逐年縮小。但在職場高層,男性還是佔據了主導地位。是否由於在決策領域往往需要承擔一定的風險,因此比較適合男性的發揮?女性真的不如男性敢於冒險嗎?

針對這個問題,歐洲幾位經濟學家在《經濟行為與組織期刊》(Journal of Economic Behavior & Organization)的論文中,給出了肯定的答案(註1)。他們發現,即使以芬蘭這樣一個男女平等程度很高的社會,在控制教育程度、個人財富、年齡等等變數之後,男性確實比女性愛冒險【圖】。這一結論既來自參與問卷調查者的自我評估,也來自受訪者在證券投資領域表現的統計分析。因此,我們幾乎可以比較確定地說,總體而言,男人確實比女人更愛冒險。這一差別無關教育、財富、和個人經歷,也許真的只來自數百萬年的進化史,來源於DNA。

風險承受能力-年齡-性別關係圖

 

圖片說明:縱軸為風險承受能力,分數越高越愛冒險(5分為最高分),橫軸為年齡,實線代表男性,虛線代表女性。

圖片來源:Marja-Liisa Halko, Markku Kaustia, Elias Alanko, The gender effect in risky asset holdings. Journal of Economic Behavior & Organization 83 (2012) p75

但同期的《經濟行為與組織期刊》也刊登了另一篇荷蘭和丹麥經濟學者的論文(註2)。他們的研究發現,男性更容易陷入「賭徒謬誤」(gambler’s fallacy),從而導致潛在的巨大損失。

比如說,如果拋一枚公平的硬幣,連續三次都是正面,那麼就認定第四次出現反面的機率大過正面的機率,這就是「賭徒謬誤」。錯誤地認為隨機序列中的事件發生機率與之前的事件有關,就是「賭徒謬誤」。因為硬幣既然是公平的,第四次出現正反面的機率仍然各為二分之一。

男性比女性更容易陷入「賭徒謬誤」,或者更進一步說,男性比女性更容易主觀地抱有錯誤的信念,因此男性就更容易遭受錯誤決策的巨大打擊。

其實以上的兩個結論,不僅可以由統計學方法研究出來,也可以在現實生活的保險知識中體現出來。例如男性的平均壽命要短於女性,一方面原因可能來自於生物性的差異,另一方面也來自於男性更多地將自己暴露在風險當中,從而造成損失。這也就是為什麼傳統的人壽保險產品,男性的費率要高過女性。再比如汽車保險,年輕男性駕駛者的費率一般要高過女性,也與男性高風險的駕駛習慣所導致的高肇事率有關。

回到職場高層性別多元化的問題。也許現實中政界、商界等領域的佼佼者多是男性,確實有男性更偏好冒險的原因。但或許我們也不該忽略另一個事實:正是因為這樣,在這些領域最最失敗的人,無論是因為政變失敗而淪為階下囚,還是因為投資、賭博失敗而傾家蕩產的窮光蛋,也都往往是男性。硬幣總會有正反兩面,造物者沒有在男女之間偏愛任何一方。也正因此,男女平等,取長補短,企業決策才能在進取中保持穩健,在失敗時當機立斷,避免損失擴大。

由是,性別平等對公司治理的價值顯而易見。歐盟委員會希望提高上市公司董事會中的女性比例,在2020年之前逐步達到40%的目標,恐怕不僅在哲學上站得住腳,在經濟角度也理直氣壯!

註1:Marja-Liisa Halko, Markku Kaustia, Elias Alanko. The gender effect in risky asset holdings. Journal of Economic Behavior & Organization 83 (2012) pp. 66-81

註2:Sigrid Suetens, Jean-Robert Tyran. The gambler’s fallacy and gender. Journal of Economic Behavior & Organization 83 (2012) pp. 118-124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