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了三個月的比特幣(bitcoin)上周狂跌,因為網路交易平台Mt. Gox 出現的技術性與安全性問題,12月初衝上1200美元以上的比特幣,上周暴挫至100美元以下。幾乎複製了377年前鬱金香泡沫的價格走勢。

那是1636年底的荷蘭。11月中旬開始,連續溫和漲了幾年的鬱金香球莖價,開始出現瘋狂的漲勢。短短半個月,合約價格指數漲了十倍,進入12月及隔年1月,瘋狂的漲勢持續受到追捧,一直到2月初價格開始崩潰。其後3個月,價格輾轉向下。5月之後,一切灰飛煙滅,鬱金香價格暴跌9成以上。

醞釀了3年,瘋狂3個月的泡沫,最終爆破。政府被迫出面善後,暴發戶狂喜,破產戶欷噓,這可能是人類歷史最早有紀錄的泡沫經濟與財富轉移。

377年後的2013年。一樣是11月中旬,一樣是原本在少數網路族群間大致供需平衡的比特幣(bitcoin),在受到美國貨幣當局的祝福之後【註】,投機者大量湧入,短期間價格暴漲十倍。奇貨可居之下,令價格甚至一度超越黃金。在投資比特幣致富的消息開始曝光之後,大量外圍欠缺資訊與資本優勢的散戶「幣民」,特別是中國大陸的炒家們,開始陸續接手最後一棒。

醞釀了三年,然後一飛沖天的比特幣,雖然近日又重重跌落,但會不會重演鬱金香的歷史,仍屬未定之數。美國投資通訊仍有喊價到1萬美元、10萬美元、甚至100萬美元的目標價,意味著目前的重挫只是中場休息。誠然,即使有中國大陸五個部會、歐洲銀行管理局……等多國貨幣當局的警告,比特幣的鐵桿粉絲仍然堅信其價值。

雖然欠缺主流媒體的祝福,例如《華爾街日報》有評論認為:「比特幣狂潮,就像是1600年代的鬱金香,1990年代的豆豆娃(Beanie Babies)。」英國《金融時報》也有評論直指:「比特幣是現代版的鬱金香泡沫。」這些批評都無法撼動比特幣的鐵桿支持者,因為他們相信比特幣不是商品,而是各國濫發法定貨幣的世界裡,有著最終固定發行量的去中心化貨幣,必將隨著電子商務的蓬勃發展,而生生不息地增值下去。因此,鉛華雖褪,卻非洗盡。價格雖從高點滑落,但仍然盤踞在一年前的價格之上。

只是,比特幣暴衝的關鍵之一是炒家、投機客、中國大媽、溫州幫……等蜂擁而出的力量。然而,代表投資關注度的「比特幣百度指數」,從高峰時的近30萬查詢,萎縮到目前的2萬以下,可能也暗示著更大的傻子已經不容易再出現了。

雖然從價格漲跌的過程來看,鬱金香與比特幣有許多的相似點,然而兩者的相異之處也不少。例如,前者是實體,後者是虛擬。前者有期貨衍生合約交易,後者仍以現貨交易為主。前者的泡沫塵埃落定,現在只存於少數花朵愛好者的圈子裡;但後者的價格仍在變動,到底最後的瘋狂已經過去,還是仍有更璀璨的煙火在前,恐怕還有好戲可看。

好戲還沒演完的原因之一,關鍵在於比特幣既是商品,也是貨幣。比特幣打著供給有限、去中心化的設計思維,相對全球貨幣當局無所節制的貨幣供給,確實有獨特的經濟啟示。美國聯準會以及全球各大央行的「大規模資產購買」(量化寬鬆)的貨幣實驗還未終了,世界經濟平衡發展、全球儲備貨幣的競爭、法定貨幣的命運、長期通貨膨脹的前景……,在不少人的心裡,可能仍存在很大的問號。

鬱金香再美好,始終不可能改變人類世界的實體經濟格局。然而,作為網路虛擬貨幣創新的比特幣,是否有搖身一變為金融創新的潛力,經過不斷精益求精,走出網路世界,走向實體經濟,刺激新的貨幣政策思維(如類似金本位的「虛擬貨幣本位」),從而為人類經濟成就更大貢獻?

然而,要增添其作為貨幣的價值,比特幣必須重拾穩定性與安定性。否則就可能「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因人們恐懼法定貨幣貶值而起,卻在大幅投機波動之下,也因人們恐懼比特幣貶值而滅。

比特幣是否鉛華洗盡,仍在未定之數。但無疑,激情狂潮之後,比特幣的世界需要冷靜的力量。

【註】11月18日,前聯準會主席柏南克在參議院的聽證會中表示:「比特幣雖有淪為洗錢工具等風險,但長期可能潛力無限(may hold long-term promise)」。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